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是我

嘴上的心情,文字上的碎碎唸.....

老人

發布於
她總是擔心我的什麼將來以後...想到就對著我交代個不停。

一會兒是錢財、一會兒是手足間的人情義禮(沒看錯,是禮不是理),說著錢財該怎怎樣運用、手足間禮上往來該如何進退有度,彼此間當大方不可小器,但也不可虧了自己缺少打算云云。

彷彿她如此交代之後,我們兄姐妹間,真能如她所料繼續這樣生活下去;而我也總是這樣聽著,偶爾搭兩句話,表示有記住;懶性上來時就嗯嗯啊啊的打發著對方,只有興致來時才跟她認真討論一二,順便不無暗不的表示:人死如燈滅,妳如此交代的意義真心不大喂......。

難道她又忘了〝人走茶涼〞的道理?我心中不無嘲諷的想:「妳屆時死都死了,如何管活的著活人照不照妳的生前遺願來?」她口頭交代就只是交代,做與不做不光是活著的人心意使然,更是現實給不給力的問題!(現實是:大家都活的不易,何必強求?

原諒我從不認真記她的交代。因為,我想不出在她走後我要好好過活的理由,這裡沒有我必須留下來的「原由」,我沒有那個支撐我留在這裡的“必需”。她有努力打拼的理由,那就是「子女」需要她;我不是母親,充其量我只是做人「子女」的,我的存在只是她口中的責任,我只是她心中的一個願望;若果這個母親的願望得了,那我留下來做什麼呢?再去成為別人口中的責任、心中的包袱嗎?憑什麼?

親子間的愛好求,手足間再去求愛什麼的,那就叫奢求!

各家都有各家的重擔要揹負,各人自有其要掙扎的活頭在等著,誰又顧得上誰?何必去為難別人?硬要將我的存在加到手足間的重擔裡,這不是太殘忍嗎?她以母親之姿去要求子女相互幫襯,本無可厚非,大家自然對她提出的要求唯唯諾諾,因為她是母親。可我呢?我只是人家的姐妹,要我厚著臉皮去接受......我真心接受無能啊!

所以,她一旦離開,我也不會想獨自留下......只是.........
想到當年那個失去勇氣的夜晚(嚴格說起來是凌晨),
如今勇氣安在?

罷了!縱使再沒勇氣也要設法,因為我沒有留下來的道理!

這個世界太冷漠,當年那一跤我又跌的慘重,那一跌讓我明白:我就是個廢柴

這樣廢柴的我再留下來豈不是叫人堵心?何必呢。

既然我是她身上掉下來的東西,沒道理她要走卻叫我留下來——就算是她一再要求的,我也有權拒絕,因為我是成年人嘛——再說了,她都走了還顧的上什麼?難不成還玩借屍還魂的遊戲?別扯了吧!

嗯,我得再跟她說說:娘喂,死人是管不住活人的好吧~別總忘啊啊啊......。

是說...
她一個好好大活人,
淨想著 交代以後什麼的  幹嘛???

...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