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ta

在倫敦、北京、新加坡生活過的港女一名 更多雜想在 facbook @ sheetaonthejourney, twitter @sheetancities 我愛人間樂土,但願與風和唱,鳥語花香,春回大地,桃源美景,普天同慶,就算有千噸大砲,萬匹火力,就算有更發達的科技也好,可愛的大地,永遠都是人類的家鄉。

化繁為簡

發布於

話說剛寫畢上一篇文,就見到同事回覆我的電郵:

“我很樂意回答任何技術性的問題,但我唔係好明你嘅郵件講乜,可唔可以簡單少少?”

我花了十秒懷疑自己:係咪我英文唔好?差到同事唔知我講乜?抑或真係太少寫字,內容結構出現問題?又或者我理解系統運作有誤,所以同事不明白我指的是什麼部份?

但我的電郵明明只列出三個要點,以”@某人 請考慮有沒有需要提前做XXX” 或”@某人 請告知我們的系統能否做到XXX” 寫成,最後簡單總結前一兩封郵件討論過的內容。到底是哪一點不明白啊?

列點式電郵

其實我知道同事想要什麼。他希望我把要跟他工作範圍有關的問題分開列出,另發一個只對他喊話的郵件,同時將問題濃縮成「如何做XXX?」或是非題之類,搭上有助於他回答上述問題的部份背景資料,他一點都不想知道整個項目的來龍去脈。

正常我苦惱之際,偷望到隔離位Peter也正在寫電郵,我瞟一眼就知道收件人是誰。Peter正努力地將螢幕上的列點串連為一段段文字,皆因敝公司CEO的要求所有郵件不使用列點,原因是他列點「Follow唔到」,同時要極簡短,幾乎未規定一段不多於三句,每句不多於十個單字,有如一則新聞簡訊。

這種對極簡訊息的追求,已經到了一個令文明退例的地步。撮要能幫助已經讀過文章一篇的人記下要點,不是讓沒讀過文章的人裝懂。大概沒有在看過谷阿莫的短片就寫影評的吧。摘掉文章中的背景資訊和推論,為省而省,真是違背了文字的本意 — 溝通和紀錄。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我們以為自己崇尚理性,其實是惰性。誤以為 A+B 只有C 一個答案就叫科學,當其他人嘗試提出其他可能性就氣急敗壞,覺得那些人阻礙進度、多餘,卻不願承認自己疏於思考。

更好笑的是,好些人老叫人寫簡單一點,不過是為了顯得自己有多忙,多沒時間看郵件。我認識的聰明的人,都讀得很快,都可以在大堆資訊中找到有用的東西。總是等人家幫你寫概要能吸收訊息,並沒有讓你看來比較權威,反而像極被慣壞的小孩。奉勸這些「大忙人」還是靜下心神多讀點書,儲點墨水,才能讓自己看來稍為高級一點。

這個專影型男睇書嘅IG有過百萬人追踪。靚仔特別鍾意睇書,定因為睇書而靚仔咗?我信係後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