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命运东方及中华共同前线N2FEC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请拿下宇宙吧! 共同努力为东方及中华进入新时代的命运,实现大同复兴。 N2FEC/New Era Fates’ Common Front of East and China 风雨同舟,荣辱与共 In the same wind and rain, together (源起于人类命运共同体东方会Share.Fate.East.Club)

中国某位伟人曾说过 “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 有一位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重要创始人早就预言了地球和太阳在未来的毁灭

  国家并非人类出现便存在的,人尚有完结一日,国也终有灭亡之日。

  有些人就是把一個国家一個制度的得失看得太重了,觉得失去了国家人民就没救了,却没想过历史上所有国家都是人民建立的,还想要续到人类灭亡的那一刻……

  国家灭亡了,只要再建造就可以了,曾经一度灭亡却又复兴的国家,比比皆是。当然,有更多国家一旦灭亡,就再无中兴之望,但那是因为该国在历史上所扮演角色结束了,腐败了,老朽了,而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

  没有了国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没有了人,国家也就不存在了。

毛泽东曾说过:“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

  当政治已经腐朽,建国时的精神荡然无存,这样的尸体救下来有何用?

更何况,制度的政治设计已经被证明过有问题,要么走以前走过的老路;要么另起炉灶,全盘推倒重来。

后人一定比前人更有智慧,能解决当前无法解决的问题。人們不能未卜先知预见到党派的妥协,而是如果残酷了,下一个革命就早出现,党派就早些完;妥协就能多苟一阵。新陈代谢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句是诗人针对现实所发生的变化而上升到对自然规律的哲学思考,又以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来强调现实变化的不可抗拒性。其所要表达的深意就在于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处在发展变化之中,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不可抗拒的规律,所谓社会的新陈代谢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就是新生的代替腐朽的、先进的取代落后的,人民群众推翻剥削阶级。正如诗人自注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是借用李贺的句子。与人间比,天是不老的。“其实天也有发生、发展、衰亡。天是自然界,包括有机界,如细菌、动物。自然界、人类社会,一样有发生和灭亡的过程。社会上的阶级,有兴起,有灭亡。”。关于这个论点,毛泽东在其政论文章中阐发为一切个别的、特殊的东西都有它的发生、发展与灭亡。每一个人都要灭亡,因为他是发生出来的。人类是发生出来的,因此人类也会灭亡。地球是发生出来的,地球也会灭亡。

  不过,毛泽东在这里的灭亡寄予了对自然、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认识。他认为,这里的人类灭亡、地球灭亡不同于基督教讲的世界末日,而是说有比人类更进步的东西来代替人类,是事物发展到更高阶段。这种灭亡是一种发展,这种发展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毛泽东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说一切发生的东西都有它的灭亡,这话对马克思主义本身也同样适用,马克思主义也有它的发生、发展与灭亡。如果说马克思主义“不会灭亡是形而上学。当然马克思主义的灭亡是有比马克思主义更高的东西来代替它。”。“要懂得将来还要进步到一个共产主义社会。中国经过新民主主义社会,将来还要进步,直到阶级没有了,政党也不要了,共产党、国民党一概不要,八路军、新四军也不要了……旧的东西毁灭了又有新的产生。有马克思主义观点的人,一定要这样看问题。”,毛泽东此论点的依据就是在全世界范围从古至今以来,根本没有任何学问、任何东西是完全的、不再向前发展的。

  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重要创始人恩格斯早就预言了地球和太阳在未来的毁灭,并幻想了毁灭时的情景以及地球人类的反应。

  这些论述出现在恩格斯未完成的自然哲学著作《自然辩证法》中,其中写道:“一切产生出来的东西,都注定要灭亡。也许经过多少亿年,多少万代生了又灭;但是这样一个时期会无情地到来,那时日益衰竭的太阳热将不再能融解从两极逼近的冰,那时人们越来越聚集在赤道周围,最终连在那里也不再能够找到足以维持生存的热,那时有机生命的最后痕迹也将渐渐地消失,而地球,一个像月球一样亡寂的冰冻的球体,将在深深的黑暗里沿着越来越狭小的轨道围绕着同样之寂的太阳旋转,最后就落到太阳上面。”

  如此直白地谈论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地球和太阳的毁灭,这在历史上也是少见的。是的,我们总以为脚下的土地是坚实的,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会永远存在下去的。尽管“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我们的古人早就在诗中感叹人生无常,感叹家国历史的变迁,可是我们可曾想到过我们脚下的土地总有一天会消失?我们头顶上的太阳总有一天会熄灭?

  恩格斯还谈到了太阳系其他行星的同样命运:“有的行星遭到这种命运比地球早些,有的比地球晚些;代替配置得和谐的、光明的、温暖的太阳系的,只是一个寒冷、亡寂的球体,它在宇宙空间里循着自己孤寂的轨道运行着。”恩格斯的叙述是科学性的,人們可以从中感受到他的那种科学的冷静和哲学家处变不惊的智慧,但是从这一段话中,人们却能深深地感受到他老人家对太阳系这一未来命运的极度惋惜之情。是的,“和谐、光明、温暖的太阳系”,是人类多么美好的家园,而且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也是人类唯一可能的家园。人类在这里产生,人类社会在这里发展,人类的共产主义理想,也是以此为前提和基础的。然而,如果失去了太阳和地球,就再也没有人类,也就更谈不到人类的理想了。

  恩格斯当然没有想到人类会在灾难来临前逃离太阳系,实现星际移民。因为那个时候科学的发展还远没有到达提出这种可能的时候,而科学幻想也还主要局限于地球上。19世纪后期法国伟大的科幻作家凡尔纳的小说,故事还都是地球上的探险,比如《地心游记》《八十天环游地球》之类。但是,科学家们已经开始考虑其它星球的问题了。这是人类科学进步的结果。但是,恩格斯是哲学家,他想要解决的问题比这更为根本,即人类终究要毁灭,那又怎么样呢?因此,即使人们能够星际逃亡,但另外的星系也会灭亡。

  因此,恩格斯接着谈到了这个宇宙的其它星系,以及其它宇宙的星系。他写道:“像我们的太阳系一样,我们的宇宙岛的其它一切星系或早或迟地都要遭到这样的命运,无数其它的宇宙岛的星系都是如此,还有这样一些星系,它们发出的光在地球上还有活人的眼睛能接受时将不会达到地球,甚至连这样一些星系也要遭到同样的命运。”换言之,这其实就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灭亡,以及其它可能宇宙的灭亡。

  这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想象。没有避讳,没有叹息。坦然面对整个宇宙,面对宇宙的生、住、毁,并坦然担当宇宙带给人类的命运。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恩格斯像马克思一样,是有大情怀的人,是有真正乐观主义精神的人。他就是要从哲学上解答这样两个问题:宇宙星系毁灭之后又怎样呢?人类毁灭之后又怎样呢?他以真正辩证唯物主义的宏伟气魄和宽阔胸怀,畅想和描绘了宇宙的再生和“物质的最高精华——思维着的精神”的重新产生。他认为,星系不可避免地毁灭之后,由于物质及其运动的不灭,由于物质运动形式的相互转化,必将会有新的宇宙星系诞生,也必将会有新的类似太阳系的适合生命存在发展的场所出现,因而也必将会有“思维着的精神”再次诞生。

  他最后写道:“这是物质运动的一个永恒的循环,这个循环完成其轨道所经历的时间用我们的地球年是无法量度的,在这个循环中,最高发展的时间,即有机生命的时间,尤其是具有自我意识和自然界意识的人的生命的时间,如同生命和自我意识的活动空间一样,是极为有限的;在这个循环中,物质的每一有限的存在方式,不论是太阳或星云,个别动物或动物种属,化学的化合或分解,都同样是暂时的,而且除了永恒变化着的、永恒运动着的物质及其运动和变化的规律以外,再没有什么永恒的了。”

  “但是,不论这个循环在时间和空间中如何经常地和如何无情地完成着,不论有多少亿个太阳和地球产生和灭亡,不论要经历多长时间才能在一个太阳系内而且只在一个行星上形成有机生命的条件,不论有多么多的数也数不尽的有机物必定先产生和灭亡,然后具有能思维的脑子的动物才从它们中间发展出来,并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找到适于生存的条件,而后又被残酷地毁灭,我们还是确信:物质在其一切变化中仍然永远是物质,它的任何一个属性任何时候都不会丧失,因此,物质虽然必将以铁的必然性在地球上再次毁灭物质的最高的精华——思维着的精神,但在另外的地方和另一个时候又一定会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把它重新产生出来。”

  这一论述简直无与伦比!彻底想通了,彻底看开了,彻底放下了。坦然面对未来,面对毁灭和虚无,并仍然抱有坚定的希望和信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