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我的立场】自问自答,避免误会

(1)支不支持双普选?

支持。

但我的理由可能不太主流,不是因为信仰民主自由,而是想做个实验。

很多人把一国两制当成了给台湾的示范,其实这就小看共产党了。

孔子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内地和香港,就是个实验对照组罢了。你搞你的资本主义,我搞我的社会主义。

不可否认,这几十年来,内地向香港学习了大量东西,包括土地政策、金融制度等等,但这种学习几乎是单向的,这也是香港改革停滞的反映。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这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事物,内地和香港也没有西式民主的历史和经验,所以实践起来肯定一波三折。

(不要说台湾,那是假民主。用经济解决政治问题,用政治解决法律问题,用法律解决经济问题...)

因此,我支持香港可以尝试一下民主式的选举,看看中国人搞民主,会遇到什么困难,会经历那些波折,又会闹出什么新的毛病,而且民主后,是不是真的会提高政府的治理能力和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这两点是我最关心的)。

其实,既然深圳是个改革实验区,那香港又为什么不能是个实验区呢?正如邓小平评论股市的时候说,“搞不好可以关掉嘛”。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害怕失败。

最后再引用下邓小平的话(出自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我向一位外国客人讲过,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现在我们县级以上实行的是间接选举,县级和县以下的基层才是直接选举。因为我们有十亿人口,人民的文化素质也不够,普遍实行直接选举的条件不成熟。其实有些事情,在某些国家能实行的,不一定在其他国家也能实行。我们一定要切合实际,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决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

(2)倾向于黄营还是蓝营?

一言难尽。

我反对勇武的暴力,因为有组织无纪律的暴力只会失去民心,而无大台的形式又不能保证有纪律。所以黄营自败,是可以预料到的。

我同时反对激进蓝营的某些做法, 比如派解放军镇压之类的...完全是给内地添堵、增加仇恨,共产党背的锅已经够多了。

我认为争取权利要讲策略,不但要学会斗争,还要学会妥协。

只读半本基本法,只能是一种偏见。现阶段,你想要谈普选不谈23条是不行的。我已经写过文章,在保留司法终审权、保持独立货币和海关、不向中央政府纳税,还要自己选举领导人,不接受中央干预,这会造成事实性独立,类似台湾,想排除中央建立自己的小王国(注意:事实性独立跟法理性独立不一样)。

香港人不喜欢23条可以,请给出你愿意交换的东西,如纳税权、货币权、终审权等等,或者修改你觉得不合适的23条,直到双方同意为止。谈判和交易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实际上,“一国两制”是人类历史上最优厚的主权国家统一条件,你不服气的话,可以试着找个反例出来。

总之,我的态度是同意谈,同意和平争取,不同意暴力抗争

(3)如何看待中国和中共?

首先要说明一点,因为那几个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曾经很不喜欢毛。

但读过毛选全五卷,我改变了想法,折服于毛泽东的才华,进一步阅读了更多的党史和毛史。所以墙外那些所谓关于中共和毛的黑料,我可能知道的不比你少。总之,我给毛和邓的功过认识都是八二分,翻身不忘毛泽东,致富不忘邓小平。

简单来说,用放大镜来看共产党,绝对是黑料多多,单纯拿一样出来,都能吓出噩梦。

但是,要看待一个政策或者行为时,不能只看其结果,还要看其背景和起因,而背景和起因是通常被忽略的。举个例子,一个不了解新疆的人,如果看了外媒报道的新疆集中营,绝对会为中共的邪恶愤怒不已。但当了解其背景和原因后,又有点理解为什么有这种做法了。

内地学生都要学唯物辩证法(也许是中国版,没深入研究过,我也不反对形而上学,我也是读过西方哲学史的),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不能用静止、孤立、片面的观点看待问题,而是要用发展、联系、全面的观点来看待问题。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洗脑,但是用这个视角来看共产党,仿佛变得没那么邪恶了。

事实上,我认为,一切党派都是邪恶的,只不过程度有所不同。

再加上这个比烂的世界,右翼和保守主义逐渐崛起,曾经美好的西方国家,做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如特朗普的各种退群、英国脱欧的闹剧、欧洲对待难民的态度。有句话说得对,幸福往往是对比出来的。

(西方媒体:美国GDP增长2%——经济强劲;中国GDP增长6%——经济衰退)

因此,在世界大乱、发展缓慢的今天,国内一直保持着稳定和平发展的态势,所以民众很容易就产生这么一个想法:“也许国外没想象中的好,也许国内没想象中的差。

(4)如何看待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有点像一神教,通过一个公理,推导出后面的制度。

但中国并没有这种一神教的历史,普世价值很多概念也不存在中华文化中。

实际上,在我看来,向往普世价值的民众,很大程度上不过是向往西方的美好生活。

中国大陆人民所追求的并不是民主思想(西方语境下的那种),而是传统中国文化中的“民本思想”

“听政于民,与民同乐。”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以天下万民为事。”

还有这句最有名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而且,中国传统文化并不讲究程序正义,而是追求结果正义。

唐太宗李世民不择手段上台了,但是做出了不少贡献,也被历代人民夸为“明君”。共产党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他做了更多的好事,这就是内地人民支持共产党的最大原因。

一个社会中,不关注政治的总是大多数,群众只会关注自己的利益,谁做得好,就支持谁,就这么简单。

我还有一个不太政治正确的观点,孔子关于礼教的言论其实更普世价值,起码这是任何一个社会上都应该有的价值观。

如果要想证明普世价值的好,请给出实例证明给内地民众看。这也是我希望香港可以做一下民主实验的原因:如果香港成功了,内地自然就开始学习民主了。如果失败了,内地也可以从中学习经验。

(5)如何看待香港?

在写了一系列关于香港的文章之后,可能很多香港人恨死我了,但我必须强调一点,我是爱香港的,也有好几个香港的朋友,更关键的是,我不想香港失去他的繁荣。我批评黄营,更多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因为任何一个懂粤语的广东人,都会对香港抱有一种朴素的美好憧憬。

但又因为懂粤语,所以比其他地方的内地人,更能感受到目前部分香港人的恶意。

在我看来,本土和外来之争,是历史上永恒的斗争。广东曾经也发生过本土广府人和外来客家人的大规模械斗事件,死了很多人。北京和上海人,也常常被指责排外(这点可以去宽带山看看,有种连登的感觉)。所以,这次香港事件其实不是新事物,而是文化融合中的磨合问题。

地方和中央的权利之争,在历史上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削藩政策,几乎历朝历代都有:https://zh.wikipedia.org/wiki/削藩政策

如果以史为鉴,经过这次香港事件后,香港的未来是可以根据历史轨迹来预测的,这部分以后再来谈谈吧。

总之,虽然我在Matters政治不正确,但我支持普选,热爱香港文化,严格来说算是个友军。

本文就到这,想到其他问题会在评论区补充。

香港养寇自重,中央将计就计

为什么内地人应该感谢这次香港事件?

回應 ken 同志 【我的立场】自问自答,避免误会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