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珠

這裡是一個母親的日記。日記內容有對自己的挖掘,觀察孩子的反芻,也有日常的平實紀錄

家人如何相愛

家人之間的相愛,也是需要這樣日日學習的。阿時和阿豐,或者我和兩孩,都得學習,沒有因為是家人所以天生就知道如何愛。和我們的父母也是。

阿時常常問我問題,不是會被列在《一百個為什麼》書裡的那種科普問題,是既平凡又廣大的命題。

剛剛在昏暗的床邊跟她親親說晚安 ,她問我,
「馬麻妳覺得妳最會做什麼?」
「放空吧。」我想了三秒鐘。
「那把拔呢?」(我本來想回答生氣,但覺得不客觀,還沒說出口,阿時就接著問)
「那我呢?(指她自己)」
「創作吧。」
「那阿豐呢?」
「愛姊姊。」只有這句我用肯定句。

方才睡前他們姊弟才吵過架,阿時甚至脫口說出阿豐不是她的家人,聽我這麼回答,她沒好氣的說「可是我最討厭阿豐!」

「妳最討厭他,他還是愛妳,是不是很厲害?」

她嘟起嘴巴,沒再回話,我摸摸她的額頭、她的鼻尖,她今晚應該可以安睡了。

我其實還很不會處理阿時的情緒,常常第一時間是沒有處理好的,尤其是那些與我太過相像的部份,我尤其不能忍受的部份。因而她哭的時候、生氣的時候,我常常會不知如何是好,轉身走開。

我用來補拙的方法,就是我一定會回去,十五分鐘、半小時也好,我一定會回去抱她親吻她,就算沒有開口說道歉,她也會知道我的反省。

家人之間的相愛,也是需要這樣日日學習的。阿時和阿豐,或者我和兩孩,都得學習,沒有因為是家人所以天生就知道如何愛。和我們的父母也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