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如是而已

做任何事情,總是會遇到一些臨時出現的事情,特別是在遇到繁難的情況下,更容易被各種突如其來的小事煩心。

錢穆先生給徐復觀先生的信中以行軍打仗作比,勸慰徐:

弟素愛曹孟德用兵,意思安閒,如不欲戰。竊謂此不僅治軍臨陣為然,處事從政,一切當如是,胸中先自養得一番恬退安和氣息,則臨事因應不致失錯。兄此年來似多憤激,此固外面剌戟使然,然如能養得此心安恬,則牢騷憤鬱之情自然消散。此等於事無補,若能時時自反,亦就不將一切責任歸之外來。凡遠到之業,必從此立腳,困心衡慮,正所以增益自己之不能。

世事翻覆,各從所好,錢、徐二人的日後交情,實在不必由我再來呶呶多語,但這番話卻讓人讀後,頗受啓發。

人讀書原本不是為了單純的應試求職,書也不應該僅僅是敲門磚、冬日扇,只看季節變化,便用之棄之。讀書其實是在聽人說話。

天南海北,相隔萬里,便是現在有了網絡,也依然不能想聽就聽。

讀書則可以超越這種界限,我們看的是文字,但在心中回響的,卻是那些寫書之人的笑語、莊語、溫語、化語。

什麽是笑語?笑語便是會心而言,千載以後,仍然能讓我和古人心事合一,只覺所言所語,都是我眼前可見,心中所想,卻沒法立時道出的話,竟然早早都在書中,被前輩們寫盡了,寫活了。所謂心意相通,一時無語而笑。這種心情,恰如春風春雨,吹面不冷,沾衣欲濕,一夜無話,卻花重錦城。千載前不知有我,千載後,卻可以由此及彼,恰如當面,彼此之默契,正如同花之解語,詩人看去,處處都是為我所設。

什麽是莊語?莊語是友有三益,但並非人人身邊,都能尋得到真正知心投緣又可敬可親的朋友。說起來,友直友諒友多聞,我個人孤僻偏處一隅,賢人佳人,确有其人,可若是成為朋友,還是不免羞澀。於是,讀書變成了另一種交友,所謂與古人為友,這是千古以下,歷代不乏的事情。李白便說過,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發。俱懷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攬明月。再向上數,孟子也因為對於不見孔子,卻心嚮往之,便說自己為私淑弟子。師友相砥礪,才能不孤陋寡聞,可若時無師友,那在書中尋覓,便也是一個極為不錯的想法。剛日讀經,柔日讀史,當軟弱退縮,或者迷茫困惑的時候,書中的老師和朋友,便要告訴我們一些事了;而這種教誨,卻又未必需要我們臨時抱佛腳,平日裏讀過去,可能不在意的話,遇到困難時,就一下子全部閃現。書自然不能給我們錢,更不會替我們打仗,但書中的話,卻彷佛真是好友嚴師,雖然不能改變我們,卻可以激勵我們,起碼讓我們在黑暗中的時候,還能明白,黑暗的存在,並不是天經地義的,我雖然看不到,但光明畢竟是存在于黑暗之外,且必將戰勝黑暗的。

什麽是溫語?溫語,如慈母,便是犯了錯,也不會嚴詞責備。大凡是小孩子,總有這樣的心思,便是偶然間犯了錯,但也不願意當眾受責。而懂得這種心理的大人,也能明白,當小孩子無意間犯了錯,教導固然需要,但卻要先包容。這並非溺愛,只是人的一種羞恥心而已。孟子說人不可以無恥,從羞恥心,正可以生髮出人生的大義。包容,並非認為這種錯誤是對,只是我們認為,先要保護的詩孩子的羞恥之心而已。人長大后,也一樣有着這樣心情,非要將話說盡,反而會讓人近於無恥。讀書,並非與人相對,自然便不會先有一種抵禦防護的心思,讀書,便是讀自己的心,讀下去,自然而然就會明白何為對,何為錯,然後便是改過,不貳過的起點。

什麽是化語?這是另一種事情了,若是真去尋,大概也能看到無數的類似言語,可這些言語,只是如石板上的溪水,自然流過,并沒有什麽可以存留。人生的境界,不可以超越而行,一種境遇便有一種體驗,沒有到那種心境,也就不會有什麽真實的感悟。所謂切身而行,觸景情生,大概也是化之前的種種不可言說之處。但總還是要去吃那九十九碗飯,畢竟第一百碗,在吃完前面的飯后,才會得到展現在我們面前。所謂話語,也是如此,讀書讀書,讀到白頭也沒有用,正如打坐修行,修了一輩子,到老了,突然便不知所以,與塵土同朽——可不讀書行嗎?這真是渺茫與渺茫之間的區別,同樣的詞,總要到了那一步,才可能有所體察。

人不可能都是超人,我慢慢體會到這一點,也就不再有那麽多的無謂煩惱。

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既然富貴不可強求,那從我所好,也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人生百年,總要有一天承認,自己確乎沒有為這個生我養我的天地,添加過什麽。

但這個自己,卻是按照自己的心願,有所經歷有所讀的。

讀書有什麽好?答案也很簡單——

沒有什麽好。真的,沒有什麽,不要以為讀了書,便會怎樣。這只是各從所好的一件事。讀了書也不會就消減了心中的繁難,正如錢穆先生說了極多,在信的末尾還說:弟為兄籌此甚熟,故敢盡情相勸耳。但這又如何呢?等到錢穆先生在生命的末端,還要被趕出自己的素書樓,他固然並不在意於此,但我們看了這些,會認為讀書便能改天換地了嗎?

不能!

讀書只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情,若不是個人體驗確認,其實和喜歡打麻將,看冰球,吃喝拉撒,並無區別。

一切的益處,都只是個人的體驗,而個人的體驗,並不會移轉到其他人身上。

可不讀書也行嗎?答案更簡單,重複一次——

不行!

為什麽?因為,我喜歡讀書。如是而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