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訂閱贊助:https://liker.land/cathytsai/civic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我就雷:淺草雷門本人的回憶錄(上)

發布於
拖了很久才準備來寫下篇,把上篇拿來重讀,想修訂卻超過字數限制,乾脆重新發布。如果之前有拍過手的讀者,就不用重覆拍了喔。
photo by Cathy Tsai

作為2018年燕子颱風癱瘓關西機場的苦主,意外在東京多留了幾天。進京當日,剛好遇到正在雷門對面的舊日光街道,封路舉行的雷門盆踊り大會。

難得從對街的視角,看見夜色中,沒有被大批觀光客圍堵到很想倒塌的雷門,因為素顏清爽,多看了好幾眼,在我身後的盆踊り會場,正在播放サザンオールスターズ的名曲「波乗りジョニー」,民眾的熱舞氣氛進入最後的高潮。

photo by Cathy Tsai

像淺草這種疫情之前外國觀光客滿溢的熱區,聽到各種腔調的華語,不消說一向是來日旅行,耳邊早已習以為常的聲景。只是,當我準備取道雷門交番旁的小徑,慢慢繞回言問通的住處,耳邊傳來一名女性台胞在詢問同行的旅伴:

喂!雷門在哪?
喂!雷門在哪?
喂!雷門在哪?

懶得轉身尋找發聲人,要是對這麼咫尺且顯眼的地標視若無睹,應該不是普通的白目或真的見鬼了(吧)!

後來,我夢到雷門來跟我靠北,說他本人這麼大個的站在那卻被無視,感到非常緊張,縱使有所謂「浅草といえば雷門」的說法,常常大白天擠滿了觀光客舉著自拍棒呼朋引伴,也非拍攝入鏡不可的雷門,竟被一個台灣遊客勾起了他的傷心處,想起過去那段蠻辛酸的歷史。

所以,我想說,就幫它用第一人稱,寫篇回憶錄,讓它本人自己娓娓道來一些自己的真實與幻象。


大家好啊!我就是雷門本人,在日本的歷史上,他們都說我是淺草寺南方的總門。我的誕生可以上溯至10世紀後半葉,江戶寬永年間的我,正式的名稱其實是「風雷神門」,因為我的左右兩側各安置了雷神與風神的兩座神像。

天保年間出版的《江戶名所圖會》,裡面收錄的「金龍山淺草寺全圖」,就可以看到我被稱為「風雷神」。

https://dl.ndl.go.jp/info:ndljp/pid/2559055

我現在站立的那個位置,就是你們知道的雷門通前面,其實在這之前,我都是站在淺草駒形堂附近,大概是淺草通與舊日光街道的交會處那一帶。直到鎌倉時代,我才被換到目前的地點。

那些幫我寫歷史的人常常說,我從以前到現在至少遭遇過三次燒毀的命運。舉最近的一次來說好了,那就是1865年,田原町那邊的火災一路順勢延燒到我這來,然後我就又死掉了,默默等待下一次重生的機會。

1853年繪製的「今戸箕輪浅草絵図」所呈現的淺草寺周邊與雷門;圖片來源:https://dl.ndl.go.jp/info:ndljp/pid/1286208

明治以降,我們淺草寺周邊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於廢佛毀釋與神佛分離運動,東京政府頗為敵視寺廟的產業,淺草寺境內的土地強行被東京府無償借用,準備作為淺草公園預定地,有別於同業(?)像是寬永寺或增上寺,對這樣的剝奪保持沉默,我們曾一度與東京府對簿公堂。

即使我們在官司中贏得勝訴,不過淺草公園的設立已經成為箭在弦上的事實,東京府當局趁著訴訟期間,持續進行公園地的整備工作,對寺方就是擺出一副「誰理你們啊!大日本帝國現在要廣設公園,要文明開化,那些地就是不會還給你」的嘴臉。

凌雲閣(十二階)閣頂からの眺め;http://showcase.meijitaisho.net/entry/ryounkaku_07.php

1880年代以降,淺草寺變成公園敷地內建物的一部分,我立地所在的身後,住進來很多新的鄰居,例如那個叫做「花屋敷」的傢伙,聽說是日本最早的遊園地;還有的綽號被稱為「十二階」,也是最初的高樓展望台凌雲閣,它可跩了,雖然莫文蔚並不住在他家的十二樓,高唱著「寂寞的戀人阿」。

昭和初期國際劇場(https://smtrc.jp/town-archives/city/ueno/p07.html)
昭和初期淺草松屋百貨(https://smtrc.jp/town-archives/city/ueno/p08.html)

接著,大正與戰前的昭和年間,公園的敷地與周邊又陸續進駐了映畫館、演劇場、百貨公司,像是オペラ館、淺草演藝廳、國際劇場(松竹少女歌劇團)、松屋百貨淺草支店等。

建物的新面孔之外,1890年代之後,東京馬車鐵道,跟電氣化路面電車都已有路線通車到淺草公園附近,流入更多來此參拜與遊憩的人潮,電車脫線或是馬匹失速造成的事故,已經是見怪不怪的日常。歐對了!這一帶的火災跟江戶時代一樣,也沒少過就是了。

有人說,從1865年我再度被火災之後,直到1960年代這段期間,我就這樣消失了快一百年。其實這個說法不能說錯,但也不是完全正確,前一陣子你們台灣政壇不是有一句流行語,叫做「有跟沒有之間」,其實用來形容我這95年間所經歷過的辛酸,實在是非常貼切。

這篇就先談到這吧!蔡凱西說他還在寫。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讓愛發電第二季】大家瘋日旅卻可能不知道的日旅史

東京。殘暑。八月底的スカイツリー

【讀品讀癮】重現消失的昭和三〇年代風景──《遇見老東京》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