两只鱼吃蛋挞

过来打酱油的

四月开始

就这么开始了

好久没码字了,大学开始几年还有码字习惯,但随着某个认识(我也不记得什么认识)的产生,便开始持续好几年不再码字。经常会码了一堆字之后觉得无聊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又删掉。

但现在的的确确想码一些字然后不删掉了

最近这段疫情的日子过于操蛋,经常想着妈的世界毁灭算了。

我是从2022.3.28——4.17某个卡点开始值班,8+24的日子持续了整整21天。按照防疫政策应该是要隔离至少3天再上岗,但是领导们就这么决定着让我去值班了。此时此刻是5.4日晚上11点,那个卡点应该还是有2个政府工作人员+3个城管+10多个交警部门在值班。

要说去值班,我也是认了,毕竟本地疫情开始时我在家宅了2个星期,顺便一周目学习版本通关了老头环,入了正,转换了存档准备2周目正式版走起。期间接了纪委+分管+组织室等等7,8通电话,最后是二把手电话通知我去上班第一天就去值班点值班,到时候直接找排名最后的某位领导报道。

去上班的路上就挺操蛋的,本来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前后花了5个多小时。事情是这样的,因为疫情,我要和城管的某位93年孙同志(?)一起,然后他要去接另一位在隔壁隔壁市的98年的周同志一起。路上还算顺利,一路上吐糟聊天,结果在隔壁市下高速,我们就傻眼了。即使我们两个人都有48小时的核酸检测证明。高速口的几个大白还是收了我们的身份证,让我们现场再做一次核酸。庆幸的是不用等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之后在市区兜兜转转接到了周同志。之后我们决定不走高速,结果还是因为不明原因堵车堵了半个小时,还是走了高速。

A出口不让我们过,让我们从B出口下。B出口让我们从C口下。去了C口,直接让我们政府人把证明文件送来接我们。期间任何一个出口都没有看过我们的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真是牛逼,这尼玛规定逗我们的呢?等待证明期间,我们在C口又做了一次核酸检测并做了一次快筛。之后C口的领导不知道脑子转过弯来,直接给我们一把手老杨打了电话,放了我们走。妈的早知道当时直接给老杨打电话就不会这么多破事耽误那么久时间,还是不习惯这种官场走关系的套路,即使现在我也是有关系,有后台的。

但我一直是把自己抽离在这个体制之外。

暂时就这样吧,也不做审稿。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