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遺傳密碼

發布於

真正的快樂并沒有一定之規,就像真正的俊美之人,可能高矮胖瘦長短黑白各有不同,但唯一類似的大概就是,碰到的人都會“歐呼”一下。而且這種絶對的美,並不需要太多修飾詞,或者解釋,就是一種下意識地喜歡,而最好的形容詞也就是“好美”。

不過正如過去、現在、未來,永遠存在每一刻,無論是將之放大推伸到前生後世,還是只在當下一彈指,都是有着不可留的變化。人的俊美也是如此,無論男女,美麗很難永存,外在的形體來自於過去,而改變于現在,並終究在未來重新成為過去。

當我在某一天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就總會下意識地想到,這個眼前的美人,終究還是會變為白髮蒼蒼,鷄皮蒼顔的老人。而一些明星今夕對比的短視頻,也加深了我自己的認識,無論當年多麽眉眼如畫,還是英俊瀟灑,最後還是要進入什麽也無法阻止的年紀。

或許這就是現代人的運氣,新科技很輕易就實現了滄海桑田,並不需要太多觀想,我們可以很真切地看到許多時間的消逝,而這也讓我們明白了,那些讓人迷戀的,到底是怎樣的一件事。

我記得有一位長輩曾告訴我,人很難活成一個很好的老頭。

其實誰都是這樣,當我們度過能夠生殖延續後代的節點,剩下的便都是生命自然的散耗。在自然界,很難找到人類這樣的生物,大多數生靈都只將種族的時間鐘擺,撥到能夠前後接續的時候,當他們互相交換了密碼,創造了新的生命,也就步入了生命末期。

人類恰恰不同,他的繁殖,是可以延續很久,也沒有發情期的說法。從這一點來說,人類的進化是有他獨特考慮的。或者說,當人類不再僅僅受限於生命延續時,我們,人類,到底在想些什麽,我們身體內的遺傳密碼,是不是在設計着一種更為神秘的結局呢?

古往今來,希望長生的人數不勝數,能夠有足夠權勢來付諸實踐的,也一樣代不乏人。追尋仙人的,先是去往遙遠的仙島,之後便渴望神靈眷顧,可以降臨在身邊,此後便是各種人定勝天地探求,希望把那些金石化作長生不老的仙丹。這些自然都失敗了,除了那些或有或無,信者恆信,疑者恆疑的故事,便不再剩下什麽。

有思想者如此教導他的弟子:世界只是一種聚合,并沒有一種真實牢固不破滅的事物,正如我們自身,從來沒有我們自身,才被叫作我們自身。

若是如此去想,我們便知道了為什麽,會有種種辦法,希望讓自己的心安寧下來。其實打破了那些神話,真正吸引人的,難道不是那種無憂無慮的境界嗎?

我總能看到,每一個曾經的美麗人物,都在用各種方式修飾自己,掩蓋那些歲月留下的風霜,可就像春天的花和秋天的樹,即使百般努力,讓春天的花在秋天依然盛開,可相比秋天的樹,也依然缺少了春天時那種真誠的感動。

歲月流逝,風月似刀,若是我們不把注意力更多放在外表,就能明白時光的流逝,既不會全部帶走,也不會什麽也不給我們留下。

活成一個好老頭,還是活成一個好老太婆,要更難一些,正如某些宗教理論里的三世輪迴。其實那些美貌也不是輕易而來,只是我們忘記了而已,三歲之前的黑箱發生過什麽?誰在成年後仍然具備清晰的記憶?三世之前,到底誰又是誰,除了牧童放歌一曲,我們可能真去識別出來嗎?

每一個昨天,都是我們的前世,每一個明天,都是我們的後世,而每一個現在,則總是心中一念,便已是另一念。

只要能夠意識到這些潮涌潮去的念頭,又不停留,便已是得到了自己的真實。

彷佛站在海邊,那些海浪便是真實的嗎?是,又不是,卻也是。

我們的每一天大概也是如此。當我們生活在無窮無盡的煩惱時,若是有一天,能夠明白這煩惱本就不會有,也本就不會無,正如四季的天氣,你總能明白,會沒有雨嗎?自然不會,雨在合適的天氣里,總會悄悄落下。會有雨嗎?也不是,即使生活在雨季,也有放晴的短暫窗口,讓我們能夠聽到鳥鳴蟲吟。

在新的記録技術發明前,喜歡音樂的人,只能去聽現場。他們今天聽過後,也許那些游吟詩人便已遠走,而教堂里的聲音,則也一樣有着不同的差異。而維也納的那些歌劇,同樣如此,我們可以看上一個月,但也終究要換上下一個節目。

我們現在聽着各種格式的記録,只要我們願意,甚至可以反復聽上足夠久,一天,一月,甚至一年,只要我們想,便沒什麽能夠阻止。可這樣的想法,在之前的時間里,是不可能的。他們聽到的只是短暫的表演,但卻聽到的是當下的聲音和表情。我們可以任性地打開任何文件,甚至可以讓時代錯亂,讓人物變幻,時間在我們這裏停止了。

可時間真的停止了嗎?

我沒有想得很清楚,只能看着自己的手,它們變得有力,骨節粗大,可卻皮膚粗糙,不再柔軟。今天的我如此,明天的我如彼,彼與此之間,我的念頭過去不再回,不再回的是某個不存在的念頭,而始終不變的,則是我的念頭。

今天,我忽然想到,該怎麽去幫一個人解開心結,然後能更快樂地面對當下。

我沒有什麽更好的辦法,只能讓這種心情提醒自己,也許會有一天,能夠明白些什麽。

唸經,還是什麽的,最高的儀式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眾生。

這太偉大,我並不認為滿口如此詞彙的人,可以有這樣的真實。

我能知道的那些偉大,都是出自鄉間,曾經見過的那些人,至今讓我懷念。他們不在時間之中,卻從未從心中消失。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