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隨心寫,隨喜拍。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如要聯絡,可以到Liker Social 私訊我~https://liker.social/@mingming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七章 故鄉寧州

發布於
第七章

金龍皇朝十五年

  溫玉珩策馬前往寧州的路上,他尋找薛千柔已經快一年了,剛開始他從溫府後山的村落逐個搜索一遍,後來從一名大夫口中得知,曾醫治過一名外來的女孩,她與一名男子乘船南下,他一直追查到南海,可是她卻像人間蒸發一樣,再找不到一絲線索。

  失望之下,他決定前往她的出生地寧州,看看能否找到一絲蛛絲馬跡,更重要的是,他想更了解她,除了知道她叫薛千柔外,她祖籍是哪裏?為何會淪為罪奴?為何能召喚蛇?為何與別不同擁有一雙琥珀色的眼眸?總之是有關她的事,他都想知道。

  在前往寧州必經的山路中央,有一輛馬車翻側,行李箱籠都散落一地,他觀察地下足跡,顯然有過一番打鬥,左邊叢林傳來細微的吆喝聲,他勒馬調頭,雙腳踏蹄一蹬,棕色駿馬向林間狂奔而去。

  他衝進林間便看見十多個黑衣人,包圍著六七個護衛,而護衛以背團團圍住中間的一對男女,男子穿著一身青色騎服年約二十,五官端正,高大挺拔,熊腰虎背,持著大刀護著身旁的小女孩,女孩約十一、二歲,但已看得出是美人胚子,肌若凝脂,面若桃李,此刻躲在男子的背後,神情慌張。

  趁黑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他迅速衝過去,衝散黑衣人的圍攻陣勢。他持著騎馬的優勢,大刀揮舞,迅速的解決了向他攻來的兩名黑衣人,策馬到女孩身邊伸出手:「上馬。」

  女孩反應也快,馬上握著他的手,翻身上馬坐在溫玉珩後面,溫玉珩朝她說了句:「抓緊了。」

  女孩馬上摟著他的腰,他背部感受到女孩急速的心跳。

  眾護衛及那男子見女孩安全,再無後顧之憂,士氣大振,全都衝上前奮勇擊殺黑衣人,黑衣人損傷慘重,剩下兩三人落荒而逃。

  「多謝少俠拔刀相助。」男子向溫玉珩拱手行禮道謝。

  溫玉珩甩蹬下馬,再扶女孩下馬。

  女孩也微笑向他作輯:「謝謝少俠相救。」

  溫玉珩見這女孩知書識禮,舉止優雅,定是出自大戶人家。

  「別客氣,學武之人,就該見義勇為。」溫玉珩也向男子作輯。

  「在下孫易陽,這位是我的表妹魏寧馨。」

  「溫玉珩。」

  孫易陽與魏寧馨頓時面露訝色。

  溫玉珩道:「怎麼了?」

  孫易陽道:「溫府二少爺,一年前寧王之亂,帶領數十護院,一直抵抗寧王的士兵,直至天亮,讓孫某佩服。」

  溫玉珩道:「過奬了。」

  魏寧馨道:「不過,溫二少爺最出名的還不是因為這件事。」

  溫玉珩道:「還有什麼事?」

  魏寧馨笑道:「亂事後第二天,一大早皇上下旨,委任你為大內侍衛,但是,你卻不接旨。」

  溫玉珩道:「竟有此事,當時我已離府。」

  魏寧馨道:「是啊,溫大人說你到外遊歷,想再多些歷練自己。」

  聽到父親的名字,溫玉珩的心像被刺了一下。  

  魏寧馨道:「溫大哥現在要往哪兒去?」

  「我正要前往寧州。」

  魏寧馨高興道:「我們也是去寧州,不如一道前行吧。」

  孫易陽道:「要是那黑衣人再次來襲,我們也有個照應。」

  溫玉珩挺喜歡孫易陽這坦率的個性,爽快答應。

  三人邊行邊說,已經走到翻側的馬車處,眾護衛早已整理好箱籠,尋回走散的馬匹,魏寧馨坐回馬車,一行人整裝出發。

  孫易陽一打開話匣子,便滔滔不絕,原來魏寧馨是魏太傅魏曉生的孫女,父親是尚書令魏恆,孫易陽則是寧州刺史孫安泰之子,亦即魏寧馨的舅父,寧馨每年均會到寧州小住幾個月,現在就是表哥接她過去。

  有關黑衣人的來歷,孫易陽估計是與魏大人政見對立之人所為,目標就是魏寧馨。兩日之後,孫安泰又派了六十名士兵,前來保護他們,他們一行人安全的到達寧州。

  抵達寧州後,溫玉珩本想告辭,硬是被孫易陽留了下來小住幾天,兩人年紀相約,幾日相處下來,孫易陽早已與他稱兄道弟,好不熟絡。

  溫玉珩趁機向他打聽有關薛千柔父親薛年虎的事,最後孫易陽幫他找到張廚娘,她曾在薛家做過廚娘。可是時間不長,倒沒有什麼可以探問,不過她卻向溫玉珩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人物,曾服侍過薛千柔娘親的丫鬟小紅,現在人在卞州。

  他遂向孫易陽告辭,向卞州出發,只是他沒料到,這趟旅程改變了他的一生。


《與蛇共舞》全本小說已經連載於POPO原創巿集:https://www.popo.tw/books/7283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六章 才子蕭楠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