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步步

旅居加拿大🇨🇦學習爵士樂,隨便寫寫生活啦。

黑夜里的星星们。

發布於

今日陸續有收到新的聖誕節禮物,自己依然是兩手空空,沒有早做打算回贈禮物是有些尷尬的。我不覺得我有什麼社恐,但是如我自己靜靜一人,也是頗為享受的。但是在寒冷冬日,我得以享受到了來自朋友的關懷,是有些感動的。

我對於節日的記憶大概還是很小的時候,十五年前的那個家裡面,我買了好多好多的氣球吹起來,然後去洗了手,兩手冰涼的來拿那些氣球,噼里啪啦的,全部都爆炸了。陣亡了半數之後我才意識到大概是因為我的手太冷了。那時候的農曆春節還是非常有意思的,但是從那之後的諸多年記憶,都竟沒有那一次深刻了。

當然在2010年之前我也不過聖誕節的。城市裡的年輕人是非常喜歡在平安夜出去逛街的,但是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直到十年前,領洗成為天主教徒,聖誕節便成為了理所當然要慶祝的節日。耶穌基督並不是準確的出生在聖誕節那一日的,但是教會會藉此慶祝這位救世主的降臨。與我而言,他確實是把我從那段萬丈深淵般漆黑無比的家庭關係中解救出來了,我想是有人對我說的,在我堅信父母真的不會愛我的時候,他會愛我,且一直會。這已經足以成為一個完美的理由,讓我成為他的人。那段時間的確是靠信仰支撐下來的。

後來離開家鄉,上大學,家庭關係緩和了不少,但是我卻離家越來越遠。一個人,在北美浮浮沉沉的這幾年,在過節的時候,開始有那種感受,想要回家。可是疫情,或者人生中的種種計劃致使已經很久沒有回到我的城市。或者說,現在獨自一人生活的城市已經成為了我的城市。

偶爾會覺得自己生性薄涼,不想交什麼朋友,但是這個世界上啊,即使在零下四十幾度的時候,還有會有朋友。而這也是通過信仰連接起來的。不可思議。今日收到簡訊說會來送禮物,真的有些感動。我過於關注自己,心中凡事都畫了明確的線,為了哪個朋友能做到什麼程度,幫到什麼程度,心知肚明。就連同愛情上也非常確切,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但是這樣看來,感情就好像轉化成別的什麼東西了。

有一段時間裡的喜怒哀樂,就像是通過掛在身上的皮囊來展現,不與靈魂連接,只說恰如其分的話,擺最符合邏輯的表情。生命只是按計劃行事一樣。時間久了成了習慣,也只有自己知道是有些奇怪了。但是大概很多人都是這樣生活的,我,我們只是成為了兒時最不想成為的樣子吧。

只是,這樣的我,也會在聖誕節收穫小小驚喜。這世界美好的東西,從來都不是什麼轟轟烈烈的英雄事跡,而是那些圍繞在身邊的普普通通的人,他們的光芒可能永遠不足以成為誰的太陽,却能在黑夜里为孤独的人儿撑起一片星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