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魯多

搭橋人

「轉載」淺談偶像, 愛國, 和我們能做什麼

發布於

鏈接: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5088


最近被鐵拳砸飛的偶像是越來越多了, 也因此我突發奇想, 想要談一談這個現象. 此文僅為隨筆, 如能拋磚引玉, 蔚為幸事.


1. 中國的粉絲群體這些年來, 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如果有人還有2000年至今的真正正確的集體記憶, 就會驚訝地發現:粉絲, 從反賊佔多數的群體, 變成了粉紅佔多數的群體. 當年的粉絲和球迷間的聖戰, 粉絲的一大罪狀, 就是不愛國.


這種轉變, 只是因為粉絲從小眾變成了大眾, 所以也變得愛國了起來嗎? 如果是的話, 怎麼解釋韓流粉絲, 儘管人數縮少了很多, 卻變得更加愛國了? 是因為中國整體更加民族主義了嗎? 但是中國本來就很民族主義. 以前甚至還有圍攻美國大使館的, 現在只會去優衣庫抗議了.


我認為, 是粉絲被主流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成功規訓了. 在長時間觀察豆瓣鵝組和瓜組後, 我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discourse: ‘當年他們用不愛國來罵我們, 現在我們十分愛國, 他們沒我們愛國, 我們要罵回去’. 隱藏在這話語背後的本質是, 愛國是一個評價體系, 在這個評價體系裡拿高分的人, 可以自由的批評辱罵拿低分的人. 粉圈被規訓的體現, 正是在於她們接受並且內化了這一價值評價體系.


在沒有接受這一評價體系的時候, 粉一個不愛國的/‘辱華’的外國偶像, 不是一件大事. 甚至就像是一個沒有忠君思想的人辱罵君王一樣, 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


2. 有意思的事, 在粉圈的集體記憶中, 逼迫粉圈接受內化愛國價值體系的, 不是別人, 是其他的小團體--球迷. 而她們憤怒於, 當年球迷可以用愛國來攻擊她們, 但現在鐵拳砸到了球迷身上, 球迷不老實接受卻在反抗. 她們嘲笑並攻擊nba球迷的虛偽, 給他們起了‘跪族男孩’的綽號.


這件事可以歸納出兩個現象: a. 所有群體都在揮舞道德大旗為自己的利益張目. 但是當自己的利益被損害時, 他們的身體總是很誠實. 按老子的話來說就是, 聖人(道德標準)不死, 大盜(用大道理話術為自己牟利的人)不止. b. 在這套秦-鞅的的體系下, 正是相互攻擊的群眾, 拉開了‘辱華內捲’, ‘相互舉報’的二次文革之簾.


3. 建於以上兩個論點, 唯一能夠剎住這場愛國內捲的, 就是:a.支持對愛國有不同意見的人士. 一個價值體系的建立是需要時間和支持它的人的. 如果我們不發聲支持袁立, 王冉, 符海陸, 周世鋒這些異議人士, 不支持對愛國有不同意見的人, 那麼逐漸的, 大家就都不敢說話了, 那麼, 也就沒人能在未來的災難中倖免了. 政治, 看似高在雲端之上, 實則紮根於日常煙火之中. 平時對於不同意見的寬容, 鼓勵,和支持, 正是阻擋極端思潮綁架所有人的防波堤.


b. 明晰真相, 並拒絕為黨國看似正確的舉動張目. 吳亦凡如果證據確鑿強奸了幼女, 那麼他該被依法辦理. 他誘奸了年輕姑娘, 那麼我們應當做的, 是討論是否將誘姦立法, 然後根據誘姦法辦理他. 而不是支持官方直接封殺他. 原因很簡單, 正是英美反對政府強制帶面罩的人說的那樣, 我們必須隨時警惕政府的權力擴張. 今天政府可以為了你好, 強迫你帶面罩; 明天它就能為了自己好, 強迫你帶口枷. 張哲瀚這件事也是這樣. 我認為中國人可以抵制張哲瀚, 她們可以不買他的代言, 在出現張哲瀚的時候立刻換台, 甚至可以玩點集資給張哲瀚買去日本機票的行為藝術, 但是不可以也不應當為官方封殺張哲瀚彈冠相慶.


舉報, 在英文中叫做report, 在英美是正常的行為. 在18世紀的西西里是令人不齒的行為, 即使是舉報黑手黨殺了自己全家. 為什麼? 當公權力是真正的public power時, 你舉報非法行為, 是在為自己的團體做貢獻. 在西西里, 18世紀的公權力是外來者的權力. 你向警察舉報哪個黑手黨殺了你全家, 你實際上是開了一個讓政府的權力觸手滲入民間武裝團體的口子, 你是自己團體的叛徒.


在中國, 當你舉報是為了讓政府懲罰別人, 即使是壞人的時候, 你實際上是在幫助那個傷害過你家人的政權, 增加權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轉載】中國:習近平的多重危機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