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麗莎的微笑

(ノ゚0゚)ノ~

公私合營2.0!深圳國資委大肆收購蘇寧的背後......

發布於

民營公司的國有化一直都是市場關注的焦點。特別是如果民營公司比較出名的時候,這種轟動效應會更大。




2021年2月25日,蘇寧易購發佈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張近東及股東蘇寧電器集團有限公司,擬籌劃本公司股份轉讓事宜,預計轉讓比例20%-25%。一石激起千層浪,公眾瞬間把目光聚焦到蘇寧的債務問題上,認為蘇寧的債務問題已經到了要變賣家產壞債的地步,蘇寧能否度過這次危機。同時,市場也非常關心,蘇寧的轉讓股份的接盤方是誰?




而就在昨天晚上,蘇寧易購發佈公告,出讓23%股份給深圳國資。謎底揭曉,深圳國資委控股的深圳國際和鯤鵬資本作價近150億元接盤蘇寧易購。現在市場最關心的問題是,股權轉讓後,到底是誰控股?蘇寧易購這個蘇寧集團最核心的資產,到底是姓私還是姓國?



我們看看股份轉讓之前,蘇寧易購股份結構顯示,張近東持股20.96%,淘寶20%,蘇寧電器16.8%,蘇寧控股3.98%。蘇寧易購的淨利潤主要靠非經常損益貢獻。剔除非經常性損益影響,其主業處於持續虧損。



股份轉讓完成後,按照蘇寧易購官方的公告,上市公司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張近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蘇寧控股集團持股比例為16.38%,蘇寧電器集團持股比例為5.45%。也就是說,張近東和蘇寧控股集團、蘇寧電器集團持股蘇寧易購的總股權比例為21.83%,張近東仍為第一大表決權股東。



情況真是這樣嗎?我們看下剛剛通過兩家公司接盤蘇寧轉讓股份的國企。鯤鵬資本持股比例為15%,深國際持股比例為8%。兩者加起來的股權達到了23%,超過張近東和蘇寧控股集團、蘇寧電器集團持股蘇寧易購的21.83%總股權。有人說,深圳市兩家獨立的公司,不能這麼算,實際控制權還在張近東手上。還有一種說法是蘇寧易購處於無控股股東、無實際控制人狀態!



但是,張近東把蘇寧控股集團和蘇寧電器持股可以加到一起說是第一表決權股東,為什麼深圳國資委不能把鯤鵬資本和深圳國際總共23%的股權加到一起反超呢?但是中國的官方和媒體都在竭力淡化國資控股蘇寧的事實,他們到底在擔心什麼?



有人說,蘇寧易購日博西山,主營業務虧損,深圳國資接盤幫蘇寧解決債務問題,是為蘇寧好,蘇寧應該要感謝深圳國資委。表面上看確實如此。




目前蘇寧電器總負債規模達到3000億元,其中有息債務規模接近1800億元。蘇寧淨資產只有1000多億。目前蘇寧一年內要償還的債務1368億,而手裡現金只有248億,這樣明顯惡化的還債能力數據,說明蘇寧債務已經不堪重負。這也是這次蘇寧電器賣掉蘇寧易購股份來還債的最原始動力。




而從蘇寧的業務上看,蘇寧確實在市場的競爭中明顯落敗於淘寶、京東、拼多多等電商巨頭,被甩在了後面。



在實體零售為王的時代,張近東一度春風得意,可是,互聯網零售改變了市場的邏輯。比張近東晚了9年,馬雲創立了阿里巴巴。 1998年,劉強東在中關村創辦京東公司。彼時的張近東根本就不在意這兩位後來者,可是,2003年的非典改變了零售市場的運行軌跡。



馬雲的支付寶解決了網絡支付的問題,大大提高了網絡交易的誠信度。蘇寧線下賣場的幾大優勢:賣真貨、可退貨、價格相對低等,一個個都被電商解決了。蘇寧成了“溫水里的青蛙”,電商起步不算晚,但是利潤很一般,一直沒有大的起色。




《2014年中國網絡零售市場十強榜單》顯示,天貓排名第一,佔59.3%份額;京東名列第二,佔據20.2%份額;蘇寧易購第三,佔3.1%份額。趨勢很明顯,蘇寧易購已經回天無力,只能靠原有的渠道優勢維持一定的規模。但是,線上競爭對手層出不窮。



2015年9月,拼多多橫空出世,通過拼團模式硬生生從天貓、京東以及蘇寧易購手中搶走部分市場份額,2019年中國零售100強榜單上,天貓、京東還是冠亞軍,第三名已經不是蘇寧易購,而是拼多多。拼多多背後有段永平的商業智慧和資源,並不是什麼白手起家,張近東的商業思維顯然落後了。




蘇寧過多鋪攤子,做項目,盲目多元化,但多數收益不佳,損失了現金流。當年和恆大許家印喝了一杯交杯酒,大筆一揮借給恆大200億,去年要錢無果,可能是政府在中間斡旋,最終蘇寧等帶頭進行了債轉股,恆大從1300億到期的債務泥潭中脫身了,但是蘇寧卻被拖下水。債轉股後意味當年張近東投資恆大的200億戰略投資拿不回來了,這是蘇寧的活命錢。張近東只好考慮開始賣出蘇寧易購的部分股份來還債。



蘇寧走到今天,有公司戰略層面的失誤,比如說從曾經的實體零售之王,到在電商領域被後來的阿里、京東反超,如今債務纏身,股債雙殺,日博西山,只有靠變賣優質資產來還債。當然,這樣戰略失誤還有憑藉江湖義氣,好爽借錢200億給許家印,導致最終被迫債轉股,200億打水漂。而正好碰上了公私合營2.0這個大時代,蘇寧易購被深圳國資委控股的事情當然就水到渠成。蘇寧進入國資委懷抱可以說是早已註定的。



之前在中鐵集團、中國聯通的混改中拖入阿里、騰訊等民營巨頭就是一個開始,而這些年,大量的優質民營企業在經營困難的時候,或者陷入債務泥潭的時候,都被國有資本廉價收購。其他的不說,可以看出國有資本收購民營資本的強悍。幾乎很多大型的併購中都有深圳國資委的身影。



我們記得恆大當初借殼上市的是深深房,最終因為深圳國資委等諸多原因泡湯。後來恆大1300億的戰略投資引發的債務危機爆發,當時恆大公開信可以說成為全國人關注的焦點。



後來各方協調,對1257億元戰略投資資金進行了債轉股,其中有863億是在之前就已經簽訂協議繼續持有,新籤的394億戰投中,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團持有200億元,廣州市城投投有限公司持有100億元,另外94億元權益由深業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他戰略投資者繼續持有。





天眼查數據顯示,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團由深圳市國資委100%持股,廣州市城投投有限公司又廣州市國資委100%持股。恆大在解決戰投問題的同時又引入了國資企業支持。



這個操作中,深圳和廣州國資委持股恆大高達300個億,下一步會不會繼續增加,還有待進一步觀察。這是很有可能的。




再聯想到之前深圳國資委借助深圳地鐵集團控股万科的事情,其實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國進民退悄然加速。一個新時代已經展現在我們面前,好美麗的世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