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伟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把人民对公共领域的利益诉求转化为各级政府的执政目标和竞争标准,依据他们在此标准下取得的成绩来决定晋级者。

选票政治并没有体现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發布於

我们在讨论民主这个话题时,非常容易引出混乱,一但出现混乱,接下来的就往往只是立场之争。这主要是因为不同的人会用“民主”指称不同的内容,但大家在讨论时却都使用同一词汇。所以,当我们要把这个事情理清时,就要先把“民主”这两个字眼从各种情况里拿开,仅用它指称的具体情况来进行讨论,这样才可能理清其中混乱。就如同有个坏事干尽的人却起了一个名字叫“天使”,那么当我们说出“天使是坏蛋”这样的观点时,就会与天使一词原本语义指向的内容发生冲突,我们需要回归它们各自的指称对象,比如指明前者只是一个名字叫“天使”的人,后者则是指称来自上天的使者,我们通常用这个词来赞扬那些圣洁、良善、正直的人,后者才是我们真正认同的内容。

我们前面演绎出来的民主的界定标准,它实质是“人民是国家的主人”的界定标准,这一标准就是:当且仅当人民对国家拥有支配权,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它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西式民主”的界定标准,也不是“中式民主”的界定标准。

我们通常所说的西式民主的界定标准,是对西方国家选票政治的现实情况进行归纳得出的一些基本特征,然后把这些特征当成是西式民主的构成要件,所以它实质只是西方选票政治模型的界定标准。目前人们对这一标准比较有共识的点包括:多党竞争、分权制衡、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

通过对比就可以看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的界定标准与“西方选票政治模型”的界定标准不等价。既然不等价,那就等于说,即便我们凑齐了“西方选票政治模型”的全部要件,也不能使我国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换一种说法就是,现实中的“西方选票政治”并没有体现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希望实现的是“西方选票政治”,还是实现“人民对国家的主人地位”?同理,你希望实现的是“中式民主”,还是希望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如果你希望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那么想办法让人民拥有对国家的支配权则是让人民成为国家主人的唯一路径,因为它是充要条件。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论民主)

一般性的主人地位

民主的充要条件

我们为什么会认同民主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论民主)

一般性的主人地位

民主的充要条件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