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晴君(詞﹑曲﹑畫﹑小說﹑手繪﹑動畫)

專長填詞/作曲/繪畫/新詩/小說/貼圖/小動漫/周邊製作,多方位創作人歡迎估狗方晴君,皆有作品。就畫畫…寫寫﹑唱一唱,塗寫出我眼中的世界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三集 落洞的原因

「我…我想問一件事,青青是不是在我之前有意中人?!」建文問了,他的心中實在是在意這件事。「這…這…」王老爺竟然慌了。 「怎麼了?!有,還是沒有?!」

「回來啦~建文。」 建文和媒婆回到了王府府上,天色暗了,適逢晚膳時間,王老爺說。

「嗯。」建文心情沉重的回應。
「先用飯吧!折騰了一天,我想你也餓了。」王夫人說。

圓桌上滿放的是雞魚肉與幾盤菜肴。
「來,這個多吃一點。」王夫人給建文挾了些菜。

「建文,看你這樣眉頭深鎖,事情還好嗎?」王老爺關心的問了建文。
「世伯,我有問題想要請教您?!」建文放下了筷子,覺得還是想解開疑惑。
「你問吧!事情到現在這般,也沒什麼不能說的了。」王老爺回答建文。

「我…我想問一件事,青青是不是在我之前有意中人?!」建文問了,他的心中實在是在意這件事。

「這…這…」王老爺竟然慌了。
「怎麼了?!有,還是沒有?!」建文的雙眼望著王老爺,看他的反應,再看看王夫人的神色,大概心裡都有個底了。

『果然……』
「建文,不暪你說,青青的確在之前是有意中人。」
「所以你拆散他們了?!」
「是!」
「是因為跟我有婚約的關係,你們反對了?!」建文又問了。

「唉~在這兒的姑娘,哪個在婚配前沒有心上人的呢?!如果只是小情小愛,在這一般的世道裡,又不是不許可,或許與你有婚約,這是一個原因,但是更大的原因是因為,青青的意中人張城,本身是個只會哄女人開心,成天不務正業,我還聽說,之前和別的姑娘過從甚密,還把一些願意跟他的女人,賣到窯子裡。」

『賣到窯子裡?!』聽到這裡,建文睜大了眼睛。
「什麼?!青青不知道嗎?」建文不敢相信,還以為對手是多麼好,沒想到只是個無賴。

「相戀的人,怎麼聽的了那麼多?那個張城很會討青青歡心,說好聽的話,青青很堅持,張城為了她一定改變!老爺是拆散他們沒錯,因為青青若跟著他鐵定吃苦,所以老爺不同意他們來往!」

「是我也不同意啊!」建文怒火中燒。
「沒想到,這個張城,真的很有辦法,講到最後,決定和青青在一個夜晚私奔,還叫青青帶些值錢的東西,青青拿了自己的飾品和黃金,包袱帶著跟他相約。」
「所以本來他們是要私奔?!」建文沒想到,青青竟然傻到如此。

「建文,你也知道在這個地方上,特有的地形,山區崎嶇又很難走,還有眾多密佈的石灰岩洞,內部複雜深不可測,路很難行,偏偏青青他們在私奔路上,繞到了一個大洞,結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青青被留在洞裡。」

「青青被留在洞裡?!」

「隔天婢女發現青青不在,我們去看她的飾品全都少了,大概也就猜到了,但因為這裡地形難走,便派人出去追,本來有先找到張城,結果他一副見鬼的樣子,說他什麼都不知道,然後就逃離這地方,聽說後來到城裡去賣東西了,如果青青沒跟著他,鐵定就還在這附近,又派家丁找了兩三天,才發現青青昏睡在一個大洞裡,錢財損失並不多,我還想是不是洞神幫的忙,讓這個無賴遠離青青!」

雖然事情隔了一段時日,但建文聽王老爺在說這一段時,還是滿腹怒火。

「會不會在那時,青青就落洞了?!」建文猜測著。

「建文,其實青青回來了,本來沒想那麼多,只是回來之後的青青卻變了性子,本來以為是不是受到張城棄她而去的打擊,還是認清了這男人不值得依靠的事實;我和夫人才會決定,讓你們儘快完婚這樣。」王老爺繼續說著。

「這男人真的太可惡了。」建文說著。
「世伯,你說他後來到城裡去賣東西是嗎?」
「聽認識他的人說是這樣的!」
「我想明天啟程回去,順便找找看這個人,問清楚那一天的狀況。」
「要不要我們一起回去,畢竟這個事發生了,我和夫人也是要去跟你爹娘賠罪的。」

「不不不!世伯,青青現在還需要你們照顧著,你們要是陪我回去了,誰照看青青?我回去會和爹娘說清楚這情形,我會處理好的。」

「建文,讓你辛苦了。」王老爺說。

「不會!我們是一家人了,別那麼見外,我只想讓青青快點回到過去的生活。」

「嗯,好女婿,快吃吧,菜都涼了~」王夫人催著大夥兒快點吃飯。


[隔日]

建文和王家兩老道別,帶著媒婆春花,踏上了回程之路。
「我說建文啊~你該不會真的是要去找那個什麼無賴叫張城的吧?!」春花問著。

「嗯,希望能找到。」
「問題是找到了又有什麼用?」
「對我來說,能夠知道的更清楚。」

「可是…」
「別再多話了,快點走,我可不希望被妳這樣一拖時間,又晚了一天。」建文顯然不想聽春花在那裡廢話。
「是是是~」春花隨便回應著。

一路上走著走著,也是漸漸走到了城中的大街,那裡有許多攤位,擺著好吃的,好看的,漂亮的東西。

「你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嗎?」
「不知道。」
「那你怎麼找人?」
「答案是用問出來的。」建文走到了前方,逢人就問,認不認識張城這個人。

問了幾位,都沒人認識,想著渴了,到涼水攤買了兩碗茶喝喝。

「看來沒人認識?!」

「好啦!城裡我比你熟,看你那麼有心,我替你問問吧。」春花說。
「那個老闆,你們這幾個月有生面孔來這做生意的嗎?」春花問了個旁邊殺豬的肉販。

「生面孔?!問這做什麼?」
「我們要找人啦!」
「是有幾位,在這邊的側門,剛來的都要在那裡擺半年,這是規矩。」
『半年?算算日子,的確是差不多。』建文心想了一下。

「等等等,有沒有特別受姑娘歡迎的?」建文像想起什麼一樣,接連著問。
「噢~這個就有,那個賣雜貨的白臉張,一樣在側門。」
「白臉張?!會是他嗎?」建文錯愕了一下。

「這個人長的還行,就是很會說話,連我中意的阿美也被迷去了!───」突然他將手中的剁刀,直挺挺的插在木板上!

「說!你們是不是他的同黨?!」
這肉販說的非常憤怒,突然就舉起剁刀,對著建文和春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短篇小說:湘西三邪之【落洞花女】第一集 被洞神選中的新娘

極短篇小說【殺首子】 (早期陋習)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