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珠

這裡是一個母親的日記。日記內容有對自己的挖掘,觀察孩子的反芻,也有日常的平實紀錄

陰翳

發布於
你知道嗎?光是有「聲音」的,太充足太明亮的光會讓我覺得吵雜,一旦空間的光少了,一切就會靜下來。

我不太喜歡人造光線。白天,屋子裡大多只有自然照進來的光,晚上,我會在每個房間的角落點上一盞微光,看得見方向便可,出入時就不再點開其他光源。如果只我一人在家,無論白天黑夜,整個家或許顯得昏暗。

今早從廚房走出來,前陽台透進了風與陽光,昏暗的屋子卻令我駐足。你知道嗎光是有「聲音」的,太充足太明亮的光會讓我覺得吵雜,一旦空間的光少了,一切就會靜下來。貓知道這個道理,此刻小西瓜從陽台走來,停在我腳邊,於是我坐下來在昏暗裡輕輕撫摸她,和她講起話來。

這個昏暗,谷崎潤一郎在《陰翳禮讚》中寫的很細很美。我也在書裡才知道,日本漆器原可能是應運著陰翳而生的日常工藝。

「漆器真宛如淌流在榻榻米上的數道小溪所湛湛蓄積的池水,四下捕捉孤燈倒影,如絲如縷,幽幽渺渺、忽隱忽現,像是在黑夜上織出如蒔繪般的花紋。雖說陶器用作食器也不壞,但陶器上既無漆器般的陰翳,也缺乏深度。」

我向來喜歡漆器,但始終用不好它,看來是未曾深入瞭解漆器的美。當然作者也說了,年輕時看著這股陰翳,感受到的多是恐懼與寒意。我也記得六歲以前在日南老家,每次要去上廁所就得走過那條長長的昏暗的走廊,走廊的一邊是毛玻璃窗戶,外頭還有樹影綽綽。

年輕時哪裡懂得陰翳,哪裡懂得每一種暗處都可能有深深的美。

2019.9.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