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不科學 念念子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看顧的藝術」,而在護理界打滾多年的我只想說:「祖師爺您真的別鬧了」。 你好,這裡是在護理界打滾到厭世的念念子,剛成為一介逃兵,仍默默聲援著還在巨塔煎熬的同胞們,在這我會分享職場悲歌、靈異怪談、貓是絕對以及護理人眼中的生活瑣事,內容絕對不科學,但卻是我實打實的人生。

微鬼話|不知名的阿嬤

 (編輯過)
護理真的是包山包海,只要跟人有關,無論生心靈是生是死都能成為我們的日常,那是不是我們除了護理專業技能以外,也最好去學學通靈啊?

護理工作真的很不容易,除了能要夠見血見臟器,把血、把屎、把尿、把痰,還要能處理各種腐爛、發炎、衛生狀況差甚至出現蟲子等大多人無法接受的狀況,剛開始接觸時確實會有些害怕,大多無法接受的同學,實習時遇到這一關就會果斷轉行,而當留下來的我們開始慢慢理解每個疾病的變化與過程,甚至病患的生活與背景後,從一開始害怕,到同情、同理,最後從心中由生出某種護理的使命感。


有一次照顧到一位有嚴重的腸胃道出血的GI(腸胃內科)患者,當下已經因大出血陷入昏迷,新舊血及糞便不斷地從肛門流出,溢到床上各處甚至流到床下,當時馬上進行了急救,直到病人轉床到加護病房才回過頭清理整床整地的血與糞便,那味道非常血腥,即使我們在鼻下抹上嗅覺殺手薄荷油又帶了好幾個口罩,都還是檔不住那味道的衝擊,後幾天不管怎麼洗澡那味道好像都還在鼻腔內,但那過程中沒有一個人抱怨,大家默默的迅速完成所有工作,因為我們清楚生命的重量到底有多沉重。


護理也還得有足夠的專業技能去靈活的面對各種病情的變化與預防,就拿精神科來說,精神科病患依照症狀的不同,可能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情緒突然大起大落而做出暴力或自傷的行為,又或者沒日沒夜無法控制地做出令人困擾的動作,例如玩弄排泄物把糞便抓起往窗外丟、收集各種乾的濕的垃圾藏在自己的臥室、偷竊、突然下跪磕頭大喊阿彌陀佛...等等,其千變萬化的程度也不是一言兩語可以形容的,所以在精神科值大夜班的時候,除了固定時間查房以外,無時無刻盯著監視器成了重要工作之一,可以了解病患睡眠、精神狀況,詳細記錄下來幫助醫生診斷並評估藥物效果,以及預防半夜跌倒危險的發生。


事情就是發生在一天夜班,為了讓每位病患都能好好睡覺,確認病患服完睡前藥物後,我跟同事及護佐協助年長的病患上床休息,檢查完所有安全措施便一一按照規定關掉房間及走道的燈光,這樣做可以避免燈光影響患者睡眠品質。


在大家分工合作下很快完成了睡前的治療回到護理站繼續其他的行政作業,來到了半夜3點左右,我坐在監視器前專心的盯著每一個小小的視窗,今天晚上很安靜,僅能聽到外面偶而傳來一點蟲叫聲,此時我發現了監視器畫面出現了一個異常狀況。


在我們病房有一個區塊稱為"交誼廳",那邊會擺上固定的桌椅,是平常病患看電視、聊天、上課、吃飯的空間,而這交誼廳就在護理站外面,從護理站內探個頭就能將交誼廳一覽無遺,半夜除了護理站、廁所內會有燈光以外,其他空間都會是關燈的狀態,但透著護理站的燈光也還是能看清交誼廳的狀況,而監視器出現的異常,就出現在交誼廳的畫面當中。


我看到了一個年邁的身影就坐在交誼廳的椅子上,很清楚就是一個阿嬤駝著背,穿著長袖長褲以及一件深色碎花的棉襖背心,背對著監視鏡頭坐著,我心裡一陣納悶,病患不睡覺出來蹓躂的事情很常發生這倒沒什麼,但我剛剛明明沒有看到有任何病患走出房間呀,我看漏了嗎?那交誼廳的病患又是誰?我站起身往交誼廳的方向看過去,奇怪,沒有人呀,又坐下看了看監視器,又確實看到一個阿嬤坐在那。


"是我眼花還是..."


我那追根究柢,眼見為憑的精神又發作了,我起身請同事幫我看一下監視器,就開了護理站的門往交誼廳走去。


「空蕩蕩的...」


交誼廳只有桌椅跟部份患者散亂的物品以外,別說人影了,連隻小蟲子都沒有。


「怎麼了呀?」


同事在護理站內看著我在外不知道在找什麼,便問了我狀況,我抱著疑惑的心情走回護理站,又再度確認一次監視器內的畫面,阿嬤的人影確實還在那邊。


「你看」


我指了指監視器畫面給同事看,同事看了看也跟我做了一樣的動作,探頭看了交誼廳,又走到門口確認交誼廳真的沒有人,同事也是一臉疑惑地走回護理站。


「這...到底是什麼啊?」


雖然在這裡工作,各種奇怪的事情也見過不少,但這麼清楚又持續的畫面還真第一次遇到,而且我們兩個都確實看到了,也想過會不會是光線的問題,但上了那麼久的夜班還真第一次看到這一個身影,而且隨著天漸漸亮,透著光線的那身影卻沒有因此消失,只是變得更透亮了一點,直到陽光整個灑落在交誼廳,那身影才漸漸淡去。


那個人影到底是什麼?這個疑問到最後都沒有得到解答,即使跟同事提到這特殊現象,也會被說在這很常見沒什麼好在意的,什麼時候"靈異現象"在護理界也能成為"常見"、"沒什麼好在意"的事,想想也是哭笑不得,護理真的是包山包海,只要跟人有關,無論身心靈是生是死都能成為我們的日常,那是不是我們除了護理專業技能以外,也最好去學學通靈啊?


如果這篇文章有帶給你一點點感觸,請不吝嗇給我一點喜歡與鼓勵,支持創作有你我就不孤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微鬼話|精神科專科醫院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