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ven

生活中一大樂事是認識到新的觀點,並且感覺自己有所成長。從閱讀輸入到口說輸出,為了想更深化自己的架構能力,便開始著手進行寫作,也就產生了你眼前所見的這些文章。

【書】Kickback《黑錢》

發布於

賄賂傷害了誰?又有誰為此付出代價?

賄賂以及貪汙等行為在歷史上不斷重演,本書節錄了近代數個賄賂的大事件,從世界上第一家跨國企業: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孟加拉的賄賂行為、中國藥品市場不可說的秘密、希臘破產危機背後的貪汙黑洞、聯合國援助反給予伊朗海珊個人金庫等等,每個案例都對世界局勢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而從許多跨國公司賄賂的案例中可以發現,賄賂行為的背後發展出一套極為複雜的金融工程,從跨境銀行、中間人、空殼公司到假交易等等,每經過一層網絡,查緝所需的成本便以倍數相加。

有時不得不佩服其能夠發展出一套如此精密的方式、以躲過相關單位的追查,同時也感嘆這種才能若能夠使用在其他領域,想必更能夠造福人類的福祉。

在討論賄賂之前,必須先了解賄賂到底是什麼。


什麼是賄賂

傳統的賄賂經常被視為是單純的商業手法,一方提供金錢以賄賂目標企業的當權者,另一方則協助其取得商業合約、或是拉抬價格,雙方各取所需以獲得彼此需要的利益。

但實務上的賄賂更多的是權力的交換,而牽涉到權力交換的賄賂行為經常牽涉到政府以及其重要官員、甚至是總統,整個時程會進行得非常久,在許多國家屢屢出現政府高層收受跨國企業的賄賂。

本書提出一個很關鍵的問題:賄賂的行為傷害了誰?

以微觀來看,賄賂雙方似乎皆從這交易中得利,這看似你情我願的雙贏局面,若把觀看的角度放大,就能夠發現賄賂的行為大大的傷害了企業的股東、員工以及國家的人民。

在此節錄希臘的賄賂事件,看看賄賂這行為是如何破壞這國家的體制,並且將這已開發國家一步一步的推向破產之路。


希臘的破產

2010 年 2 月希臘宣布其無法償還 3,000 億歐元的債務而宣告破產,為近代世界透下一顆震撼彈,幾乎造成歐元區的瓦解。

過去的自己接觸到希臘破產的相關訊息時,不少人將其歸咎在希臘人好吃懶做。像是每天 10 點上班、下午再吃個下午茶、接著4點下班等等。為了維持地中海那悠閒度日的生活不斷舉債,才造成國家失去競爭力進而導致國家破產。

但是本書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解析希臘破產背後的原因。從軍武、醫療、公共建設等等,每個領域的賄賂行為都為希臘這個國家加上新的傷口,直到其無法自然痊癒而倒下。


以軍武而言,這次的主角是索卡扎波洛斯( Akis Tsochatzopoulos ),他曾於 1996 年至 2001 年擔任國防部長,並在其任內主導了國家數個大型軍武的採購案,但是他卻過著不符其微薄收入的奢華生活。

而國內對於這些採購案雜音不斷,像是美國雷達系統毫無用處而且不符合軍事需求,或是俄國的地對空飛彈系統,價錢太貴而且功能有限。許多人都知道部長有問題,但是總卻找不出起火點

而 1996 年的伊米亞小島爭議讓希臘差點與土耳其開戰,造成希臘國防部不斷以此合理化武器的採購。希臘在1997年其軍備支出達到 70 億美元,在 2000 年更提升至 90 億美元,對於其國家規模來說完全不成比例。(於 2014 年降至 51 億美元)

經過希臘檢調單位鍥而不捨地追查,檢察官在德國購買潛艇的採購案中,發現有證據表明跨國軍火商刻意將價格提高一倍,除了將賄賂所需款項加入總價內,也膨脹了原有產品的售價。更諷刺的是該潛艇在經過十年之後仍然還未交貨,至今仍擱置在雅典郊區的造船廠。

調查員指出,在十年內希臘花了 360 億歐元購買武器,其中大約有 4 % 用於賄賂,光是賄賂款項就超過 15 億歐元,而這還未考慮實際需求以及物價上漲所帶來的損失。


看起來軍武的貪汙問題很嚴重,但其實健康醫療貪汙的比例更高

希臘的醫院有接近 80 % 是國營的,且希臘的 7 萬名醫生皆由政府所雇用。而希臘醫院在過去採購醫療用品跟藥品的方法,不是經由透明的招標程序,而是由院長跟名醫來做決定,這種制度讓賄賂得以橫行無阻。

而醫療用品的賄賂行為導致其直接將其售價拉高 20~30% ,遠高於軍武的 4 % 或是其他產業的 2 ~ 2.5 % 。在希臘,醫療用品的賄賂行為與在中國相似,中國醫生大多也是經由政府所雇用,而跨國藥廠會透過中間人與醫生接洽,在其看診時若採取該藥廠所生產的藥物或是儀器,藥廠便會依據該藥品或是服務價格的比例,支付醫師現金或是匯入其位於外國的銀行帳戶,比例有時候高達三成。

這種行為除了讓藥廠跟醫療儀器廠商大量增加其售價外,也完全破壞了醫患之間的信任。根據希臘調查員指出,希臘的心臟支架費用高於德國五倍,處方藥價格高於其他歐洲國家三至四倍,許多醫師甚至憑空開藥方、目的就只是取得回扣。

也因為貪污問題嚴重,讓希臘的藥品支出從 2000 年的 14 億美元,在 2009 年時膨脹到 76 億美元,而賄賂行為所造成的價格飆漲,便是其醫療赤字嚴重超支,達到 500 億歐元的主因。


在諸多問題累積之下,希臘無可避免的走向破產之路,而面對歐盟援助所帶來的兩個主要條件,就是全面性改革反貪腐政策,以及削減醫療費用30億美元。而希臘政府雖然增加了採購的透明程度,但是主要卻透過大幅調降了醫療人員的薪資以及人數以達到樽節的目標,部分醫師的薪資甚至直接大砍 40 % ,幾乎摧毀了整個醫療制度。

同時退休金制度的大幅改革,也讓許多人的退休金從 1,500 歐元調降至 600 歐元,大砍四成的結果讓不少人走上絕路,一名在希臘議會附近開槍自殺的 77 歲藥劑師 Dimitris Christoulas 在遺書上寫著:「因為退休金大副削減,他寧死也不願意在路邊撿破爛。」

希臘金融情報單位前負責人尼古魯迪斯( Panagiotis Nikoloudis )表示:「貪汙不是希臘破產唯一原因,但是貪汙確實是希臘陷入危機的主要原因之一。」


賄賂到底有沒有罪

整個事件之下,由於調查的複雜程度加上法律框架的不完善,除了收受賄賂者鮮少會被法律所起訴外,直接受到傷害的希臘納稅人們硬生生的承受這苦果,而行賄的跨國企業除了營收表現亮眼,企業經營績效屢創新高外,卻幾乎不用為此付出代價

對於賄賂行為的辯解,跨國公司最常用的說詞就是入境隨俗,而且所有人都在這麼做,假設你不行賄就會失去該市場所有的業務,將自己包裝成毫無選擇,但是這其實根本不是藉口。

而且法律所裁罰的罰金,與其行賄所帶來的利益相比根本九牛一毛,對於以營利為目標的企業而言,行賄根本是個低風險高報酬,而且是個充滿積極性的商業策略。

目前的法律框架下,美國的《海外反貪腐法》是世界上少數規定跨國企業不可向外國官員行賄或是進行商業賄賂的法律,但是透過該法律所取得跨國企業的罰款或是行賄所帶來的利益所得上繳,卻完全沒有回流到深受賄賂所害的當地人民,完全留在美國本土。

在法律的判決下,更多時候企業受罰的原因在於財報未能完整披露其商業行為這種行政方面的缺失,而非行賄行為的錯誤、或是行賄本身所帶來的各種傷害。


2004 年哥斯大黎加的檢察官阿爾瓦拉多( Gilberth Calderón Alvarado )提出了一個前所未聞的動議。他認為法國電信巨頭阿爾卡特-朗訊( Alcatel-Lucent )為了贏得合約而行賄數百萬美元,對哥斯大黎加造成廣泛的「社會危害」,所以該國應有權利獲得賠償。

這主張提出了一個新的理論:除了行賄的行為本質上違法而且悖德,而且行賄所造成的後果對社會有害。

不過所謂的「社會危害」包括對於政府的不信任、因賄賂行為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都難以量化,像是購買該國家不需要的軍武而排擠到教育的預算,而且舉證非常困難,使得事後該案件從未上過法庭。不過確實有不少國家開始從跨國企業的賄賂行為獲得賠償,雖然多屬於庭外和解,而和解協議幾乎沒有公開。

書末引用了美國參議員珀西,在水門案後提到賄賂的風險時曾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實現目標的手段決定了往後我們生存的世界型態。


小結

過去總覺得賄賂行為跟自己的關聯不大,並沒有放太多心思在這種現象上。但是從書中給了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賄賂的行為傷害了誰?」,接著從源頭到終端的影響做了完整的剖析。讓我開了不少眼界,也從此才知道賄賂原來與你我息息相關。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