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鼠办梁同志

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一只仰望星空的猫。 专注、执著、坚韧、自知,全力以赴,永不懈怠。 人永远不可能打败时间,唯有创造,才是人与之作无谓抗衡的唯一途径。 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巴塔哥尼亚,美丽的南方——(上)智利百内

【原载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708378479,作于2019年2月26日】

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单是写下这五个字,就足以使我热血澎湃。这片位于南美洲最南端的神秘土地,对户外爱好者来说如同天堂,户外品牌Patagonia更是使这个名字家喻户晓。绵延的安第斯山脉给这里提供了数不清的奇峰峻岭,孕育了仅次于南极洲和格陵兰的世界第三大冰原——南巴塔哥尼亚冰原,带来了无数颜色各异的冰川湖。长久以来,巴塔哥尼亚一直位列我想去还没有去过的地方排行榜第二名(无奖竞猜:第一名是哪儿?)。今年一月底,巴塔哥尼亚,我终于来了!

南巴塔哥尼亚冰原卫星图,右方为北。上方(西侧)是智利,下方(东侧)为阿根廷。(来源:维基百科)

这次我们先去的是安第斯山脉西侧智利的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背包徒步“W”路线。随后来到东侧的阿根廷,主要是待在El Chaltén小镇,进行一些一两日的短途徒步,这一部分将在游记的下篇中详细记述。

关于中国公民的签证,智利方面,如果有剩余至少六个月有效的美国或加拿大的旅游签证,则可免签直接入境。如果只有其它类型的美签或是只有绿卡,那么依然需要去大使馆签证(听说过拿着F1签证直接闯关智利入境成功的,但按规定不能保证回回成功)。阿根廷这边,如果有剩余至少三个月有效的美国B2或申根签证,则只需在线申请一个电子旅行许可(Autorización de Viaje Electrónica,AVE),否则还是需要面签。对象除了H4签证外还有个B2签证,不过她申请这个电子旅行许可居然被拒了!幸亏我们同时准备了去洛杉矶的阿根廷领馆面签(我反正是需要面签),否则旅行计划就要泡汤一大半……因此提醒大家办签证一定要留足时间,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此外,据新闻报道,从2019年1月起,智利与阿根廷对中国游客开始签发“阿智签证”,一个签证可以玩儿两国。不过我们因为一月底就要出发,时间紧迫来不及尝试这条路子了,并没有验证过是否简单易行。办过阿智签证的朋友可以留言讲一讲经历——因为阿根廷给我们的签证太抠门儿了,有效期只有三个月!下次再去肯定还得重新签证。

当年搬到湾区,本以为去南美更方便了,仔细一看地图才发现,几乎整个南美洲都比美国东岸还要靠东,美国西岸才更像是世界的边缘,除了离墨西哥近点儿以外没捞着半点儿好处。我们从旧金山机场出发,在圣萨尔瓦多和利马转了两次机,到达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又马不停蹄地往南飞到巴塔哥尼亚的大门——Punta Arenas。

安第斯山脉的日出。

南半球此时正值夏季,但南纬五十三度的Punta Arenas气温只有个位数,跟圣地亚哥三十多度的酷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出机场,恶名昭著的巴塔哥尼亚大风随即袭来,一股冷意顿时贯穿全身。再往外看,这里的树木全都偏向一侧生长,整个世界像是被风吹了个错切变换。Punta Arenas最知名的旅游项目是看企鹅,但我们时间有限,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从机场坐大巴去往三个小时车程以外,距离百内最近的小镇Puerto Natales。Puerto Natales的汽车站挤满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徒步者,几乎成了户外背包博览会,基本上人手一只。

企鹅也来背包徒步!

作为资深羊肉爱好者,巴塔哥尼亚著名的烤羊排怎能错过!这儿的羊肉“羊味儿”很足,肉质和口感不像绵羊,更偏山羊,脂肪含量较低,劲道有嚼劲儿。羊排的烤法十分粗放原始,几乎没有什么调味,吃的就是羊肉本身的鲜香风味。

巴塔哥尼羊。

在超过二十四小时的路途奔波之后,饱餐一顿,逛逛小镇,买了徒步期间烧水做饭所需的气罐,收拾装备,休整一夜。次日中午,乘大巴直奔百内国家公园。汽车先经停Laguna Amarga,这里是公园的入口之一,也将是我们徒步的出口,位于“W”路线的右下角外7公里,从这儿可以直接远眺百内公园全景——当然,究竟能看见多少,完全取决于天气。走完徒步以后我们才意识到,刚到百内这一刻的天气,已经可以用“完美”来形容,雪山的峰顶和标志性的百内三塔都看得清清楚楚,并没有被缭绕的云雾遮盖。

远眺百内国家公园全景。右边远处的就是百内三塔(其中之二;还有一塔被山挡住)。

汽车再开一个小时,在Pudeto下车,乘渡船到达我们徒步的起点,“W”左下角的Paine Grande营地。虽然早有心理预期,但这个营地的人数之多、设施之完备还是让我吃了一惊。这里有旅馆式的住宿,有小餐厅、小酒吧,有免费洗澡间,甚至还有个小超市!到达营地时已是傍晚,草坪上扎满了帐篷,营地中间还有一间遮风挡雨的小厨房,作为露营者唯一指定的生火做饭场地。

跟我们同车同船的一对智利夫妇,带着他们的四个不到十岁的儿子一起来这儿扎营,在车上四个孩子占据了第一排,正是最能折腾的年纪,一路上闹闹腾腾,精力无限,看见车窗外的原驼就兴奋地大喊:“Guanaco!Guanaco!”他们的爸妈倒是悠闲地坐在车子后部,一点儿也不担心。小两口带着四个金刚葫芦娃出来露营,想想都头大。此刻在小厨房里,我看见他们拿出一只巨大的锅,煮一家六口人晚饭吃的意大利面,真不知道他们带了多少东西!不过,我们猜测他们并不是来背包露营的,可能只是以这里为大本营住上几天,走一些单日往返的徒步路线。

俯瞰Paine Grande营地。

因为担心原先的超轻小帐篷(Big Agnes Fly Creek UL2)扛不住巴塔哥尼亚著名的强风暴雨,为了这次百内徒步,我特意新买了一顶防风防水性都更好的双人帐(Nemo Dagger 2P)。晚饭过后,狂风如期而至,令我意外的是伴随而来的还有大量沙尘。即使是在帐篷里面,任何东西放在那儿半分钟不动,上面就会均匀地铺上一层细沙。夜晚天黑以后,大雨也来了,打在帐篷上一阵一阵密集的哗啦啦巨响。之前看天气预报,徒步的这几天,百内全都是阵雨天气。进园时阳光明媚,本还心存侥幸,想那山里的天气变幻莫测,天气预报许是偶尔也不灵。这一下彻底幻灭,开始担心起后几天徒步的天气状况来。

一觉醒来,雨还在下,脸上一层沙,睡袋也仿佛是在仓库里扔了三年,盖满了土。我们赶早,小厨房七点一开门就进去烧水做饭,快到八点吃完的时候雨竟然很配合地小了,于是赶紧准备出发。

百内公园徒步路线图。红色就是我们要走的“W”线。

我们打算四天不慌不忙地走完“W”线,具体行程计划如下:

第一天从Paine Grande营地出发北上去看格雷冰川,晚上返回Paine Grande营地。约22公里,海拔爬升400米。

第二天往东走到意大利营地(“W”中部的三岔路口)扎营,下午向北进入法国谷(“W”中间那一竖)并返回。这一天在意大利营地、靠东一点的法国营地和角峰(Los Cuernos)营地扎营都可以,但我们事先只订到意大利营地。约19.5公里,海拔爬升600米。

第三天向东走到右下角尽头的Torre Central营地。其实这一天住在去往三塔半途中的智利营地更加合理,但营地订不到。约18公里,海拔爬升200米。

第四天单日往返百内三塔,傍晚从Torre Central营地坐摆渡车到Laguna Amarga(7公里,不到半小时车程),再坐大巴返回Puerto Natales。约18公里,海拔爬升800米。

总体来讲每天只有20公里左右,任务比较轻,节奏偏休闲,留出了大量的机动时间(事后证明,在百内难以预料的天气条件下,多留出一些机动时间是英明的选择)。而且,虽然是背包徒步,但格雷冰川、法国谷和三塔都是日间折返行程,并不用背着帐篷睡袋,相当于第一天第四天和第二天的下半程只用背很少的单日徒步物品就行,换句话说,帐篷睡袋只有在“W”最下面没有多少海拔爬升的那一横上才必须要背,这大大减轻了路线的难度。如果赶时间的话,其实前三天的行程可以轻易压缩成两天,第一天从格雷冰川回来直接走到意大利营地扎营(29.5公里),第二天往返法国谷并赶到智利营地或Torre Central即可(30公里)。

第一天。路上的风景其实乏善可陈,右侧的山峰一直隐藏在浓雾中,狂风和一阵一阵的雨点让人只想快点儿赶路。走到离冰川也不算很近的湖边观景台,就算是目的地了。一般来说,壮阔的冰川从高处向下俯瞰全貌会更美,最好的观景点应该是“O”线西北角翻过山口那里,不过走“W”路线的话就没有机会去了。

格雷冰川。

原路返回营地,也就四点来钟,可以从容不迫地煮上一顿热乎乎的晚饭。我们这一趟带的饲料以冻干食品(Mountain House和Backpacker's Pantry)、能量棒和坚果等其它小零食为主。既然Paine Grande的营地条件如此方便,又担心后面的营地没有这么好的设施,我们就去超市补充了一些巧克力、小饼干等方便食品来“改善生活”,带的饲料也可以放心地敞开了吃,不用担心食物不足。

智利全国十五岁以上的人口中竟有67%超重或肥胖,为了对抗肥胖问题,智利政府要求在高糖、高脂、高热量的食物包装袋上都以醒目的黑色“停止”标志来注明——然而,对我们来说,这反而给挑选快速补充能量的户外食品提供了很好的指导!

在这个季节,要到晚上十点左右天才完全黑下来。大多数徒步者吃完晚饭都聚在小厨房里聊天侃大山、结识新朋友,重度社恐的我们唯恐避之不及,早早钻回帐篷歇息。而就在这一晚,我们暂时在小厨房里靠墙放着的一对登山杖竟然不翼而飞!后来去管理处问了一圈,并没有人捡到上交,估计就是被偷走了。看来户外人员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实在令人心寒!

第二天。夜里的风雨比昨天又大了许多,到早上也丝毫没有减小的趋势,我们只得在雨中收拾帐篷,冒雨出发。雾气更浓了,到意大利营地的两小时路程上并没有看到太多风景。意大利营地果然比较简陋——或者按照我之前背包徒步的经验来看,应该说“比较正常”——就是树林里的一片规定扎营区域,除了几个简易厕所和一个三面围挡、一面敞开的棚子作为生火做饭区以外,没有其它设施。

中午在这儿吃饭时,看见一位大哥背包上插着中国国旗,便此行第一次主动上前攀谈了几句。这位大哥来自上海,趁寒假带自己看上去八九岁的儿子来南美“拉练”,他们也是走“W”线,只是比我们多安排了几天的时间。小朋友一脸不乐意继续走的委屈神情,或许等他长大了,才能明白户外的意义,才能明白有多少人会羡慕他,从小就有这样的机会走遍世界。小朋友送给我们一些上海带来的巧克力,大哥也送给我们一只苹果,我们出于礼貌准备交换一些小零食给他们,大哥瞬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用不用!我们带的足够了。——再说吃的都得我背!”

下午在狂风大雨中走进法国谷,走到一半处,雨点变成了雪花,四周一片雾茫茫,西侧的雪山冰川、东侧的岩石峭壁全都隐匿不见。从山上下来的人说,两个小时以前,从这儿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山谷外的湖泊。

雨中法国谷。

虽然我们穿着防水的冲锋衣,但身上也早已被打湿,加上估计即使走到最上面也看不到什么景色,于是纠结了大半天以后还是无奈地选择了下撤。回到营地不过下午两点,我们赶紧换上备用的干燥衣服,浑身颤抖着躲进睡袋。没有走完这段路,也没有看到景色,心里无比懊恼。不甘就这样错过法国谷,于是我们决定此刻就睡觉,明天起个大早,再闯一遍法国谷!尽管刚刚下午三点不到,我们还是很快睡着,除了晚上起来烧了个水以外,一觉睡到次日凌晨。其实这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户外技能之一:随时睡觉。有觉睡得着,没觉扛得住,这样的身体才过硬!

第三天。早上六点半离开营地,再攻法国谷。老天爷好像也被我们的执著感动,决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山间的冰川上。

尽管山尖仍在云雾中,但一路上无风无雨,只是到上面才开始飘雪,不过下雪终归是比下雨好太多了,至少衣服不会湿。这条路线的终点是一个(也不是很高的)高处的全景观景台。两边的山顶依然有雪雾,不过比昨天好得多,风景已能看清大半。下山的路上,走过一片开阔的雪地,猛然一转头,惊诧地发现初升太阳的万丈光芒从花岗岩山峰后面透射出来,像一盏探照灯一样瞬间点亮了天际。这绝对是此趟行程最大的惊喜!

百内的岩壁上光芒照四方。

从意大利营地前往Torre Central的路程显得无比漫长。下午艳阳高照,气温骤然上升,晒得人只穿一层衣服还卷起袖子也会走得出汗。这一段总体没有什么爬升,看等高线图基本是平路,但其实是在不断地小幅度上坡下坡上坡下坡,走起来也挺折磨人。后来偷听旁边一个向导介绍说,这叫“Patagonia flat”!

一路景色的变化还算比较多。很长一部分时间步道是在沿着湖岸走,有一段还会下到湖边的石子滩上。

冰川湖Lago Nordenskjöld。

再往前走,还能近距离观赏角峰。

角峰。浅灰色的花岗岩由地下岩浆冷凝而成,在冷却过程中,岩浆的高温将它上面的一层泥岩和砂岩“烤”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顶部的深褐色变质岩层。

下午六点多,我们走到了Torre Central。这里通公路,设施条件与Paine Grande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普通营地早已订满,我们在这儿只能订到现成搭好的帐篷营地,价格要贵得多。帐篷、睡垫、睡袋全部提供,可以直接“拎包入住”,倒也省了不少时间。

第四天。从Torre Central往返百内三塔,这是许多观光游客必走的单日路线,也是百内公园最知名的一条步道。为了避开人群,也为了确保赶上晚上出园的汽车,我们又起了个大早,六点半从营地出发,一路上坡走进一个山谷。

走向彩虹的尽头。

沿着山谷继续向里,路过智利营地,穿过树林,一直看不到目的地在哪里,也没有太多景色。最后1公里陡然爬升400米的海拔(步道依然很好走),风越来越大,气温逐渐降低,转过一个弯,百内三塔突然就矗立在眼前!

百内标志性的花岗岩三塔。

从Torre Central营地到三塔,不到三个小时就能走到,比我预期的距离要短。周围的天空刚才看上去晴空万里,这会儿在三塔头顶上却是云雾缭绕。我们在这里晃悠了一个小时,期盼着云开雾散,看清三塔的全貌。可太阳在身后时隐时现,雾气却是越来越浓,到最后三塔就剩一个半还能勉强看见。想必这样的天气也是百内的常态,有攀岩的朋友就在几天前来爬北塔的Monzino路线(5.10a WI1,6段),几天都没有等到持续的适宜天气,只好从攀登营地下撤。

往回走的路上,上山的游人开始多起来,有时甚至会造成狭窄步道上的“交通堵塞”。百内的风景无疑是世界一流,但人实在是太太太多了,很难找到山野的孤独感,每天跟迎面遇见的陌生人打招呼并做出僵硬但不失礼貌的微笑已经让我们这些社恐心力交瘁,到最后谁也不愿意走在前头。据说“O”路线后山的那半圈上人会少很多,但在同时,美景的密度也比“W”要低不少。慢悠悠地回到Torre Central,时间还早得很,在青年旅舍里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结束了百内之行。

总体来讲,论风景的多样性和壮美程度,百内在我徒步过的地方里肯定可以排第一。我有一个登山攀岩滑雪徒步全能的好朋友跟我说百内是“世界最美”,绝非虚言。

整条“W”步道上路标都十分清晰,绝对不用担心走丢,营地的设施更是好得能把户外人惯坏。美中不足的两点:一个是人太多(韩国人莫名其妙地多到不正常,四天里我三次被韩国大叔用韩语搭讪);一个是所有官方非官方的资料、地图和路牌上标记的路段里程数据完全都对不上,甚至官方的路牌自己也前后不一致,对我这种喜欢用数据估计每段行程时间的人来说实在是头大。

回到Puerto Natales的第二天,我们就坐上了长途大巴,跨越阿智边境,前往安第斯山脉另一边的阿根廷。一山之隔,气候却是天壤之别。托雷峰为什么要向人们竖起中指?阿根廷的牛排到底有多好吃、多便宜?是什么动物挡住了徒步道路,逼迫我们提前折返?我们下篇见。

百内的原驼(Guanaco)。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