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60358 
ken
置頂作品

【我的立场】自问自答,避免误会

(1)支不支持双普选?支持。但我的理由可能不太主流,不是因为信仰民主自由,而是想做个实验。很多人把一国两制当成了给台湾的示范,其实这就小看共产党了。孔子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内地和香港,就是个实验对照组罢了。你搞你的资本主义,我搞我的社会主义。

ken

自由派,你们没有自以为的那么聪明

本文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是2018年的文章,但好像自由派们都没有太大改变,所以本文现在还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有助于理解一些反自由主义的思潮(包括特朗普的铁粉)是如何形成的。虽然民主党最近闹了个弹劾案,但看起来就是困兽一搏,极大概率会在参议院失败。

ken

和Matters上的自由派、批评者和个人主义者聊一聊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开过公司,或者简单地说,管理过一个50人以上的团队吧。我就有这种经历。当身为管理者的时候,你经常会遇到一些两难决策,很多时候,只能取其较轻的一方。曾经我也像你们这样(比如我是一名员工的时候),批评这批评...

ken

论“胡无百年之运”——17、18世纪朝鲜士人认识清朝的基本框架及其瓦解

感谢@nanase 推荐了这一篇有趣的论文,我看完的最大感受是,这些人的思维逻辑是:先有结论,再不断收集证据证明自己原来的观点。从这一点来看,至今仍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故转来跟大家分享分享,可以跟我上一篇文章对照阅读。注:我这里不是给清朝翻案,而是探讨一下这种思维模式在当今社会(尤其大陆以外)的流行。

ken

聊聊国运,建国70年在历史上是什么阶段?

这个世界上最喜欢说“天灭中共”这句话的,可能是香港人了。我以前只是看过法轮功的人喜欢说“天灭XX”,没想到这次香港事件看了个遍(各种字体的)。如果要说“天灭XX”这句话,那首先得承认有“天道”这东西。

ken

社会达尔文主义如何造就了现代中国:“中原国家”的千年任人唯贤

看到@felixism 在文章中提到:無論結局如何,在開始覺醒關懷社會,發展同理心的同時,我們更需要了解中國政府的策略,大陸城市的人民生活及心理質素。更多是我期望一些香港人可以放下對中國市民的偏見,去了解彼此的需要,...

ken

應當建設香港特色的資本主義制度

摘要香港人有很強的制度優越感,因為歷史上相對內地和其他亞洲地區,香港是富裕的,而且是西式的、現代的,這種優越感在今天顯然不再合理。改革開放使內地發生根本變化,香港的比較優勢不再一樣。回歸之後,特別經過「沙士」(SARS)一役,香港的衰敗開始顯現,甚至需要內地幫助擺脫困境,北京奧運...

ken

香港应该让反对派执政一次

回归后,我对香港的政治前景其实有一很另类的狂想,就是要让反对派执政一次,可能大家都不同意,但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自问真是很熟悉这个地方,要收服这班人,有时就要牺牲一些。首先很多香港人的性格反叛,爱做一些出位行為,自意为在亚洲区是高人一等,由其是一部份学历越高的人,很自我中心從不妥...

ken

为什么内地人应该感谢这次香港事件?

(1)平反六四这可能是最出乎意料的了。相信绝大部分关注这次香港事件,都会联想起六四事件,尤其是常年举办六四活动的香港人。但是经过暴动的洗礼后,有不少香港人表示,理解了当年中国政府为什么要清场,并且支持香港警方的清场行为。

ken

香港养寇自重,中央将计就计

如前文所讲,香港已经落入一个困局。黄营开局顺利,但由于战略失误(以后我会进一步分析其战略错误),逐渐失去了沉默大多数的支持,变成了困兽之斗;蓝营本应更多发声,但是绝大多数建制畏首畏脚,没有明确表达止暴制乱,变成了隐形人、木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