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948 

老闆的電話

mdabheeti

手上有一個病人的狀況不好(其實是每一個病人的狀況都不好⋯) 晚上十點,剛回到家,坐下吃飯,老闆的電話就來了。以為我今天值班的老闆:「第9床病人現在怎麼樣啊?」 已經下班但很自然地開始回答的我:「一個小時前病人巴拉巴拉⋯⋯,但我已經離開醫院,不知道他現在如何⋯⋯」 驚覺原來我沒值班的老闆:「啊!

我們這群難搞的傢伙...

mdabheeti

剛剛有職業不同的友人和我約時間想視訊聊聊 這才發現,對於非同業的人來說,我們可能都是些難搞的傢伙⋯ 非值班日:加班是常態,因為是責任制,事情沒做完不能走⋯ 值班日:連續工作24-28小時是常態。遇上病人連續爆炸或湧入,寫完病歷常常已經連續工作30小時以上了⋯⋯忽然覺得勞基法對我來...

諸事不順

mdabheeti

疫情來了,大家進專責,我在外留守 於是上班天數比專責增加2倍,病人爛掉比例增加數倍,值班數增加,特休不能休,錢比專責少 算了 院內感染爆發了,一般病房變得比專責危險,新聞壓住了 沒事 沒事的,讓開,讓長官先出去。

最近的工作

mdabheeti

長官: 「來,各位...你們要吃這坨咖啡色硬便,還是這坨黃軟成形便,還是這坨墨綠色泥狀便,還是這坨黑瀝青糊水便...?」 「不要說我沒給你們選擇喔⋯⋯」 「我們是幸福企業^_^」

外公的寶物

mdabheeti

『披狼睏抹去。』 (直譯:佔別人便宜,晚上會睡不著。) (意譯:吃一點虧,晚上睡得比較好。) 聽說這是外公生前常說的話,小時候我常聽大人這麼說著。後來年紀長大一點,開始會計較世界真不公平之後, 覺得這句話好像是課本上的陳腔濫調,或是有點『呆』的生活態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