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時光易得

發布於

大概需要花很多多時間,纔會發現自己已然改變。

并沒有那麽多編劇筆下的急遽轉折,也不會有什麽面對大海,還是暴風狂雨中的醒悟。人生是緩和,卻又決然,從不肯停下,悄然的,無聲的,不發一言地改變着我們生活中的一切。

什麽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聽懂了一朵花的心事。什麽時候,看着天邊一顆星子,就能體會到書中記載的古人心事。什麽時候,懂得了一切來得都有理由,一切不如意,都有自己的因。什麽時候,我終於確認,自己真真切切變化了。

這些問題是忽然而來的,不一定什麽都如人意,但也未必就是驚惶的。

可惜,那一切熟悉的,又變回陌生,需要再結識,需要再去做一回朋友。但又不一定有什麽困難,畢竟這已是走過的路。我發現自己的變化,正是那過去的一夜夜不知所措的追問,在未來慢慢而來,滾滾作響的那些回應。

社區有寫給過去自己的信,我并沒有參加,但卻看過了幾封。我不想評論,只是默默喜歡。但也感到了一種隔膜,人和人之間難以共通,這正像今日的自己,也同樣不能預測未來,更何況要與那已不可改變的過去,做一番告解和釋然。

但一切已經改變了。

寫的字,自然不是那麽好,但也算是完成了一個心願——並且,也確實感到了那種快活。正如當年讀過的書,老師們總是說,要想研究那些偉大的詩人,重要先學會寫詩吧。

「怎麽可能寫得出來?」

老師沒有說什麽,只是加緊了功課,就在那間清冷的房間里,來的來,去的去,總有人離開,也有人繼續下去。我不是最努力的,也不是最有天賦的,但卻是這麽久都還記得這句話的人。所以,當我半途放棄以後,卻又在不遠的過去,重新開始。

也許只是年紀大了之後,就多了很多煩惱,於是煩惱也可以變為修行。

並不是每個答案都能從別人那裏獲取,可以不是說,孤獨就是一種最好的良藥。

不是的,我可以確認這一點,你也不必再去嘗試。如果能享受生活的美好,為何要如我這般經歷這些痛苦呢?

有人為了掩飾流淚,就會故意裝作打呵欠,然後擦去別人說不清是淚水,還是無關疼痛的淚水。既然如此,我寧肯你能更享受生活,不去在意別人的各種暗示,也不要被社會風潮所卷裹。不要再為了追趕潮流,或是融入人群,而選擇那些和我們本心並無關聯的事情。一個人快樂起來,最重要的是面對自己的內心,而不是一直逃避,或是在那些虛假的肯定和別有用心地嘲諷里,得到一種逃避的安慰。

曹丕備嘗艱辛,舍棄了親情,才能夠得到皇帝的寶座(說起來,這個皇帝的名號是他拿來的)。但在這短暫的最高座椅上,他不理其他人的意見,只為了證明一些事情,就連續向南方的那位前輩發動了戰爭。雙方都沒有道義,無非是兩個村子對於河水的爭執,但這位心高氣傲的魏文帝失敗了。他站在江水邊,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他的戰爭并沒有什麽結果,只是剩下了滿心的疲憊。但他還要堅持自己的勝利,所以他在每一個回答里,都在為自己辯解。

好在他仍是一個詩人,一個足以和自己父親,還有弟弟齊名的詩人。

當他寫給吳質信的時候,內心更加真摯,雖然回憶的,都是一些悲傷,但這份悲傷卻是從快樂中來的。所以,他因為這種真摯,便讓這些文字背後的曹丕與那位堅不改口的魏文帝,成為兩個人。

想要逃避的,絶不只是他一個人。

我是這樣想,也是這樣慢慢感覺到的,也許人也是如此慢慢成長、變化。

我不認為,自己有所轉變,便是有什麽值得開心的事情。如果你還沒走到最後的終點,你又怎麽會對這一切,感到放下心事的喜悅呢?只是轉變悄然而過,讓人發現的時候,也許就是我們能夠感受到終點的風景,然後終於可以轉頭去再想那些始終不明了的往事了。

人生的大命題只有一個,那就是「生死」。

但人卻不能總是懷揣着這個問題,去面對生活一切答案。正如所羅門王的劍,可以劈開一切複雜的繩結,但卻並不是每一次劈開,都是在解開繩結。

解脫原本就不是解脫,所以它才叫作解脫。

宗教解決不了我們自己內心的困惑,唯一能夠讓我們相信未來,還可以變化的,也許只有我們自己。

我不感謝那些過去的自己,但卻深表敬佩,因為未來的我,也是如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