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洛夫

多維新聞記者,專職分析產業政策、經濟,偶爾發癲罵一罵政府

台灣「供電大軍」來襲 誰會成為電下亡魂

發布於

原文發表於2021/7/26《多維新聞

台灣在5月17日及22日兩日,因位於高雄市的興達火力發電廠機組跳電,而發生了全台灣分區輪流停電的狀況,引發了台灣民眾對於不知什麼時候停電的恐慌,彼時也因為企業加大在台灣的產線投入,產業用電的增量讓全台灣用電量在今年5月28日便達到了3,840萬瓩,突破了2020年7月28日的高峰值3,802萬瓩,提前了2個月到達新的高峰。依照往例,炎炎夏日的7月及8月是台灣用電量最高的時期,而今年僅僅在5月份就突破前高,並且至7月13日更是到達了3,859.9萬瓩,說明台灣的用電需求量是比以往增加的。

核二廠1號機組近日正式解聯,期間為台灣經濟發展提供穩定且廉價的基載電力。(維基百科)

核二廠1號機組除役掀起巨大問題

台灣核二廠的1號機組在6月份便已經開始從電網解聯,並且著手進行除役,而近日台電公司也開始著手計畫,將在7月27日提交計畫書,把位於屏東縣的核三廠除役。新的發電廠建設計畫全都是燃氣發電廠,且都還沒進行動工,形同遠期期貨一般;而民進黨政府為了實踐其「燃氣50%、燃煤30%、綠能20%、核電0%」的「非核家園」理念,正在上下其手,加速核電廠的除役。

俗話有句「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不過在發電這檔事上,無論是民生或產業的用電,都等不得舊去新來,肯定要先有新的電力供應源能補上了,才能將舊的除役。由於此前的輪流停電引發的民怨過於強大,讓民進黨當局在延期至12月18日的公投,以及2022年底舉行的地方首長選舉面臨過大的壓力,如何有技巧的讓範圍遍及全台灣的大規模停電事件不再發生,便成為了重中之重。

「供電大軍」:名為供電實為缺電

而台灣政府的解答就是落實「需求管理」,在5月中旬的兩度停電發生未久,台灣行政院副院長沈榮津、台灣經濟部長王美花以及台電公司董事長楊偉甫的出面協調下,尋求了台積電等位於科學園區,「一分鐘都不能缺電」的半導體廠商,協調他們自備柴油發電機,在用電尖峰時段投入自備的發電設備。



台經濟部長王美花(左3)5月13日晚間率領次長曾文生(左2 )、台電董事長楊偉甫(右2)及電力調度處長吳進忠(左)等人,在記者會中為高雄興達電廠跳機導致全台大停電一事,向民眾鞠躬致歉。 (中央社)

台電公司日前也向台灣經濟部提交了一套「即時電價」草案,擬定以小時為單位,分成紅黃綠三種用電時段,紅色時段每度收取新台幣(下同)18元至19元的電費,黃色時段為6元至7元,綠色時段為1.5元至1.8元,但台灣經濟部認為這項草案上部成熟,退回請台電公司修改。

台電公司還高調宣佈,將爭取包括中鋼、台塑、台積電等用電大戶加入「供電大軍」,除了讓用電大戶自備柴油發電機之外,另個方針就是以每度10元的價格,付錢給民間廠商,請他們減少用電,甚至不要開工。在這套機制下,台電公司將不會因為發電而賺錢,反而會因為沒有發電而賠錢,本質上就是因為全台灣陷入缺電,因而政府付錢給廠商,請廠商不要用電的財務轉移,因此這個「供電大軍」稱作「缺電大軍」應當是更適合的。

據悉這些「缺電大軍」共有兩千多家廠商加入,至多可減少107.9萬瓩用電,差不多略多餘一個多月前被解聯的核二廠1號機的發電量。換句話說,核二廠的機組除役,所缺少的發電量將必須由這些「缺電大軍」輪流停工來彌補,而台電公司為此必須復出最高達1,079萬元的「負電費」來補貼廠商,並且還會額外產生50萬公斤的碳排量。

「即時電價」:或促成企業強者恆強的格局

上述的方式顯然並不能解決缺電問題,根據台灣中華核能學會理事長李敏的估算,今年盛夏可用的裝置容量較5月17日(第一次停電之日)時增加314萬瓩,但尖峰需求可能比當時還要高出481萬瓩,即便這兩千多家家廠商全力配合,供電仍是不足,而民間廠商也未必願意傾力合作。

而台電公司的「即時電價」方案,對於不能停工的廠商來說,則是變相漲電價,粗略估算假設一天紅黃綠時段各佔8小時,平均一度電就變成9元左右,大約是原來產業電價的4倍有餘,這多出來的成本,則不可避免會轉嫁到員工及民眾的身上。

倘若實行「即時電價」,對於財務雄厚的大型公司來說,大不了就是多付一點錢去買服務 ,但是對於財務能力較弱勢的中小企業來說,如此爆升的營運成本是難以接受的,會顯著削弱本來就不高的毛利率,而直接讓產線賦閒不開工顯然也並不明智,因此可以想見可能會採取避開用電尖峰時段,將開工時段改在夜間、凌晨等時段,來規避用電成本,而員工則可能被迫以改變生活作息的方式來配合工時,這是發電缺口所帶來的隱形成本。

扭曲政策形成的缺電現況,可以想見會讓大型企業強者恆強,他們可以以自身雄厚的家底,熬過提高電價帶來的考驗;而中小企業則會被迫移至冷門時段開工,而生活作息的被迫改變也會加強員工的離職意願,加劇中小企業缺工的情況,而中小企業顯然也不具有足夠的本錢,以更高的薪酬聘請願意改變作息的員工。

而這一切顯然也不是台電公司的錯,從經濟理性角度考量,台電公司肯定是最希望將現有核電廠延役,並且重新啟用核四廠的,但是在蔡英文政府的政策逼迫下,現有的核電機組只能逐步被消滅,核四廠的重新運作困難重重,用電需求節節上升,而台電公司還必須在如此苛刻的條件下作到不分區限電,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