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oney

每天作輸出, 自然能夠每天睡覺前也比早上聰明一點點就足夠。

注射疫苗的好處? 在賽局上解釋給讀者知道。

第80天讀後感,在香港很多反疫苗的人士, 當然大部分也已經開始打針, 而反疫苗的主要支持論點就是不相信疫苗本身的效用, 甚至去到deep state陰謀論等等。現在先討論一下在這個賽局上到底打疫苗是否好處>壞處? 如果是, 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強迫才寧願打? 我現在只在個人立場觀點解釋, 如果論點論證有錯請多多提點。

2022年2月1日大年初一 祝大家身體健康 心想事成
由肺炎開始已經接近2年的時間, 由大家很恐慌變做開始接受甚至想擁有天然免疫, 由沒有合適的藥, 變做有疫苗甚至口服藥。到時是否真的需要打針? 先聽聽正反之間的言論。

「注射疫苗能夠把重症下降, 可以對抗新冠肺炎。」
這個說法是正確的, 但對於老年人來說如果注射一些沒有五年十年的臨床研究, 這是冒很大風險的決定, 正所謂如果不打針, 我還有可能不會中肺炎, 但如果打針了, 我就已經注定下注了在這場風險當中。

不過在賽局中, 就是不打針(疫苗)=中肺炎後會有0.8%死亡及重症(Delta), 而沒有打疫苗後風險。相反, 打針後= 中肺炎死亡率可能只有0.2%死亡及重症, 但另一方面多了0.01%機率,或0.001%機率會出現身體問題。即這個賽局上, 不打疫苗是有可能free risk的, 而打疫苗的人士就必然存在這0.01%/0.001%的風險。對於保守, 保護性極高的老人家, 甚至年青人也可能會決定不打疫苗, 因為年青人在沒有打疫苗前只有0.2%以下機率會發生死亡及重症。

但從數學上, 我們都可能會偏向打疫苗, 因為始終不知道肺炎會否變成人口50%以上都會染上的風險, 這樣自然注射疫苗是最有效對抗死亡率及重症的辨法。

注射疫苗能把肺炎消失
很多研究所指, 疫苗已經開始慢慢失效, 需要補打第三,第四針, 而且在注射疫苗後還需要戴口罩(香港), 到底注射完有什麼用? 這樣也成為了反疫苗的證點。

不過在推論上, 我們要知道, 如果能夠達到99%接種率,其實可以令病毒難以用不同形式生存和變種, 正如當我們沒有正確服用抗生素, 會令到病毒有適應性變種, 如果全世界的人士都有些有注射, 有些沒有注射, 自然會使病毒變異機會變大, 我們應該同心協力從根源中先消除原因的Covid-19/武漢肺炎。

以色列等相關國家, 也持有相同原因, 並以及配合經濟快速復甦發展的機會, 才願意從這個賽局中達到9成注射疫苗國, 也是最快全民接種的的國家, 正正因為他們的賽局是以大局, 最大化效益, 柏拉圖式經濟, 去實現這個期望。也因為這原因 以色列最多的種族是「猶太人」是被稱為全世界最聰明的民族之一。
所以就是這個原因令我們各國政府也推行疫苗護照, 沒有注射疫苗就沒有「人權」, 他們也是以大局著想的想法去執行這個任務。
如果每人都以納許均衡的方式, 最後只可能會帶出2種不同的信念, 「注射疫苗」及「反注射疫苗」,各為自己心中的理念而堅持下去, 可能只會帶來不良的後果。

「注射疫苗是由Deep State去控制人的手段」
這是反對疫苗人士提出的一種看法, 這是非常陰謀論的說法, 我不能完全否定這個說法, 但只能跟你說可能性只有極極極低, 原因在於沒有一個組織, 合作, 利益集團, 是可以完全隱密地生存而不被世界人所知道, 只要有利益的存在, 就會有人反叛, 有人生事, 更何況陰謀論者所形容的Deep State 是控制整個世界, 甚至美國政府背後的組織, 如此龐大的影響力, 絕對不會沒有實實在在的證據去指證他的存在, 強如「黑手黨」組織(反叛者會被殺害, 支持者會得到極多的利益, 並且很多時候也是家族/家庭形式去經營), 都只存在數十年就已經被揭露出來。

所以如果用陰謀論的方法解釋不注射疫苗是很難站得住腳。

說到底, 最後可能你會覺得我是一個支持注射疫苗的人, 因為我注射後沒事, 起碼已經不會有顯現已知的後遺症。但這就大錯特錯了.....
老實說到現時今日, 我仍未注射任何一支疫苗, 所以我才試試整合這些論點, 反證, 希望自己, 或是大家給點建議, 在賽局上必然是應該打疫苗, 但情緒, 心理, 風險上, 身為年青人的我, 是否真的應該顧全大局而注射? 我想這應該就是<高手賽局>一書中, 所說的納許均衡吧, 很多人總是以非理性的局面去維持這個賽局的局面, 而未能夠達到真正的最有效率, 最優化的局面的體現吧。

Credit: <高手賽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