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yuyu

謝謝你/佇足於此/即使短暫/如同一顆顆微弱的星光/足以照亮/彼此黑不見底的模樣 搬新家搬到這~

一起慢生活

發布於

回到2018那年,認識極簡主義那年

那時候的我還在就讀大學,準備從一處的宿舍搬到另一處,整理的時間加上搬運的時間,讓我在前幾天就開始煩惱,這麼多要怎麼一個一個搬(雖然住宿的地點都在學校附近但是要拖個台車一箱一箱搬運還真的很累人)

後來班上的朋友聽聞我的煩惱就說,剛好我那天沒事,我來幫你吧!

後來我們一個人來回走了六趟才搬完,花了近2個小時。你以為我就此頓悟要斷捨離、減少物品嗎?

沒有!沒錯,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購買更多的櫃子來容納這些物品,在前一處的住宿的房間是雅房,格局狹長形、而牆壁是木製的!衛浴設備與其他兩人共同使用,所以一到新的單人套房住宿點,反而會有一種比雅房更有「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區域的想法」,那年加上大量購入學校用具,好好的一間房間,被我弄的非常壅擠!

(雅房一覽,雖然看到只是一小部分,但東西蠻也不少呢)

就這樣壅擠了一年之後,因為房子西曬導致房間異常炎熱,我決定搬到樓下的雙人套房,於是我開始著手打包,雖然這次只是往樓下搬而已,但眼看著一箱又一箱的物品,就想說檢查一下箱子內的物品好了

沒想到打開,突然發現我留著一堆沒用的塑膠袋、紙袋、和一些為了未來某一刻會使用到的東西,想當然爾那些時刻從沒降臨過

好像,很多時候我們都會為了過去和未來著想,留下前男女朋友送的禮物、與國小同學上課傳的紙條、某一年和誰看的電影票根....,卻忘了當下生活的我們,是正在進行的,「沒有現在就沒有未來」請記住這句話

好,嚴肅說完,回到雜亂的房間,啊呀呀,打開的霎那,發現留著這麼多無用的東西,開始覺得塑膠袋應該不用留那麼多吧,這些的量夠我用一年了

於是減少了垃圾袋的數量,紙袋也不需要留那麼多吧,平常也用不到哇,一樣一樣物品往內翻,然後停下來想一下,清掉了一些東西後


我 感 到 非 常 輕 鬆 !輕鬆的來源是因為我不必再多搬幾箱的物品,這樣一來我就可以趕快搬完,因為我是一個蠻急性子的人


結果,不到半小時,就全部搬完了,包括櫃子、電風扇...等,雖然在搬家的過程,減少了1/3的物品,但是對於減少了這麼多為了某一時刻預備東西的我,也不需要使用到2個三層櫃和一個四層櫃了


對,沒錯,我有3個櫃子!記得那時只是為了容納這些東西而去購買了這些櫃子,現在回想起來,有種長大的感覺呢!


後來,櫃子一個一個被我放到學校的臉書社團(學校的臉書有好幾萬人在上面,而過去畢業的學長姐也會在上面拋售自己即將畢業後用不到的東西),很快的櫃子都賣掉了,也陸陸續續的丟上衣架桿(那時候以為新的住宿點沒有曬衣服的地方


對....很蠢吧...我還把它放在房間內一年...,感受到一年的壅擠了嗎?沒有!沒關係,後面還有...是買了多少啊...),在這些物品給出去後,我再回到房間時,感受到房間內的清爽與心情的輕鬆,也許是學校的邏輯訓練


突然讓我不經在想,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也是雅房一角落,那時候會為了罐子去買五顏六色的日本酒,只為了做零錢罐跟放底片的罐子,不要問我為什麼有零錢包不放,要放在酒罐裡,我也不知道我那時候在想什麼啊~~~)

但是早在陸陸續續拋售這些物品之前,剛好有接觸到一些極簡主義的書籍,以及韓國節目(森林小屋)

所以我才能那麼快的解除過去對於物品的執著,好像這段時間裡,也一直抱著,反正人生就這一次,對於很多從未接觸過的新事物都試著嘗試、瞭解看看

但是我卻一直沒有我是一個極簡主義者的想法,反而是一種我過著極簡生活,但並不是一種團體的概念,因為我覺得好像蠻多人會認為這是一個頭銜,一個群體

但,對我來說反而這是一個生活體驗,而不是受限自己的一個群體,也許正因為擁有這樣的想法吧,我才會如此的接觸到極簡主義與參與極簡生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