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純粹。」

日期:2022.02.16

地點:蜜月灣

.

「什麼是純粹?」

在營火旁,看完《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看完大家寫的心得,直覺地想問這個問題。

.

但問著什麼是純粹前,其實才在討論我們的看見、我們的寫下會不會其實都只是日子潛移默化的痕跡,都只是組合而成的一種投射,如果這樣的投射無可避免,那「純粹」還存在嗎?

.

問完之後大家給了很多回覆,聽著的當下,覺得自己之所以這麼疑問,或許也只是執著著相信自己相信的「純粹」,執著地認為「純粹」就該是原味,於是不斷疑問著別人的相信。只是當生命的歷程無可避面的就會經歷無限多種可能,所謂的原味就算真的存在,大概就像已經被調味過的食物一樣,也回不去了。

.

時間只要存在,大概永遠都不會曉得原味是什麼,只是即便都知道可能永遠都不會曉得了,但還是很想知道,或許這件事,才是自己此刻需要面對的。

.

暫時不曉得原味是什麼,只是覺得如果「純粹」其實是自我的某種呈現方式,那任何自我的樣子,應該都可以被稱作「純粹」,而差別只在於自己要不要承認這些呈現,都是自己「純粹」的一種可能。如果是這樣,突然又很想知道,人到底有多少種可能?

.

「你一直都是一個行動者,那你有曾經什麼事情都不做過嗎?」

忘記當天讀書會聊到什麼了,但想起當時J問了自己這個問題。

.

似乎好像從來沒有讓「什麼事情都不做的」的可能發生在生命中。總是有個確定的方向,然後總能沿著這個方向做點什麼,日子的差別只在於做的多,做的少,做的準確跟做的模糊而已。一直喊著迷惘,但其實從來都不迷惘,想起前陣子失戀都已經崩潰成那個樣子,但不曉得為什麼,心裡還是知道前方在哪,雖然難過,但還是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然後上山帶團。或許有些可能性,自己就算想要經驗,也不是真的就真的這麼容易能夠經驗。

.

想起前年年底喊著要做野營讀書會,下定決心要用這個概念創業。一年多過去了,雖然實際上只做了6次,但這個概念不知不覺也在心裡長大了一年。當時相信著這世界沒有唯一真理,每個人的相信都是真理,而人是因為能夠理解彼此的相信而連結的。此刻仍然相信這是自己的前方,然後持續走著。

.

「人有辦法不相信任何事情嗎?」

讀書會結束後留給自己沒有答案的問題。即便不曉得答案,仍然相信著眼裡的前方,然後持續走著。也許心裡只要還有相信,就永遠都有前方,雖然當自己這樣想的當下,可能永遠也找不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難有機會真正經驗迷惘,但突然覺得,所謂的純粹也許是願意相信。

海邊野營
營火照亮大家
麵茶與義大利麵連結前
麵茶義大利麵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