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佳玲

日本酒文化與主題體驗的旅行方式相關文章會放在自己的官網上,這裡會寫多一些人間觀察。

交換式的性騷擾其實無所不在

看了40幾年人類眾生相的我,早已過了會被臉皮迷惑的年紀,長得好看不是影響建構人際關係的優先要素。

雖然沒有聽其他人當面講過,但要說小a是清酒界的李棟旭也不為過 (只是沒有本尊那般誇張的身高與白皙)。

介紹商品的業務如果是好看的男孩或女孩,酒好像會變得更好喝,這樣的說法並不少見。我想那只是因為心情比較美麗、所以比較能敞開心胸在具有期望成交目的性質的試飲場合中做評斷吧。

業:「那這瓶酒先給你,一共是xxx元。」
客:「啊!我只有1000元。」
業:「ㄜ… 好像沒有零錢可以找」
客:「如果親一下就可以不用找錢哈哈」

這種橋段不管套用在任何男業務/女業務、男客/女客的角色組合都會發生。就算是在公開場合、彼此有些距離、嘴巴講講而已,但什麼程度算是開玩笑或已經造成對方不舒服/不歡迎/性騷擾?我也不知道。

當不確定自己的言行是否為對方所歡迎時,寧可不要說或不要做 。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