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爸爸

职业经理人,电子电脑技术专家。目前是专业的生活家。

在香港品尝“蔡澜pho”

时下香港岛当红的餐厅之一,是位于中环威灵顿街的“蔡澜pho”。

被誉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名贯海内外的美食家蔡澜先生,据说是越南河粉无可救药的爱好者、 “pho痴”。他在品尝过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勇记”越南河粉后,便“从此上瘾,一生一世,都想追求此种味道”, 称之为“一生难忘的越南粉”。此次蔡先生在香港开pho店,赚钱之外,想必也是这种情结的延续吧。

傍晚来到威灵顿街时,老远便看到LED灯勾勒下醒目的“蔡澜pho”招牌,以及排着长长队伍的食客。虽然已经开业了半年多,人气似乎依然旺盛。在招牌和logo下面的侧墙上,一小行黑字引人注目:“一生难忘的越南粉”。这条蔡澜先生煽情的语录,显然也是吸引人们纷至沓来的原因之一。

越南米粉“pho”,读音似“否”。关于这个越南语词汇的来历,有两个说法:一说是广东话“河粉”的音译,也有说是源自法国烩牛肉pot-au-feu一词。不过以“pho”这种食物类似广东的河粉、云南的米线来看,似乎前者更合理些。

正宗的pho,上桌时才放入鲜红的生牛肉片,配上翠绿的罗勒叶、薄荷叶,煞是好看。曾有文艺青年借用宋代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调侃道:

知pho(否),知pho(否),

应是绿肥红瘦?

在耐心排队、等候之后,终于得以进到店里,被安排在二层楼上就座。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中环,像这样拥有数十个餐位的店,已经称得上是豪华餐厅了。浅色木桌椅、浅绿色墙壁、挂满绿色植物的架子以及印着憨态可掬的蔡澜先生漫画像的菜单,处处都显示着店主人的高雅和与众不同。当那盛在印有“蔡澜pho”的白色大碗里、伴随着小碟罗勒、豆芽、薄荷、青柠檬等等一起端上桌的“一生难忘的越南粉”终于现身时, 胃口也被吊了起来。

按照“蔡粉”们在网上的指示,品尝的顺序应该是:先饮一勺牛肉汤尝尝,然后再如何如何。据说这汤是用50斤牛骨、牛肉和各种香草熬了一天一夜的。

很多美食家都认为,美食的味道与享用的环境、品尝的顺序大有关系,想来这是很有道理的。于是很虔诚地按照指示操作,很认真地“嗦”这碗米粉。不过,传说中“汤头香浓,滋味鲜甜”的感觉却并不明显,也没有体会到“米香伴着肉香在唇齿之间交织流动”的快感。老实说,就“汤头”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甚至没有我在云南屏边吃过的那一碗铜锅米线令人印象深刻,尽管那一碗的价格还不到这一碗的十分之一。

云南屏边苗族自治县与越南一河之隔,是极少有游客到过的地方,距越南边境城市老街只有50余公里。我曾自驾到过这里,这是一个完全没有被“大师”们打扰过、包装过、“印象”过的边陲苗族小城,一切都自然和真实。因为离越南很近,这里的食物、习俗与越南人,特别是北越南人十分相近,当地的米线与越南的pho应当也是很相似的。

我在屏边县城的一个小巷里,吃到过一碗味道最好的“铜锅米线”。

在这之前,曾在昆明的金马碧鸡广场旁边的一家著名的饭馆吃过铜锅米线,路过“过桥米线”的发源地蒙自时,也吃过一碗名气很大的米线。但是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屏边的这一碗味道特别好,就连“蔡澜pho”也不能相比。

美食与美术作品一样,最终都是精神层面的享受。名家们的评价只是他们自己的感受,并不重要。如果可能,一定要亲自品尝和鉴赏,只有自己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每个人的感知系统不同、阅历不同,对事物的评价也绝不会千篇一律,这正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精彩之处。其实,品尝和鉴赏的真正意义,在于使我们取得评判美食与美术作品的资格。

在香港品尝“蔡澜pho”,这件事的意义在于知道了该怎样优雅地“嗦”米粉,知道了什么是蔡澜先生“一生难忘的越南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