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森谷
慢活森谷

|酷愛與自然連結|亦是貓奴|居於巨變中的海濱城巿|讚賞公民

山水之約|一尖四灣 野外露出

潮池都會變做溫泉。背靠蚺蛇尖及東灣,根本就像一幅畫。本土的風光,絕對夠資格,夠瑰麗,其實不用冠名其他偽稱號。

緣起

嚷著要去露營多年,營具裝備亦充分添置,但數次都因為天氣不似預期而取消。最後,我們跟就在六月夏至之時,頂著三十四度的紅紅焰陽,展開他久違的又一次野營之旅。

香港後花園

西貢素有香港的後花園之稱。糧船灣群組的六角柱石陣被納入世界地質公園範圍,固然是鬼斧神工,令人驚嘆。

萬柱海岸的六角柱石陣

另一津津樂道的風景,就是一尖四灣—蚺蛇尖,東灣,大灣,咸田灣及西灣。早年就有日本人傾心於蚺蛇尖,多次登山之餘,甚至出版書籍去頌讚蚺蛇之美。

一尖四灣

地點原本擬定一尖四灣之中,最為方便的西灣。酷愛打卡的瀏覽到一張望魚角帳幕的照片,傳送過來詢問我意見。這片岬角夾在咸田灣及大灣中間,海拔不過一百米,而且咸田灣有水源,於是就將紮營地點改為望魚角。

咸田灣與望魚角

經典路線

從前要到這片岬角,一是從北潭凹,經赤徑,大浪凹到咸田。又或者從吹筒凹,經過西灣,沿麥徑到咸田。兩條路線都不免一個小時的勞碌。以今時的標準,實在強人所難。

赤徑

懶人aka富貴路線

我們取水道,從西貢碼頭出發,只需半小時,就能夠直達咸田灣。途中還可以一睹地質公園糧船灣群組的六角柱風貌。估不到平日的下午,竟然也有數名乘客共同拼船,部分乘客目的地是西灣,亦有兩人跟我們一樣在咸田灣下船。

西貢碼頭

因為咸田灣沒有碼頭,所以我們要在沙灘中間,及膝水位,捧著行裝,涉水到岸邊。幸好只是二三十米路程,不至於太過吃力。望著玻璃一樣的海水,頂著熱烈的太陽,真想馬上跳入其中。

真想無視行李,立刻到沙灘𣈱泳

賞心悅目營地

首要任務是安置行李,尋找理想紮營地點。明明地圖上只是海拔不過六十米,但面前的斜坡,卻令我們要分批把行囊捧上。短短幾十米的路段,已經渾身濕透。在望魚角的山脊,遊走在矮小的灌木叢中,終於決定在一片平整空曠的沙地,向著東灣沙灘駐紮。

紮營地點

拉起天幕,懶洋洋地坐下,啖著帶來冰凍的水菓,看著遠方的蚺蛇尖,米粉頂,東山,長咀。東灣海岸上有兩艘遊艇,傳來强勁的節拍,狂歡的叫囂。

開放五感,連結自然

我們開始慢慢架設營幕。沒有任何裝備的我,唯一貢獻就是將多年的少許經驗,分享給兩位友人。

冒險心

咸田灣有士多及水源,原路折返的話,只需十五分鐘。可惜我的冒險心又作怪,見到地圖上有另一條看似平坦但比較遠的路,就提議試走一回,或許明天撤退時可以輕鬆一點。誰知這條路徑似乎並不受歡迎,野草蔽路,樹叢密不見天,間中又要匍匐過路。一段幾百米的路程,令到大家又再汗如雨下,好不容易才走到東灣。

村路

穿過一條文明的村路,前往咸田的士多補給。途中一間小房子掛上有木柴銷售的廣告,早知有此一著,我們不需要用把木炭從西貢帶來。在士多補充冰凍飲料,預訂第二天的航班,和加購極其重要的蚊香,就到沙灘後方處取水。

咸田灣經典的獨木橋

時近黃昏,又一艘快艇駛至,卸下一團野營人仕。廣濶的沙灘上只有兩三個營幕,看來夏日的咸田灣,也不會過於熱鬧。取水時,發現從淘宝買來的水箱有裂縫,幸好只要遷就一下角度,仍有八成容量。不過,維持這個奇怪的角度拿它上山,又添幾分難度。

晚烤

夜幕低垂,海灣上竟然尚有一艘遊艇停留。本來想靜聽大自然的樂曲,但被那強勁的節拍所摧毀。近岸處有光源在搜索游弋,似乎是在打漁作晚餐。

準備晚餐,海灣上尚有兩艘遊艇

我們也展開了仲夏燒烤之夜。徐徐晚風吹散暑熱,雖不能說是涼快,至少沒有熾熱的太陽,總算舒暢一點。在烤肉,我就吃著地瓜,玉米和金菇。話說我多次露營也未試過燒烤,因為傳統都是野炊比較方便,不用帶木炭和燒烤义。

燒烤時,還有一艘遊艇提供音樂

的神奇保溫箱,仍然可以送上低溫的水菓。我們的廚餘,還可以放進儲藏作明天的早餐,難怪他不辭勞苦都帶上這個保溫箱。

星夜

泊岸在此的遊艇最終都關掉音響,讓我們能夠在鳥叫蟬鳴之下,好好欣賞漫天星宿。拾回年少時的回憶,把夏季的星座又一次介紹給兩人。儘管我們已經接近香港東極,可惜西貢沙田巿區的光害不滅,未能一睹夏季銀河。

手機拍攝的星空

汗𦻛幕

睡在營幕內,彼此沒有交談,但明顯知道大家還未睡著。除了悉率的轉身聲,還有抹汗聲,不絕於耳。每次抹乾頭背四肢的汗,不消一分鐘,又再濕透。最後只好躺平,浸淫在疲勞及汗水之中。當日在通往沙巴神山的路上,十秒即瞓的奇技,估不到也敵不過這樣的氣候。

十秒即瞓的奇技

晨曦

鬧鐘還未響起,自覺在天亮時醒來。遵照前夜的約定,叫醒一起看日出。

朝霞映照營地

原來已經醒來,他說外面太多蚊子,所以會留在營幕內觀看。我和就走到一百米外另一個開揚的地點。這裡可以看到更廣闊的海平線,若果不是因為昨天有新鮮牛屎,我們就會在此紮營。

東極朝霞映照的長咀至西面仍泛魚肚白的咸田灣

倆人默默地看著太陽從矮小的長咀昇上來,估不到再度跟一起看日出。沒有歡呼,沒有碰杯。沒有死去活來。

菇義看日出

隨意拍兩張照片,我們又一起冒險,攀下岩石海岸,看一看如果從這一邊退回咸田灣,會否是更好選擇。可惜最後無功而還。

另一邊岩岸

早炊

回到營地,仍躲在營幕內逃避蚊子,我們就開始煮早餐。想不到我唯一貢獻的煮食爐和燃氣,竟然只夠開水煮麵。要用昨天剩餘的木炭,再處理其他廚餘。

我和襯機到岩岸拍照,他眼裡總是見到東瀛的影子,潮池都會變做溫泉。背靠蚺蛇尖及東灣,根本就像一幅畫。本土的風光,絕對夠資格,夠瑰麗,其實不用冠名其他偽稱號。

在潮池內模仿溫泉浴

靜與不靜

吃過努力在太陽底下烹調的早餐,在天幕下稍稍歇息一下,吹著微微海風,意外地輕鬆入睡。

補眠

馬達聲劃破寂靜,一艘快艇駛往東灣,螻蟻開始進駐沙灘,喧嘩聲亦隨之而至。又傳來另一快艇的狂嘯,我們知道天堂要淪陷了。

快艇送來螻蟻,進駐沙灘

劃破

我和把握最後時機,在岩岸石灘,探究一下透徹的玻璃水入面,收藏了甚麼寶物。大家都沒有浮潛裝備,我們卻只能在岩礁之間入水。目測近岸有珊瑚,但更多的是海膽。即使兩人都小心翼翼,可惜不到十米距離,湧浪就把我們泊向岸邊,分別給海膽刺中手腳。我只是在踢腿時感到踏中甚麼,但沒有即時痛感,後來再檢查才確知腳板中了六下,入晒。的手傷得比我重,他馬上見紅,故此我們立刻上水,返回營地處理。所謂處理,其實只能貼一兩塊膠布而矣。

還原營地,山野不留痕

咸田灣

我們還原營地,沿路退回咸田灣的士多。士多已經滿佈晨早來享受水清沙幼的人群,決定在這裡享受冰凍的飲料,等候接載我們的快艇。我就決定再到沙灘,把握時機盡情享受這片世外桃源。

一望無際的咸田灣

歸途

中午回程的班次,依然有三組旅客同行。他們肯定不是露營客,又不是建行客,我在暗想為甚麼他們會這麽早回航,他們是何時到達,究竟有何目的?是風光令他們失望,還是根本不打算玩水。一切都沒有答案。

經過熟悉又百看不厭的破邊洲及萬柱海岸,很快就結束了這次炎熱的野外露出之旅。幸好沒有嚇怕,只道下回要選擇秋冬出發,免卻蚊蟲暑熱之苦。

海中再看破邊洲,神削峽

輕輕拍手五下,鼓勵我努力去發表更多的圖文!贊助主子的罐罐,讓貓奴可以更專心創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山水之約|西貢之巔

山水之約|被叢林吞噬嘅牧場 (廣東話)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