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9 篇作品累積創作 66959 
ken
置頂作品

【我的立场】自问自答,避免误会

(1)支不支持双普选?支持。但我的理由可能不太主流,不是因为信仰民主自由,而是想做个实验。很多人把一国两制当成了给台湾的示范,其实这就小看共产党了。孔子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内地和香港,就是个实验对照组罢了。你搞你的资本主义,我搞我的社会主义。

ken

张桂梅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也让大家看到了中国真实的一面

最近在B站看到她的访问,真的被感动到了,独自一人在贫困地区建立女子学校,十年来一共培养出了一千多个女大学生,改变了她们的未来。按照她的话来说,就是要打破低素质母亲和低素质孩子这样的死循环。并且建立的学校,一本上线率达到了40%多,位列全市第一。

ken

聊聊国安法,其实香港被中共抄了底

我一直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绝大多数历史事件,其实背后原因有很多,但由于人类的思维惰性,往往只有一个或两个原因被人记住。先来看一个视频吧。视频给出了历年来各省地区GDP排名的动态变化。

ken

谁是最伟大的中国人?

最近在知乎又看到了这个问题。其实两年前已经有人问过,但问题被关闭了,不能回答只能浏览。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该问题下面已经有了超过5000个回答,其中前排高赞回答清一色是同一个人——毛泽东。而两年前的同一问题,当时有人做了统计:1、截止至2017年8月4日11时,共有843个回答...

ken

自由派,你们没有自以为的那么聪明

本文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是2018年的文章,但好像自由派们都没有太大改变,所以本文现在还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有助于理解一些反自由主义的思潮(包括特朗普的铁粉)是如何形成的。虽然民主党最近闹了个弹劾案,但看起来就是困兽一搏,极大概率会在参议院失败。

ken

和Matters上的自由派、批评者和个人主义者聊一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开过公司,或者简单地说,管理过一个50人以上的团队吧。我就有这种经历。当身为管理者的时候,你经常会遇到一些两难决策,很多时候,只能取其较轻的一方。曾经我也像你们这样(比如我是一名员工的时候),批评这批评...

ken

论“胡无百年之运”——17、18世纪朝鲜士人认识清朝的基本框架及其瓦解

感谢@nanase 推荐了这一篇有趣的论文,我看完的最大感受是,这些人的思维逻辑是:先有结论,再不断收集证据证明自己原来的观点。从这一点来看,至今仍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故转来跟大家分享分享,可以跟我上一篇文章对照阅读。注:我这里不是给清朝翻案,而是探讨一下这种思维模式在当今社会(尤其大陆以外)的流行。

ken

聊聊国运,建国70年在历史上是什么阶段?

这个世界上最喜欢说“天灭中共”这句话的,可能是香港人了。我以前只是看过法轮功的人喜欢说“天灭XX”,没想到这次香港事件看了个遍(各种字体的)。如果要说“天灭XX”这句话,那首先得承认有“天道”这东西。

ken

社会达尔文主义如何造就了现代中国:“中原国家”的千年任人唯贤

看到@felixism 在文章中提到:無論結局如何,在開始覺醒關懷社會,發展同理心的同時,我們更需要了解中國政府的策略,大陸城市的人民生活及心理質素。更多是我期望一些香港人可以放下對中國市民的偏見,去了解彼此的需要,...

ken

應當建設香港特色的資本主義制度

摘要香港人有很強的制度優越感,因為歷史上相對內地和其他亞洲地區,香港是富裕的,而且是西式的、現代的,這種優越感在今天顯然不再合理。改革開放使內地發生根本變化,香港的比較優勢不再一樣。回歸之後,特別經過「沙士」(SARS)一役,香港的衰敗開始顯現,甚至需要內地幫助擺脫困境,北京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