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管”和现代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2951549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出所料,我原本打算借怀念李回顾一下中国思想史的想法再次失败了,知乎发不出来,所以只能写点风月了。

不过说真的,在民族主义者看来,把整个1840以来的中国思想史讲清楚可能也就万把字数,各派系的立场/想法/支持者/演变居然能用这么一点字数讲完,确实说明了中国的事情没什么复杂的,简单的让人发笑。

那么我们就索性讲讲蓝鸟禁黄这事。蓝鸟禁黄本身和汤不热扫黄一样,都是企业家迫于压力的结果。我们都知道,情色内容本身是吸引消费者的重要手段,对一个一切围着利益转的企业家来说,他肯定心里是喜欢这些内容在自己的平台上流行的。封禁是他们迫于外部压力,迫于政治正确的无可奈何之举,而不是讨好他们的核心消费者去洗粉—要是女性居多的微博这么干,那还勉强能这么解释。

至于压力来自谁呢?有些人认为是“保守派”,他们的理由是保守派过去在性上奉行保守主义,不愿意看到推上黄色横行。难道几十年前不是嬉皮士们滥交,而保守派痛斥电视和游戏的色情内容教坏小朋友么?也有些人认为是左翼,因为左派反对“物化女性”,反对“男性凝视”。今日的右派不会排斥香车美女了。

要我说,后者更有道理,但前者也并非完全错了。1,左右两边的立场会变化。左派可以以前支持性解放,今天支持头巾。2,真正问题在于弄懂“左右”的本质。

我一向有个观点,就是“后现代=前现代”,除了现代就是非现代,非现代本身都是“现代”的对立面。而什么是“现代”呢?举个例子,19世纪的法兰西共和国和今天的塔利班,这就是现代和非现代的区别。现代就是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自由被充分保障的社会,换句话说,就是一个“管”比较少的社会。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一个由某个严密的小团体—通常是宗教/意识形态/外族组成的群体,对社会严密监视,政府到处“管管”的社会。

如果你拿“管管”这个标准去衡量,那么你确实可以认为今日在推特扫黄的是左派。他们现在确实是时刻提倡干预,无时不刻没在呼唤政府的公权力,干涉自由选择的权利。企业内要有种族配额,需要“管管”。政府内需要按性别分配名额,需要“管管”。扫黄是因为这是男凝,需要“管管”。否则就是对女性的无形压迫。没有“管管”这个思想,就没有推特扫黄。

我想提醒读者们注意,“管”这个动作,本身是一种政府行为,而不只是通过社会舆论自发的猎巫。举个例子,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后来是如何“管”起来的?一个女性政客上台,她认为红灯区和性交易损害了女性人权。可以这么说,以公权力介入,改变人世的堕落,制造迷你人间天堂,“改造”—或者说“管”他们眼里庸俗的人类社会,这就是今日的左派的核心思路。而在禁黄这个事上,这无非是一个西方版的“移风易俗”,“消灭落后土葬”罢了。

有人说,那你如何解释过去欧美左翼追求性解放和性自由的问题呢?

很简单。“管”是一种政府行为,是呼唤有形之手改造人类社会建设人间天堂。而昔日左翼的“解放”,针对的是人的社会习俗本身,恰好是“改造”和“不服从”人类社会的行为。秦晖看到了“进步知识分子”憎恨家庭包办婚姻,嫁给门当户对的人。然后跑到延安被组织包办婚姻嫁给老干部。但他没想明白这根本不违背20世纪以降左翼的思维方式。“家庭包办婚姻”是社会的习俗,是人类的自发行为,而“组织包办婚姻”是有形之手的改造,后者在20世纪以后左翼或者说社会主义者话术里天然正确。

换句话说,所谓“管”的意思,翻译一下就是“人类社会自发形成的规矩是压迫的,我们的主动干涉是正当的,高尚的”。“在法兰西共和国,我们要践踏资本主义社会形成的社会风气和习俗,所以我们要滥交。表达对“人”的规矩的反抗。在苏联,我们要严格遵守组织安排,因为这是“神”—先锋队这个现人神的人工秩序。”

“不黑不吹”的意思是说“吹”本身不道德么?并非如此。“不黑不吹”的意思是吹黑正当,吹黑以外的可耻。不黑不吹的另一层意思是“黑在这,你不吹,你同样可耻。”秦晖错的最根本的地方就是在于他作为老社民(老社民本能的有民族情绪,也本能的热爱自由)理解错了真正的左翼—社会主义者追求的东西。他们并不反对包办婚姻,并不反对奴役,反对的只是不出于“理性”这尊“神”之手的奴役,他们反对自由,因为自由是“腐朽堕落的人”的秩序。

说到这里,我想你们应该也能理解我的意思了。

如果在18世纪,我就是一个当时的左派。因为我热爱自由,我反对政府和教会对“人”本身的奴役,我赞同人在公权力控制以外通过自发形成的社会风俗和道德。而当时的“保守派”,保的就是神权,教会和国王对社会的控制。

如果在19世纪末,那我一定是个右派。因为从“现代社会”大获全胜以来,“管管”们就摇身一变,以左派身份出来支持对社会的控制了。“进步”与否根本是个伪命题,有的只有对“现代”的支持和反对罢了。支持塔利班和支持红色高棉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都是对社会的高度控制,都是在制造“天堂”。

熟悉《共产党宣言》的,可能会很好奇,为何全文1/4的章节都在指责“封建社会主义者”?为什么支持保守贵族的人摇身一变就会去支持“激进”的社会主义呢?

因为说到底,本质上他们的诉求别无二致。他们指责的都是“人世”秩序不如天国,需要将人世改造成天堂。如果更庸俗的说,那就是以前贵族的客卿在一个全民得到自由,由市场决定自身价值的社会和时代,渴求被包养,希望进入“文联”。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很容易理解,所谓“封建残余”到底是怎么来的。并非是“残余”,而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本来就是他们追求的东西,本来就是“天国之路”的镜子,映出了天国之路的本质是什么,仅此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