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59588 

認受性(正当性)

潘伟

一、認受性的來源 在民主的框架下,認受性就是指人民是否認同和接受由妳來執政。認同程度越強,就越有認受性。我們前面說過,人類行為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人獲得更有利的生存條件,人類所有的行為都受這個目的的牽引,那麽“認同與否”也自然受這一目的的牽引。

人民有权向政府下令

潘伟

此文有点长,我也并不擅长写东西,只能尽量把自己的一些观点说清楚,下面是目录,若有兴趣的可以选择性阅读。1 支配权的两个要件 2 三种决策类型 3 利益最大化要求选贤任能 4 利益最大化与个人选择意向的冲突 5 锁定目标,开放路径 6 点菜式授权 7 群体的诉求等于各成员的诉求之和...

从选票政治的现实归纳不出人民如何才能成为国家的主人

潘伟

既然“西方选票政治模型”并不能体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我们对这一现实的归纳,顶多只能归纳出“西方选票政治”的一些变量关系,但就算你把其中所有的变量关系都搞清楚了,由此获得的认知也不能指导人们如何成为国家的主人,因为它们不是同一类别的事物。

选票政治并没有体现出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潘伟

我们在讨论民主这个话题时,非常容易引出混乱,一但出现混乱,接下来的就往往只是立场之争。这主要是因为不同的人会用“民主”指称不同的内容,但大家在讨论时却都使用同一词汇。所以,当我们要把这个事情理清时,就要先把“民主”这两个字眼从各种情况里拿开,仅用它指称的具体情况来进行讨论,这样才可能理清其中混乱。

我们为什么会认同民主

潘伟

在日常的交流中,我们可能会感觉到大家对民主的认同是默认的,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默认呢?这种默认又是否成立呢?如果这种默认不成立,那么对民主的追求就并不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甚至可以认为这种默认是一种迷信。下面说说我的看法。如果“国家的主人”与“铅笔的主人”“面包的主人”“阿猫阿狗的主人...

民主的充要条件

潘伟

一般性的主人地位民主的充要条件从上面的对话里可以看出,我们是从支配权的角度去界定一般性的主人地位的,即当且仅当A对B拥有支配权时,A才是B事实上的主人。所以,A对B拥有支配权,是确立A对B的主人地位的充要条件。那么由此便可推导出构成国家的主人地位的充要条件:当且仅当人民对国家拥有支配权时,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

一般性的主人地位

潘伟

张三:你怎样才算是这个面包的主人?李四:如果我对这个面包拥有支配权,那我就是这个面包的主人。张三:你所说的支配权是怎么界定的?李四:就是我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去处置这个面包,如果我是这个面包的主人,当我决定把它吃掉时,我就可以把它吃掉,当我决定把它扔掉时,我就可以把它扔掉。

分裂国土是错误的(论证篇)

潘伟

(接上一篇) 五、阐明正确分配方式的落实依托于执法力量的有效覆盖 上面论证了正确的土地分配方式,它表明我们应该这样分配,但现实世界并不会自然而然的以这种方式分配,这就需要我们人为的规定了现实世界必须如此分配,并确保相应规定得到执行,在社会层面也就是立法和执法要到位。

分配原则和土地分配(论证篇)

潘伟

刚刚本想在观网发评论的,结果超字数了,发到这里先。研究分配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确立分配原则,然后便可用分配原则演绎出具体领域应该怎么分配。而确立分配原则的关键又在于确立人性,否则会搞出违背人性的分配原则。国家由土地、人民、政府和现存文明条件组成,其中土地作为唯一的原始生产资料,对于生...

为什么我说这是不可证伪的

潘伟

[所有人都是生物。生物所有行为都是应激。所有应激都是为了适应环境活下去。因此,人类所有行为都是为了适应环境活下去,这就是人类行为的根本目的。] 以上是我关于人类行为根本目的的第一段论证,在逻辑上是非常严谨的,可以说没有任何问题,但总有人要给我证伪一下,他们没有留意到我一直在强调这...

有效法的本质必定是分配法(论证)

潘伟

一、证出“A(认为)行为受(法)规范可以趋利避害”是“A行为受(法)规范的必要条件”。因为:所有行为都是为了(让自己人)趋利避害。(假定) 又因:受(法)规范的行为也是行为。所以:受(法)规范的行为也是为了趋利避害。[补上行为主体A并换成“若p则q”的句式:若“A行为受到(法)规...

如果诉求不明,争论的目的将是利益的争夺

潘伟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一下上一节提到的单选题的例子,这些例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大家在做决定时,各自的诉求是不明确的。我们前面说过,人选和做法是为了实现相应的诉求而衍生出来的,假定A没有诉求,自然就没有“找人”和“找做法”去实现相应诉求的必要性,在诉求不明的情况下,找人和找做法的标准也是缺失的。

投票都投出优越感来了

潘伟

看到留言,刚点回复,发现被作者禁言了,水一水。投票这个事情是如何在他们心中建立起优越感的,我大抵还是知道的,毕竟我也曾羡慕过,羡慕就意味着我也曾以为他们这份优越感是有其合理性的。但今天的我已不再是小屁孩了,我的观念早已发生改变。下面虚设一个场景,来观赏一下这种优越感。

基于人性的战术

潘伟

基于人性的战术只有两大类:让对方误以为有利或有害;让A误以为B是自己人或敌人。之所以会发生“误以为”,则是基于人类认知能力的有限,反过来可推定,如果宇宙中存在无所不知的文明,那么他们的世界是不存在战术或欺骗的,因为这对他们而言是无效的,我们不知道是否存在这样的文明。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论民主)

潘伟

如果民主是指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怎样才算民主?”与“人民怎样才算是国家的主人?”就是同一问题,如果“国家的主人”与“铅笔的主人”“面包的主人”“阿猫阿狗的主人”里面的主人指代的是相同的意思,那我们就可以从一般性的主人地位推导出国家的主人地位的界定标准,也就是从一般演绎出个别。

选票政治 VS 选贤任能

潘伟

前几天在@HaHa 的群里问了如下问题,大概断断续续的讨论了两三天,也拿到这里问问大家的看法: 1、你是否认同选票政治?理由是什么?2、你是否认同选贤任能?理由是什么?如果前两个问题你都给了肯定答案,那么: 3、你是否认为投票结果指向谁,谁就是贤能?

有关民主的几个印象

潘伟

我对民主与专制的最初印象 我记得第一次谈到这个话题是在高一期间。有次跟某朋友聊天,聊到“你们家谁说了算”这个话题。我说在我家是我爸说了算,他指出我家比较专制,他家比较民主。我那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所以没听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追问之下,他说他家里有不同意见时都是全家人一起投票决...

人性視角下貪腐治理的技術原理

潘伟

一、治理貪腐的兩個著力點 從人性的角度講,貪腐行為同樣只受身份識別和利害識別的影響,但只有從利害的角度才能實現對貪腐行為的可控,因為此處的可控包含了強制其不能發生特定行為的意思,要實現這種強制就必須動用到懲罰性手段,所謂的懲罰就是使之“失利受害”的意思,所以我們僅從利害的角度來論述這個事情。

兩種正確觀、兩種知識類型、兩種獲取路徑

潘伟

人類行為受到目的的牽引和認知的左右,由目的和認知就衍生出兩種正確觀、兩種知識類型和兩種獲取路徑。一、兩種正確觀 簡言之,世間事有兩種正確,而非一種正確:(認知)符合客觀事實即為正確;(行為或做法或安排)能夠達成預期即為正確(或者說對預期有效即為正確,如果存在競爭選項,則是指對預期更有效即為正確)。

人类行为的根本目的是一切社会现象的行为因

潘伟

政治观点的分歧最终都可以追塑到人性观点的分歧,所以此处先来简单的讨论一下人性。人有两个基本属性,分别是生物属性和文明属性,简言之,人就是地球上具有文明属性的生物。生物属性奠定了人类行为的目的性。但生物属性不足以解释眼前的高楼大厦飞机大炮为什么是人类创造的,只有文明属性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