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haos

Expecting Chaos, Experiencing Chaos, Surviving Chaos.

九个中国人 - 序

安东尼奥尼《中国》

想写点东西,是因为很喜欢梁启智老师“我的N个中国”这个提案。但一朝动笔,又觉得重若千钧。当我们谈到“中国”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中是在用民族性的视角审视这个国家和这些人群。但是一个东北人,比如班宇《冬泳》的盘锦豹子;一个河南人,比如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的吴摩西;一个上海人,比如王安忆《我爱比尔》。他们之间千差万别,真的可以放在民族性这个大筐里,一波带走吗?

再退一步想想,似乎地域又不是最主要的区隔,而是金钱,龙华区和南山区同在深圳,但一边是三和大神,一边是科技精英;再退一步想想,似乎又不是金钱,而是权力,是可以在台面上聊和不能在台面上聊的事情。总之,这么一想,就歧路亡国了。

歧路亡国,是因为国太大了,五光十色,盲人摸国。之所以会摸出若干个中国,不是理一分殊,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中各表。

尽管如此,我还是能够(或许错误的)体会梁老师盲人摸国的初心。长久以来“中国”被统合在一种想象和一种声音里,我花开后百花杀,在这种统合下,中国人的真实面貌渺不可寻,真实的中国人亦无处存身。我们能和谁聊聊中国呢?和大陆网友吗?他们骂我;和台湾网友吗?他们骂我;和香港网友吗?他们骂我。

作为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谈不出文化中国,乡土中国这么大的事儿,我想来想去,跨越地域,跨越政权,一个国家总是存在于它的人民之中,我就聊聊我见过的中国人吧。不知道啥时候能写完,想起来就写一篇。

是以为记。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N個中國

我的八個中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