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毕业于985计算机硕士,30岁后放下国内的所有,追求自由的新人生,思想于04年翻墙,肉身在18年才跟上了思想的步伐。在菲律宾教授自由潜,目前独居在malapascua岛。 希望通过分享我自身在自我流放中的感悟,带给他人更多的思考。 所有未注明出处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私自转载。

你永远打不败的,是人性

也就是在那么偶然间,我突然发现,生活中所有的困扰,面对的问题,所有的烦恼都来自于人性的博弈,来自于自己的主观意识,来自于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父母、子女的个性、思考方式,我想统称为人性,因为所有的这些因素都是在我们出生的时候被初始化了的,只是随着后期我们的成长环境,受教育方式以及人生经历、思考深度的不同,渐渐进化、甚至退化成了每个人现在的样子。


一直想写人性的问题,但这个话题似乎又显得特别刻薄,甚至是吹毛求疵,但我还想分享一些我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相关思考。



也就是在那么偶然间,我突然发现,生活中所有的困扰,面对的问题,所有的烦恼都来自于人性,来自于自己的主观意识,来自于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父母、子女的个性、思考方式,我想统称为人性,因为所有的这些因素都是在我们出生的时候被初始化了的,只是随着后期我们的成长环境,受教育方式以及人生经历、思考深度的不同,渐渐进化、甚至退化成了每个人现在的样子。


很多事情表面上是沟通合作甚至竞争,但其实在制约事物发展方向的其实是参与其中每个人的人性在其关键作用。


举例来说,我在岛上的环保项目之所以会被终止,当地政府会认为我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抢了他们的风头,环保部门以环保文件为理由定义我鼓励人民不进行垃圾分类,这些问题的出现是由于做决策的那个人本身的特征作出的主观判断,但换另一个人,他完全可以认为我在帮助政府做环保,甚至环保部门也会因为我放置了多个分类的垃圾袋而判断合规,而不会认为村民的随意丢弃垃圾是因为我的鼓励。


相同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另外一个政治透明的地方,甚至决策者足够智慧,格局更大一些,都会是一个更好的结果。


所以我渐渐开始理解为什国家与国家之前的贫富差距会如此巨大,在人性发展落后的地方,人们基于聪明才智的努力更多被扼杀内部争斗中,而在另外一些国家,如果全民鼓励大家为共同的富裕目标奋斗,这其中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客观存在地理位置、矿产、资源、人口基数因素,我们需要考虑其中,但我想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否则你无法解释坐在石油上的委内瑞拉为何会陷入经济危机,以及没有任何资源的日本和新加坡的腾飞。

但我想如果定义为开明的政策,以及更有效的利用了脑力财富会是更好的解释。


我是相信,人之初性本恶的,所有的物种的使命都是延续自身的基因,这是最初级的生命本质的要求,所以自私会被诠释的淋漓极致,就像小朋友会想吧所有可以看到的东西据为己有,从他手中抢过东西他会淘淘大哭。


但我认为人性是可以升华的,通过适当的教育和学习,对于很多概念的理解是可以重塑的,比如当人开始有大爱,会将永生的定义理解为知识、思想的传递。也会出现意愿收养弃婴视为己出的情况。


在与人争论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面对的并不是两种不同观点的针锋相对,背后是两套思维逻辑的碰撞,甚至很多时候即使一方的结论已经无法自圆其说,他也会基于对自己'尊严'的捍卫拒绝认错,甚至当正确的一方提出更多证据的时候,反而会激起对方防卫机制的强烈排斥,我觉这种类型的争辩,你面对的并不是一种观点,而是背后辩论人的人性,就像和永远不承认自己错误的人的争辩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你永远战胜不了的对手。


从来不从自身寻找问题,拒绝成长的个体,即使生活的时间再长,经历过的事物再多,依旧不能够达到思想的成熟,在我看来,这等同于人性的升华。


关于父母生养子女的目的与方式上,我想也和人性的升华息息相关,不能否认,最自私的想法自然是生而防老,会存在对子女的各种控制行为,但是当这种人性升华到生育子女只为享受有能力分享自己一生的经验帮助另外一个个体成长的时候,收养弃婴,培育非自身基因的个体成为了一种可能。


另外一种防御机制,就不得不提到个体心理学《自卑与超越》中关于自卑情结描述,如果不能选择使用合理的克服自卑的方式,反而会变成从自卑情结向寻求优越感的反向补偿。


比如将金钱看的非常重要,甚至是自己最宝贵的价值点的人才会在平时有意无意中展露自己的经济基础;或是对自己不够自信的人,会将自己的社会关系、家庭背景作为增加自己重要性的砝码;再比如自卑与自己学历水平的个体才会出现学历崇拜,或是将对学历的渴望施加在子女身上,这其实是一种对学历优越感的追寻。


这些观点,并非要把人拉出来挨个审查批判一番,就像前文所所,我希望的是通过思考和分享,找出每个人内心的那块心病,把它放到太阳下暴晒,达到真正意义上对自卑的超越。


上述中所提到的诸多点,我认为统统可以归纳到人性的自我提升范畴,因为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后天的学习和参悟才能真正克服的。也只有当你真正克服了这些问题,你才可以敏锐的发现身边那些尚困在其中的人群的存在。


而这个过程,我认为是和年龄没有关联的,经历确实有助于给人以启发,但却并不是必然,很多人即使在相同的问题摔倒很多次,却不能从中汲取教训,因此这样的年龄增长即使伴随着阅历的增加,但并不会带来成熟度,相反这种类型的人相反会有可能成为'权威',习惯以年龄的优势获得压倒性的话语权。

以我目前的经验而言,当一个人真的开始从生活的可变性中感受到幸福的人、真正关怀他人尤其对于生活经历并不丰富的晚辈,更多的应该是羡慕他们未来生活的无限可能,会提供可能的建议,而非给予过来人式"早就知道"的评价。


当你开始能够认清人的言语背后可能存在的真实心理动机,而大部分的心理动机是由人性为基础的思考角度为驱动的。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面对的,其实是一个已经形成多年的思考方式的人性,你要打败、说服、改变的并不是简简单单一个观点表达、生活习惯甚至是做事方式,也许是傲慢、自私、冷漠甚至是自卑情结。


提早发现你面对的真实对象,其实是无法打败的人性,将会给生活带来很多的幸福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