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珀斯日记第三十二日:遍体鳞伤的孤独感

最近好像没什么感悟了,更多的变成了珀斯本地的融入心酸史。不过也好,其实我也知道,比起来激情饱满的感悟分享,可能这种类型的故事更被容易接纳。

来澳洲perth 一个月了,其实我是从自己离开隔离酒店的3.11日算起,如果加上隔离的七天,已经一个半月了。


就像我最早的隔离日记中提到,我不愿意提前离开隔离期,因为我预料到离开隔离期后的生活会有成吨的压力和挫折在等我。




这一个月的时间基本都在马不停蹄的找房子租,以及尝试投简历,但目前已经没有那么想继续找工作,还是想做自己的事业为主,但随之而来的就是经济上的压力。


而租房子的难,超出我的想象,拿着钱都找不到房子住那种,这里流行两个星期一付,我承诺把一年租期的租金全部付清,都被其他人pass了。


想到过一代移民难,没想到容身之所,都这么难找。


有朋友对我说,你选择了来澳洲最难的时候,没错,也许时机是困难的,但我个人而言,却是准备的最好的时候了。


从前在岛上的时候,我会孤独,但我享受一个人的孤独与宁静,帮助到我自己内心的成长。


来到perth,据说华人有十多万,生活中也确实接触到的华人群体多过外国人群体,即使生活中多了如此之多的沟通、倾诉受众,但似乎并不会减轻我的孤独感。




几个朋友都跟我说,不要妄想融入了,根本融入不进去,但我不认可,即使现在遍体鳞伤,没有房子、没有工作,我还是不认可。


因为我清楚的感受得到我与外国朋友的相处,尤其最近和一个perth本地自由潜俱乐部历史最悠久的负责人tania以及她的好朋友matt的沟通。


过去三年里,我很少与华人接触,是我刻意避免的结果,最近这一个月我努力加入uwa的boat club,努力和各种外国的朋友沟通,vodafone的店员,卖鞋的销售,甚至卖车的中介,我在努力融入这个西人的社会。


我为什么想要融入,悲哀的讲,这一个月的经历又再次印证了我的一些猜测,与tania、matt的聊天中,我们都极度认可互相帮助,互相成就的理念。




但在华人这里,似乎我们天生就与互相帮助绝缘,这与我曾经想要脱离的环境如此的相似,但即使是四年前决定离开、曾经的我,其实也与互相帮助挂不上关系,但过去几年的成长让我认识到了互相帮助是成功的唯一途径,当重新回到华人社会,我又感到受伤,也许我忘记了,我与这个固有的社会环境隔离太久了。


但受伤我想是正常的,毕竟有期待才会受伤,而期待来自于真诚。我曾经在海岛上开始修行、降低对当地人的期待,也许现在又要放到当下的环境中了。


与朋友之间的误解我已经尽全力去解释,如果不能被理解,我认为也没什么好继续解释。如果被人恶意中伤,以及挑拨离间,我在岛上也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我的公众号上所有经历的分享与感悟,以及时间。会证明一切。





下午驱车十几公里去看房子,结果竟然走错了位置,途中还收到我承诺付一年租金房子的拒绝短信。




这里对新人确实不是太友好,如果,有一天我走出了新人艰难的途径,我相信替其他新登陆朋友带来更多便利会是我做事的驱动力。


今天从错误看房地点返回学校的路上,旁边的她还对我说,你太天真了,对人太实在了,太有什么话就讲什么了,表面上谈的热火朝天,你还就真的相信了。


我认可,有的时候,并不知道对面的人内心到底在想什么,或者当下被感动后,思考再三又回到谈话前的状态,但这是我的本性啊,是促使我坚持着走到今天的原因所在啊,是给了我内心成长的源动力啊,如果我会受伤,那就是我还不够坚强,如果我认可这个特点带给我的好处,我就必须坦然面对它带给我的缺点。


遍体鳞伤,但这是我的选择。




明天,等到明天,也许就会有一个好的结果,那时,一切的坚持都值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