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山民

海角一隅,生於斯,長於斯。試圖在混沌中找出秩序,在文字中成全自身。讀書、寫作,其實都是生活的一種方式,藉此展現生命的歷程。

我在星際的故事(二)

上一集:shorturl.at/dyQX8

如果讓我回憶在貴賓廳工作的最深印象,那就必定是相互磋切、踏踏作響的籌碼聲。公關、叠碼仔在帳房賭客間奔馳來回,荷官熟練地展示、分攤、叠起、收回,客人沉吟再三,然後義無反顧,一把擲出,都是籌碼、籌碼、籌碼,那是金錢在這個世界的具象化映現,碰撞間演奏起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的美妙交響樂,當中蘊含了多少驚心動魄、悲歡離合?別太多聯想了,作為一個兼職侍應,這是忙碌工作的開端。

「靚仔,給我『鐵罐英』。」剛剛入職的我,聽到客人這句莫名其妙的說話,到水吧問起同事,方才知道是「鐵觀音」,侍應的工作除了下單、送餐外,還要準備茶水、飲料,收拾杯盤之類。由於場子大、客人多,餐飲部早已部署好賭廳內各處設置「沖茶點」,備有熱水、茶葉、蔘精、蜜糖等,讓侍應能夠立刻料理,不必每次走到水吧沖那樣麻煩。當整枱客人都要茶水時,侍應必須眼明手快、擺杯撒葉,沖水掩蓋,然後一手頂起托盤,逐一放到每位客人桌前,頗考反應。點餐也是一樣,客人下單時還會講各類要求,甚麽蕃茄牛肉飯換豬肉之類,一一記下後,要特意打電話給廚房交待。到飯菜送來時,對講機中同事說餐到了,立刻趕去「大本營」水吧,眼見面前陣容鼎盛,頗為心慌,這個時候同事往往就能通力合作,一起送餐。我們會形容這種場面為「打仗」,那同事間也算是戰友吧。一輪餐桌或餐車上的「廝殺」後,我們還要去收拾戰場,杯盤狼藉自是不免了。

送餐是戰場,客人在賭桌上經歷的何嘗又不是戰場。餐點送到,總是能夠見到他們一臉倦容,暫停廝殺,到餐桌前狼吞虎嚥一番後,又要重投戰線,某程度比我還要辛苦。(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