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交通大學出版社
國立交通大學出版社

交大小編碎碎念。

亞斯伯格醫師是納粹「優生滅絕」的共謀?

亞斯伯格醫師為兒童診斷/維基共享

「自閉症」一詞由瑞士精神科醫生尤金・布魯勒在1911年提出,用來描述那些看起來與外界隔絕的思覺失調症患者。而著名的「漢斯・亞斯伯格」醫師,是最早一批將自閉症一詞用來作為獨立診斷、描述某些社會退縮特質的醫生。在過去,亞斯伯格被視為身心障礙兒童的捍衛者,他所研究的自閉精神異常診斷,更被後輩研究者命名為「亞斯伯格症候群」

是拯救自閉孩童的英雄?還是納粹政府的劊子手?

許多人相信,亞斯伯格醫師在納粹政府底下致力於身心障礙研究,保護殘疾兒童免受納粹迫害,他重視兒童的特殊能力以及他們在技術職業方面對國家的潛在價值,保護他們不被納粹的「安樂死」計畫所殺害。

從這觀點來看,亞斯伯格對自閉症的診斷被當作一種精神醫學上的「辛德勒名單」。納粹瓦解後,亞斯伯格曾表示,他反抗過這個政權,冒著生命危險把孩子們從納粹的「滅絕政策」中拯救出來。

然而,美國史學家伊迪絲・薛弗(Edith Sheffer)仔細翻閱檔案紀錄,卻揭露了截然不同的故事。史料顯示亞斯伯格在許多層面參與了維也納的兒童謀殺系統。他不但與維也納兒童安樂死系統的領導者們關係密切,並且藉由他在納粹官方的諸多職位,把數十名兒童送往斯皮格朗德兒童診所——那是維也納兒童被殺害的所在地。

死亡的診斷

她在交通大學出版社今年出版的新書《亞斯伯格的孩子們:自閉症在納粹維也納的起源》(Asperger’s Children: The Origins of Autism in Nazi Vienna)中,彙整了亞斯伯格醫師與納粹殺人系統的密切關係,並指出了在當時「優生學」當道的時代,精神科醫學診斷的兩面性。亞斯伯格醫師確實曾支持他認為可以矯治的孩子,為他們的障礙辯護,卻不理會其他更為殘疾的孩子。而對其他孩子來說,負面的診斷就意味著「處死裁決」。

本書將納粹政府視為一種「診斷政權」,指出納粹執迷於將人口分類為不同標籤,並以此界定要加以迫害或處死的群體。納粹官員按照其所宣稱的「種族優生」科學原則,對需要排除的人予以分類,將有問題的人格特質歸咎於劣等的遺傳與生理機能。

納粹精神醫學成為觀察和治療兒童的一種總體路徑。儘管納粹時期的精神醫學與當時其他國家仍有些共同點,卻是在滿布「死亡陰影」中運作,它把死亡視為一種處置方案:殺害那些他們認為不值得活的人。

亞斯伯格診所內的手寫紀錄表示受診斷兒童缺乏社會感受

致命的理論

殺害兒童是納粹德國第一個系統性大規模屠殺。它殺害了五千到一萬名青少年,其中 789 人死於斯皮格朗德診所,那是納粹德國第二大殺害兒童的機構。這本書把蔓延到醫學和社會的殺人思想與行動揭露出來。追蹤亞斯伯格及其同事是如何入該政權的醫療核心,獲取官方的信任,並且擔任納粹「優生滅絕」政策中的重要角色。

伊迪絲・薛弗的研究透過犀利而流暢的文字,扼要地將納粹德國時期的歐洲「優生學」、「猶太歧視」、「種族滅絕」、「精神醫學」等歷史脈絡環環相扣,並映射出亞斯伯格醫師在當時的政經環境中是如何順應時勢以及謹慎求生。

國立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朱元鴻教授也指出,本書細膩地描繪了在納粹官方政策與意識形態之下所謂的「精神醫學改革」的實際狀態。在納粹兼併奧地利之前,亞斯伯格在維也納兒童醫院裡是一位愛心照顧院內兒童的醫師;在納粹兼併奧地利之後,在撲滅心智障礙兒童的殺戮機器裡,亞斯伯格的職務是當中的一部分。沒有證據顯示亞斯伯格親手執行殺害,但經他簽署轉介遣送的兒童裡有許多遭到殺害。

《亞斯伯格的孩子們:自閉症在納粹維也納的起源》一書也對診斷背後的漫長承襲關係進行檢視,把亞斯伯格的思想和行為與他所處的寬廣世界聯繫起來。對盤旋於亞斯伯格的事件予以梳理並辨識出他的角色所在,一方面揭開納粹精神醫學的起源,也揭露了納粹的大規模滅絕在兒童安樂死計畫中的源頭。

《亞斯伯格的孩子們:自閉症在納粹維也納的起源》 Asperger’s Children: The Origins of Autism in Nazi Vienna

書名:《亞斯伯格的孩子們:自閉症在納粹維也納的起源
作者:伊迪絲・薛弗(Edith Sheffer)
出版社:國立交通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2020/01/31
定價:430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讀》No.002/四月二日世界關懷自閉症日,認識自閉症在納粹維也納的起源!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