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162 | 揭發N號房之後,網路煉獄和倖存者的苦難就消失了嗎?

「我真的認為這個問題足以摧毀大韓民國,」紀錄片裡,JTBC電視台製作人崔光日(최광일)如此說道。
Netflix製作的紀錄片《網絡煉獄:揭發N號房》於5月19日上映。(圖/Netflix官網)
文/蔡娪嫣(台大政治系畢業,現為國際新聞編譯/記者)
(原文發佈於2022年6月15日)

還記得3年前在南韓爆發的「N號房事件」嗎?

今年5月,紀錄片《網路煉獄:揭發N號房》(사이버 지옥: N번방을 무너뜨려라)在Netflix播出,導演崔鎮成(최진성)採訪了24名追查該案的當事人,還原當年寄生於通訊軟體Telegram的性剝削群組「N號房」曝光、主謀落網的過程。

與此同時,近期N號房受害者也迎來民事訴訟首次勝利。

6月1日,首爾民事法庭判決,事件主謀之一趙周彬(조주빈)、共犯南景邑(남경읍),須共同向N號房倖存者「A」賠償5000萬韓元(約新台幣117萬元)。

從揭發到訴訟,這一路走來極為不易。

《揭發N號房》中,受訪者形容,這是一場敵暗我明、被無力感侵蝕的戰鬥。主犯和Telegram聊天室的大量成員,隨時能利用網路肉搜來警告受訪者及其家屬,或以被害女孩的個資和私密照當作籌碼,威脅所有企圖曝光犯罪事實的人。凡有道德意識者,光是知情此事,就已經身處精神地獄。

2019年9月,由2名大學生記者所組成的「追擊團火花」(추적단 불꽃)首先揭發了這起網路性犯罪,並向警方報案;同年11月,《韓民族日報》記者金浣(김완 )、吳連敘(오연서)發布調查報導,披露其中規模最大、性剝削情節最為嚴重的聊天群組「博士房」。2020年初,又有電視台推出專題報導,才終於成功引發大眾關注、使警方展開調查。

儘管對抗無形的敵人如此痛苦,追查該案的大學生、記者、節目製作人和刑警等紀錄片受訪者仍堅信,必須把這個網路煉獄攤在陽光下,抓獲主謀。

從性別壓迫當中誕生的網路煉獄

「我真的認為這個問題足以摧毀大韓民國,」紀錄片裡,JTBC電視台製作人崔光日(최광일)如此說道。

早在N號房之前,南韓的數位性犯罪已經猖獗20幾年。許多人只要手機一按,就能未經同意散布裸照、性愛影片。隨著科技發達,犯罪手段也越多元,針孔攝影偷拍、AI合成、元宇宙、復仇式色情,不分男女都可能受害,但高達8成受害者是女性。

N號房的駭人之處,在於把女性「非人化」。

一開始,主謀透過釣魚訊息接觸被害女性,假稱「你的私照被盜,請點擊網址確認」,待目標上鉤後,再以傳私照給親友為要脅,迫使她們屈服。接著,營運這些聊天室的「房主」直接對被害人下達命令,逼她們滿足各種詭異與殘酷的性要求。

成千上萬的會員支付價值20萬到150萬韓元(新台幣5000元到3萬7000元)的加密貨幣,進到聊天室觀賞「肉色地獄」。

從生產者到觀看者,這些群組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共犯結構。

沒有人對受害女性被迫拿刀在皮膚割下「奴隸」、「母狗」字樣提出異議。常見的景象是,會員瘋狂地號召要到「不聽話的奴隸」家中堵人,或在觀看血腥非人道的畫面之後,感嘆網路代號「God God」的N號房經營者,是一位「了不起的神」。

Neflix紀錄片《網路煉獄:揭發N號房》導演崔鎮成採訪了24名追查該案的當事人,還原當年寄生於通訊軟體Telegram的性剝削群組「N號房」曝光、主謀落網的過程。(Unsplash)

律師朴秀珍(박수진)也在片中指出,「供需行為環環相扣,數位性犯罪是讓女性遭受環境集體威脅的一種犯罪」——對南韓女性來說,威脅不僅來自主謀和觀看者。一旦受害事實被公開,其他人將如何看待或苛責自己?身邊是不是有認識的親友也加入了N號房?

偷拍與私照外流是她們絕對的惡夢。父權制注重女性「清白」、「純潔」的名譽,因此女人比男人更難解放自己的身體和性,且數位性犯罪的受害過程不僅限於上傳的瞬間,只要有人持續觀看和分享,當事人就會重複受到傷害。

「發現群組裡有成千上萬人之後,她走在路上都覺得,路人恐怕就有至少一位是群組成員,所以再也無法踏出家門,」記者吳連敘如此轉述一位受害者的心聲。

光是無法估計的潛在加害者數量,就足以摧毀受害者對現實世界的信心,她們找不到可以信任、傾訴的對象,承受有如慢性謀殺的無盡焦慮與創傷。

在大環境不利於被害人的情況下,性剝削群組經營者更加有恃無恐。

2019年11月,博士房主犯趙周彬得知《韓民族日報》的第一篇N號房報導未獲社會關注後,反過來恐嚇、嘲笑該媒體,其他模仿犯也大膽找上記者,要求他們為群組宣傳。

記者報導「博士房」本是為了揭發犯罪,卻反讓性剝削群組的會員人數暴漲,讓他們大受打擊。不僅如此,他們也很意外,閱聽人對這樣嚴重的性犯罪案件竟然如此無感,認為披露N號房的新聞「只是女性受暴的其中一篇報導罷了」。

N號房的犯罪過程,可說是徹底利用女性在父權社會生活的劣勢,還有大眾對性別暴力案件的麻木不仁。

參與觀看網路煉獄的26萬人,後來怎麼了?

【本文未完,全文見《世界走走》:孫小椒專欄:被養魚還是打直球?當代男女網路曖昧圖鑑


151.97歲的她從游擊戰倖存,從集中營逃脫,這裡是她一生的影像故事

152.閻紀宇專欄:兩位改變歐洲地緣政治的女力領導人

153.孟買女帝甘古拜,與她身後的黑手黨女皇們

154.賈選凝專欄:棄權,是「最後一代」的最後自由

155.專訪作家四月天:這裡是一名南韓妻子的婚姻起訴書

156.在印度,能找到在廚房中自由的女人嗎?

157.從棄嬰保溫箱到匿名生產,這家醫院15年接住了161個弱勢寶寶

158.我是強尼戴普粉絲,但討厭這一切追殺安柏赫德的熱潮

159.白魚專欄:當八卦響徹雲霄,你能不陷入譴責狂歡嗎?

160.對話吳媛媛:上一堂瑞典的思辯國文課

161.孫小椒專欄:被養魚還是打直球?當代男女網路曖昧圖鑑

162.揭發N號房之後,網路煉獄和倖存者的苦難就消失了嗎?


《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媒體,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即日起,我們會在「世界走走 Sehseh.world」繼續與大家見面。未來深度文章僅於新站刊登,晚報、週報與手帳則會繼續在Matters發送,點擊下方連結訂閱電子報,不錯過走走精彩文章💕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1 | 孫小椒專欄:被養魚還是打直球?當代男女網路曖昧圖鑑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