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學16號

澳門90後|社會科學碩士|財經媒體|澳門研究| 生活瑣事

賭后回家? 何超瓊的如意算盤|博彩半月評 #04

發布於
澳門賭后何超瓊持續減持美高梅股票,傳言下一步將是正式回歸澳博。為何賭后要放棄一手創辦的美高梅中國?

人稱「澳門賭后」、美高梅中國掌舵人何超瓊在三月初進一步減持母公司股票,讓其在美高梅國際的持股進一步下降至1.36%。從2019年底開始,賭后已經花整年時間不斷賣出母公司股票,套現近30億港元。

然而,賭后似乎並非打資本市場的算盤。畢竟在2020年全球博彩業受衝擊之時賤賣股票,看似並非精明策略。然為何賭后要在此時壯士斷臂?

一篇評論映入眼簾。本地分析機構IGamiX認為,何超瓊的行動是要為離開MGM、重回澳博鋪路。Pansy is coming home。而一切行動,將會在完成賭牌續約後發生。

賭后回家的背後,值得仔細分析。

貿易戰、反送中與一封信

2019年9月,身兼政協、香港婦協主席與聯合國世界旅遊大使的何超瓊,在聯合國會議上痛批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參與者,稱他們破壞香港並殘虐婦孺。何超瓊的行動事後獲香港建制派與黨媒讚賞,成為之後十二位被中聯辦「欽點」,聽取習近平訓話的香港代表之一;更在次年獲政府頒發金紫荊星章。

然而賭后這是冒險之舉。2019年中美貿易戰已進入白熱化階段,特朗普為了累積競選資本,積極在任何能挑動中美紛爭的議題上大做文章。賭后只擁有MGM中國22%股權,大部份股權仍在母公司手上。在聯合國的行動,可能為在美國的母公司帶來麻煩。

果不其然,就在聯合國發言後的當天晚上,美國新澤西州檢方突然公布一份機密文件,指控美高梅集團涉嫌從事與黑幫有關的非法業務,矛頭直指其在亞洲的合資企業。無須多言,正正就是何超瓊主理的美高梅中國。

說到底資本家誰想要捲入政治旋渦?但活在中美博奕之地,何超瓊沒有選擇餘地。這年頭無論在東在西,都要學會政治歸邊。或者說,這是何超瓊目前唯一能為美高梅做的事。

多年來美高梅中國的市場表現並不理想。14年前,何超瓊決定自立門戶,與美資集團美高梅牽頭創立美高梅中國,當時各大外資賭場爭相在澳門圈地立戶,何超瓊努力才為美高梅爭取到一塊面向外海,人流不算多,不算大的土地。她知道美高梅先天不足,鬥不過金沙永利的奢華路線,決定將小而美的藝術元素作為美高梅賣點,定期舉辦藝術展覽,又積極與本地藝術家合作;2018年新建的美獅美高梅,更將科技元素帶入,設立全球面積最大的LED互動屏幕。用她的話來說,是要將美高梅打造成「年輕人最喜歡的地方。」

然而想用藝術吸引客源以中國大陸為主,且越發來自內地二、三線城市的賭客,事後看來似乎並不明智。資本市場不會說謊。美高梅中國的股價在2014年升至歷史高位32.5元後便一直向下,截稿時的股價只剩13.7元,長年排在各大上市博企的倒數位置。

美高梅中國在香港股市的表現

2020年美高梅業務進一步受全球疫情重創,投資者終於安奈不住,一封股東公開信正式向賭后叫板。2021年1月,持有美高梅中國7.5%股份的雪湖資本,公開要求美高梅改革經營方向,引入美團、携程等中國互聯絡公司作為新的戰略伙伴,等於是全盤否定賭后過往的經營路線。對於公開信,雪湖資本表示只是「先禮後兵」,若然高層仍不為所動,將會有進一步「準備」。

推薦閱讀:為何澳門疫後復甦不利經濟多元化 | 5分鐘讀懂澳門 #03

何超瓊至今未有回應,但推走賭后的力量似已成型。

拉力:澳博爭奪戰

當初何超瓊出走澳博,某程度是要在賭權開放初期,為澳博攻城掠池,也要向其父證明自己。如今澳博已穩坐澳門博彩業半壁江山,六個賭牌中,一半均由何氏家族打理,當中何家二房次女何超鳳掌管澳博、弟弟何猶龍經營新濠集團,長女何超瓊則掌美高梅。

去年賭王離世,傳言何超瓊要回來坐正,除了因為美高梅的推力,當然也涉及何家權力鬥爭。

2009年賭王何鴻燊在家世紀一跌,從此退居幕後,分「燊」家之爭隨即拉開序幕。經過一輪隔空罵戰,互相搶奪賭王看護權,甚至驚動中央調停等戲碼後,何氏爭權本在2011年迎來大和解局面,各房分得澳博與母公司澳娛股份,此後一直相安無事。

直到2018年賭王身體日漸轉差,主席之位有傳言將交予何超瓊,惟當時美獅美高梅正要開幕,賭后分身不下,最後由妹妹何超鳳接任。而三房陳婉珍及四房梁安琪相繼進入董事會,澳博呈共治局面。

兩年後,賭王離世,和平隨即被打破。何超瓊令軍的信德集團宣布與霍英東家族組成董東聯盟,以超過50%股權把持澳博母公司澳娛;其後的澳博董事大會,梁安琪友好的高管吳志誠被踢出局,轉任非執行董事。六位掌實權的執行董事中,被視為同陣營的何超鳳、霍家霍震霆、老臣子蘇樹輝與岑康權各執一席,三太陳婉珍與四大梁安琪只佔據餘下兩席;此外,澳博註冊辦事處亦同時遷往何超瓊管理的信德中心大廈。

此刻大局已定,跨越半個世紀的何氏博彩帝國,正式由賭后領軍的二房全面掌控。

所以說,賭后何超瓊退資美高梅,並非對美高梅失去信心,而是為這個她哺養了14年的孩子,做最後一件能做的事。她對北京的輸誠,最大程度保障了美高梅在惡劣的經營環境下,仍能獲得來年的賭牌續約。

而賭后也非從此歸隱,只是在整裝待發,回到她的主戰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從疊碼到挖礦:澳門賭廳之王「洗米華」的妥協與抵抗|博彩半月評

為何澳門疫後復甦不利經濟多元化 | 5分鐘讀懂澳門 #03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