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Duke

生日Duke是受十八世紀法國啟蒙時代影響的浪漫廢文作家,請記得按讚、訂閱我的頻道,教你如何科學生日。

我想要一座新冰箱

如果你有一座新冰箱,你會有什麼樣的想像?

老天,這簡直是太有趣的問題了!

冰藏痛苦不堪的回憶、抑或符合期待的美好生活?

一想到人們會如何絞盡他們被生活榨壓得僅存些許腦汁

然後硬是擠出一個勉強跟其他人不同、「好像有創意」的答案

想想就令人興奮不已!

我常跟朋友說,我的興趣是觀察人類

因為我有修成大的心理學,覺得人類真是太有趣了

於是大考中心這次提出的「冰箱難題」就成了我的最新取材手段

手機打開交友軟體,我把所有我我聯絡得上、沒去洗澡的妹子都密了一遍

開頭當然就是「那個問題」

 

「神經病」首先回答的是剛剛才配對到的小雪,簡單明瞭的回答

痛快!我喜歡

「蛤那你的冰箱要買很大台才冰得下欸哈哈😎😎」

她這次就沒回答那麼快了,不過看來她之後也不會再理我

 

「痾,你是考生喔?」琳兒反問,她年齡顯示21歲

照片頗為陽光,是穿比基尼在海邊拍的,看起來有在健身

「沒啦,我只是好奇」

「前男友吧」她傳了個史迪奇搖屁股貼圖「你這周末有空嗎?」

「沒欸,我買多」我隨便敷衍了一下

這種人我看多了,故意強調肉體,失戀就上來找玩玩的新對象

還是少碰為妙,哪天可能就換我被冰進去

 

 

於是我換了個交友軟體,找到鈺惠

她盡是些身穿古著、眼睛刻意不看鏡頭的照片,看起來文青文青的

希望能給一個酷點的答案

「一個冰河期。」

「什麼?」

「這是一個不可溯的過程,縱使滄海桑田與海枯石爛、縱使山盟海誓與生死之契

都無法將其抹平,巨大的創口恍若東非大裂谷、縱使西風吹拂萬年、縱使冰霜凍寒一個冰河期,你看大裂谷依舊深深嵌入在地殼的表層。」

 

幹,這麼長誰看的完啊!

我連讀都不敢讀,馬上又傳給Q妹

她只有放奶照,自介空空如也,應該不會有太恐怖的東西

「加賴cazkk」

「我們用這個聊不行嗎」

「我不常用這個軟體,加瀨cazkk」

 

網路上總會遇到怪怪的人

所以我決定直接從附近的社區開始

當面蒐集人們的想法

我拿著我的s20+,開啟4k60fps錄影模式

敲了敲一戶看起來要換新冰箱的住戶門

為什麼知道?直覺啦

 

李先生不喜歡陌生人敲他的門

更不能接受來敲門的陌生人問他問題

在四十年前他還年輕的時候

這種事發生過很多次

國民黨的人會直接上他家敲門

他父親是黨外分子,吸引特務隨時順道來訪

而現在他是個在機場負責檢疫的衛生人員

每天都被外頭來、不知道有沒有毒的陌生人煩得要死

所以他更討厭這種隨時想闖進來的人

 

可是有一天,有個披著大衣穿西裝的年輕人跑來敲他的門

年輕人特務風打扮令他不快

那個小子說想問他幾個問題,寫成文章

李先生用他認為直接瞭當的方式說,他不要,沒興趣

還用手把手機鏡頭推開了一把

但那穿大衣的年輕人很頑固,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堆

李先生試著想出狠毒的話來把年輕人趕出去

可那年輕人不講武德,很快啊,就闖了進去

拿起手機就是一陣閃電五連拍

突然,那年輕人看到廚房擺著一台模樣狠新的日製冰箱

「是冰箱,新冰箱耶!」他興奮得不得了「我直覺果然很準」

李先生受不了,他對那小子說,那只是台舊冰箱,別拍了

但年輕人越湊越近,自顧自地說什麼如果你有一台新冰箱云云

李先生感到反胃,那小子湊得太近,臉都快貼在冰箱上

忽然,李先生意識到,這小子不是來做什麼採訪的

他真正的目的是要來調查他的冰箱裡面是什麼,要寫在網路上

李先生還沒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在做什麼,就直接抄起一旁的獎盃在那小子頭上

這一集直接把他敲暈了,年輕人一倒,手機也摔落在地上

摔破了,那小子的頭也破了,地板上流了好多血,李先生不知道怎麼辦

 

其實他知道怎麼辦,可是這樣事情只會變得更複雜,因為他一送這小子去醫院

人家就會問怎麼回事,李先生不想要往這方展

 

冰箱說「反正送他去醫院也沒用,他已經死了」

「不可能。」李先生嘆息「我又沒用混元太極,只是輕輕敲,這麼輕」

「趕快把它處理掉吧」冰箱發出毫無感情的電子音「就像老樣子」

「老樣子?」

「冰進來吧」冰箱冷靜地下指令「像往常一樣,打開門、關上門,什麼都沒發生過」

「可是你...」

「冰吧,老李」冰箱鬆開了門把「我還可以」

李先生沒有回答,只是默默拖著年輕人的身體,試圖把它裝進冰箱

因為他明白,要是他不這麼做,他跟冰箱倆的平凡日子就到此為止了

空氣中的水滴因低溫凝結層白茫茫的霧,緩緩從冰箱吐出

隨著裏頭的白光消逝,也瞬間消失

 

李先生一如往常的上班下班,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刷牙洗臉、搭車、上班、回家、睡覺

但在夢裡,總是見到那個年輕人眼睛哀苦瞪著她

「這裡好擠...」他哀怨的請求「真的好擠」

李先生總是會驚醒,然後隱隱聽見廚房傳來的咳嗽聲

那聲音隨著日子過去越變越大

有一天

李先生終於受不了

他在夢中甩了年輕人一巴掌,然後從床上起身走下樓

走向客廳的冰箱

距離越來越近、那咳嗽聲也越來越明顯

已經比營隊猴子半夜約練的聲音還吵了

「夠了!」

李先生緊緊握住手把,再次打開冰箱的門

裏頭的東西通通滾了出來--那些原本應該成為案1000、1001、1002的人

以及那個穿大衣的年輕人

咳嗽聲頓時停止

「你已經...做得夠多了」

李先生不甩那些人,抱著奄奄一息的冰箱,低聲哭泣

「抱歉啊,讓你硬是冰了這麼多東西」

冰箱什麼也沒說,就像那種不會說話的老式冰箱

只是靜靜看著李先生充滿血絲的眼睛

然後,燈光再次熄滅了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你就不用獨自承擔這些痛苦了...」

李先生呆坐在一旁,口中喃喃說著

 

 

「哈!我就說台灣政府蓋牌是真的!」

從滾出來的那些人群中

一個穿著國旗裝的老人見獵心喜,興奮地大叫了起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