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乌合麒麟们的真理:科学性没有、政治性极强

發布於
一个健康的社会应不应该因为政治原因去绞杀噤声拥有不同意见的人?政治应不应该凌驾于文学、艺术的表达和科学的争论之上?应不应该有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在爱国主义的名义之下,有权力用暴力的方式去阻止其它声音的发出?
(网络图片)

文|避龙专家丽娜

进击的爱国小将们

近日爱国小将们在乌合麒麟等大V的带领下,同时凭借自己的聪明勇敢和勤劳努力,揪出多个“隐藏在群众当中里通外国、受境外势力和资金资助的卖国贼、恨国党”,把他们一个个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大灭了敌人的威风。这些被揪出的“反贼”主要集中在文学和科学两个最容易迷惑群众的领域,例如:

  • 方方,在疫情期间发表抹黑中国的方方日记,迅速在国外翻译出版,成为“中国的叛徒”,为境外势力抹黑中国递刀。乌合麒麟作画将其嘲讽为小丑。
  • 蒋方舟,被网友扒出曾接受日本国际交流活动的邀请及资助,并在回国后将自己旅居经历出版成书《东京一年》,“意在在美化日本”,有“忘却日本二战罪行,卖过求利之嫌”。
  • 科学松鼠会,从2008年期从事科普至今13年,今年6月,科学松鼠会会员Ent及其相关言论被指为侵华日军“暴行洗地”。6月4日,松鼠会决定清除官博过往所有内容,并永久停更该微博账号。
  • 另一科普视频自媒体回形针,2017年成立至今,在Bilibili有300多万粉丝,为B站认证的2020百大up主之一。今年6月因被另一up主点名举报“接受境外反华组织的资助”并且有内部成员长期“在境外媒体发表反华言论”,另有一人任职于美国军方实验室。团队道歉无果后,发文决定停止更新,并被知乎平台禁言。
已经有自媒体响应国家安全部近日发布的《反间谍安全防范工作规定》,认定回形针相关人员应该“进去”。(网络图片)

犹记得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五一六通知》,该《通知》为此后十年的运动制定了一整套的理论、路线和方针。它认定,党内、国内的政治形势是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等文化领域的领导权都不在无产阶级手里,“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所以文化革命的目的是对他们进行批判,“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领导权”。同时,《通知》严厉批评了《二月提纲》中提出的有破有立、“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等观点,要求实行“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由此开始,文化、科学、艺术等各个领域必须服务于政治,没有所谓“纯学术”,更不会有“纯文学、纯科学”。在大破四旧的名义下,揪斗学者、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等“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等暴力行为成风。

55年后的今天,在爱国主义的名义下,揪斗学者、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再次成风。这一次,爱国小将们的批斗在乌合麒麟等大V的带领下,从网络开始(我们暂且不提对于这些作家学者们线下的打击)。于是,再一次的,文学和科学要首先为政治服务,在这里,政治性超过了文学性和科学理性,更超过了在公共领域自由讨论的权利。

可以说,爱国小将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揭露了反动势力的背后金主和不可告人的狼子野心,让爱国主义战胜了理性的反思、科学的普及和文化的交流,让方方和蒋方舟之流声名狼藉,让科学松鼠会和回形针等“通敌”科普号被禁言停更,自此,文学艺术创作者人人自危自我审查,科普工作者自觉噤声去政治化,红小兵们的肩上的袖章好像更亮了一些。

1970年代经历过拨乱反正的中国人和世纪之交迎接“中国信息高速公路”的先行者们,不知会不会想到,2021年的中国互联网上,政治压倒一切会卷土重来,“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甚至不是理性讨论的容身之所。在爱国主义的大旗下,被扣上“反贼”帽子的人,轻者禁言停号,重者将永远失去在数字空间生存的可能性,甚至可能很难靠匿名苟延残喘。

科学工作者乖乖闭嘴之后呢?

爱国小将们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之后,我们不得不问一句,然后呢?

在松鼠会和回形针等自媒体的事件之后,就有人在知乎提问,“近期的事件对科普有何影响?作为科普工作者,你有哪些感悟想与同行共勉?”在这个问题下,大部分的科普自媒体工作者说要尽量避开政治化的讨论,例如有答主就说自己曾经“键政”了,有关注者留言说不希望他参与这些,说大家关注他是为了获取知识,而不是喷人,于是他自行删除了内容。也有说不能政治化“科学”(当然,科学能不能避免政治化就是另一个大的议题了,我们在此暂且不表)。也有说要“对得起国家和良心”。但我却被另一位答主的观点吸引:在互联网讨论空间日益紧缩的情况下,我们会不会终有一天“避无可避”?

知乎上关于科学和政治的相关讨论。(网络图片)

曾经,我们痛恨坐在高墙后审查我们的人,后来我们发现商业化的平台自我阉割更加严重,现在,不再需要权力者的强制,非理性的民族主义将举报、围剿、禁言的执行者安插在我们身边。在讲堂上的老师可能因为一张PPT不符合核心价值观而被同学举报因而失业,数字游民可能因为一句“不爱国”的发言被人肉、被网暴,于是人人自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用政治立场辩科学真伪的时代

现在看,关于果壳、松鼠会的没落很早就有人提起,知乎上一条关于“果壳网和科学松鼠会是如何没落的?”提问于2014年,也许很多人说,科普网站早就没落了;也有人说果壳和松鼠会只是把“科普当做生意”;当然还有人说,松鼠会内部也早就有容不下其他声音的趋势;当然还有更多人针对Ent本人的能力提出质疑。

关于松鼠会衰落的提问,早在2014年就有。(网络图片)

这些也许都是问题所在,但我们今天想问的是:

  • 一个健康的社会应不应该因为政治原因去绞杀噤声拥有不同意见的人?
  • 政治应不应该凌驾于文学、艺术的表达和科学的争论之上?
  • 应不应该有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在爱国主义的名义之下,有权力用暴力的方式去阻止其它声音的发出?

在关于松鼠会的这个问题下,有一名答主用罗翔老师的话来嘲讽松鼠会有一种“知识分子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却不知此人知不知道,罗翔老师因为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钟南山等抗疫英雄受勋当天,发表一条读书笔记微博“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而被网友指责讽刺国家英雄、不爱国,不断遭受围攻,最终导致其宣布退出微博。罗翔老师大概也不会同意以任何理由强迫他人闭嘴的行为。

然而此答案下点赞评论者众。(网络图片)

当文学的内容评价,科学的真伪之争,成为政治立场的正确与错误之争,成为“是否有境外势力插手干预”的阴谋论之辩,真相恐怕就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表忠心、示诚意,将爱国誓言常诉于口,将24字方针时刻熟记于心,以便于在关键时刻护眼护体保平安。

(网络图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46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