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還未發生的歷史

發布於

读史使人明智。培根如是說。

其實我並不瞭解這位名人,雖然我引用他的名言。

這正如我日日看着歷史反復發生,卻不知道,這只是重複的歷史。

人性永恆,並不會因為科技發展,發生根本性變化。所以,無論哪一家宗教,都要告訴信徒,必須勤懇修煉,才能擺脫當下的罪惡困苦,到達神所許下的彼岸。神性和人性是衝突的。

當今天的新聞紛紛從眼前閃過,其實裏面隱藏的人性,并沒有比上幾個世紀更新鮮。

歷史往往會刺痛今人的眼目,於是,談論歷史也成了當下的忌諱。

伽利略曾經說,他看到的一切,都在那裏。是的,一切都在那裏。不管如何長篇累牘,或是用火和劍來判斷,一切都是如此,像水從高處下流,像星辰在萬有引力定律下運行,在那裏,並不會改變。

我們可以改變現在,卻不能改變歷史。

謊言重複千遍,也只是一種欺騙,而不是會成為真理。就像人類建起水壩,將水從低處提到高處,看起來改變了規律,可水壩不需要時日金錢的維護嗎?有永恆不變的水壩嗎?有永恆不變的人為嗎?

在那裏的,纔可以永恆。而被謊言和欺騙掩飾的,總有一天會消亡,這不是宗教預言的審判,而是歷史已經驗證的未發生。

總有人認為自己可以扭轉星辰,也可以扭轉天命。可天命到底是什麽?天聽自我民聽,這種聽並不是僅僅來自於當下的民,有形的手可以堵上有形的耳朵,但又如何去掩上所有時間里的耳朵呢?

一世二世,終究只是堵上自己耳朵而已。

千秋萬歲,漢代宮闕早已成為黃土下的考古印跡。你還知道幾位天之子的名字,你又見過几座沒有被風雨侵襲過的帝王陵墓。寫下史記的人,我們記得;北海牧羊的人,我們記得;命乖數奇的將軍,我們記得;義不帝秦的人,我們記得……可那些王侯將相,你還記得多少,你又願意去記住多少?

想要把自己名字寫到千年萬年的人,很多。可讓每個人都難以忘記的,又有哪些?

記得一個佛教故事。

佛經過一處荒地,偶然見到草叢裏的東西,說:大毒蛇。跟隨的阿難看了,也說:大毒蛇。

好奇的人去看,卻是一堆光燦燦的黃金。

他歡喜地將黃金拿回家,心中暗想:佛為什麽說謊,阿難為什麽跟着說謊。

你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尾是什麽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