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kjack

中国医疗改革的困境和出路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光明未来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發布於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袁英红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丁祥武等人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当权者及医疗系统权贵用东拼西凑、鼠目寸光的宣传口号和色厉内荏、自欺欺人的思想控制,辅之以高压手段,来支撑其滥权腐败低效的管理机器。武汉市第四医院用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掩盖着一系列严重的经济社会问题,如滥权性的腐败、侵犯医患合理权利、贫富悬殊、弱势群体绝望无助、竭泽而渔的资源掠夺和破坏、公共舆论堵塞、信任匮缺、公民意识冷淡等等。

在当权者严厉限制公共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制度环境下,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宣传基本上只是一种安抚民心的手段,并不表示宣传的内容能够触动上述问题的制度性根源。当一个政党绑架整个制度的时候,它就必须为制度的无出路负责。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光明未来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但极权主义统治却能用必须“坚持XXX的领导”为理由,给任何合理权利要求扣上各种罪名。即便是有人只不过对公共事务或弱势群体表达了一点关怀,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滥权和腐败管理之下也将受到迫害。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只要可以任性赚钱,就可以视医务人员和患者如蝼蚁榨取其合法权益,就可以草菅人命,就可以用医学的不完美掩盖滥权和腐败导致的每一次死亡。当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上级机构以及保护伞永远都不会理解,没有比救活一个人更令人欣慰的事了。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当权者及医疗系统权贵导致的制度性剥夺,灭绝人的个性思想和创造性,造就了一种为极权体制所需要的奴性人格。那种普遍的安分守己、驯服顺从、谨言慎行的人格会在极权管理的环境下不断再生,从而导致权力监督的失控、医院公信力的缺失,继而自上而下蔓延到各个科室,甚至已溃烂到最基层的医务人员:在武汉市卫健委和权贵的支持下,医院各利益集团肆无忌惮、科室各小团体相互斗争、医院底线失守,医患悲剧和医医悲剧不时发生,对医院公平正义造成严重侵蚀,并且整个医院潜规则盛行,明规则失效,利益至上。

在武汉市卫健委和权贵的支持下,袁英红等人能够凌驾于规则和制度之上,动用一切手段剥夺公民(医患)的合理权利,按照它的需要任意改变规则条款或对规则条款的解释。这是医疗系统滥权腐败导致极权主义专制最显著的特点!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也是典型体现,导致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不被正常医学范畴认可和接受。

由于当权者及医疗系统的权贵缺乏领导人的宽容和开拓精神,因此往往是等到情势变动后不得不应付时,才被动地提一些未必有效的补救性措施或口号(例如弘扬企业家精神、公共卫生项目等)。它们自以为是地把这些局部性的补救措施或口号提升到国家发展和社会制度建设的使命性高度,以应付日常行政来代替国家根本的政治远景和理念,目光短浅而浑然不觉。

当权者和医疗系统的权贵是一个权力和物质欲极强烈而道德和价值感极麻木的退化型特权寡头,无论是中共党组织内的,还是非党员既得利益者,人人急于在大船将沉之前捞足眼前的利益,依附贪得无厌的权贵资本主义等级制度(尽管中国号称社会主义国家),对医疗改革和国家民族未来的自由理想和公平正义毫无反应。

总之,医疗系统滥权腐败导致的极权管理,以臃肿、多疑、平庸、残暴为表现,它在政治上没有抱负,在理想上没有前景,以维护现有的权力和权力体制为唯一存在的目的。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硚口区汉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袁英红

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可能有省部级高级黑支持)利用职权,排除异己,疯狂打击迫害受害人,致多人精神心理障碍,家人处于破败的境地。。科室里趋炎附势,无耻者张扬,环境黑暗。

医院有领导坚持损害一部分人利益,不顾事实,一味打压,很多人都知道,敢怒不敢言,都是和谐社会,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