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4545 

失去蘋果,意味著失去些什麼

龍子維

蘋果的倒下,自然是香港公民社會全面潰敗的標誌性事件。影響還未說得清,僅記下幾點:失去一個感知公共事件的「知識結構網絡」(姑且如此命名)難以有動機建立新組織 (咁大間蘋果都可以一夜消失)媒體社區化的契機還是地下化的開端關於第1點,我用的字是「知識結構網絡」。

在地的視點,未來的希望

龍子維

1. 無論要留還是離開,都好像看不到什麼希望的可能性,或者,讓我來幻想一下,香港有什麼未來的職業是充滿希望的。2. 我認為從事地區工作的人,未來可以開拓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吓?咁壓迫的政治環境,有咩希望可言?別心急,我嘗試慢慢闡述一些看法。3.

保持香港公民社會的活力 - think global, act local

龍子維

1. 如何繼續在香港參與公共事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好些人離開,是因為對香港自由的環境絕望,但實在無需過份美化,港英殖民時期對公共事務參與的冷漠。2. 大約在7、8年前做天星皇后碼頭的保育研究,因而看了很多2005至06年之間的報紙頭條。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普羅大眾基本看待「...

有關在香港攪非政府組織的思考碎片

龍子維

1. 如果組織政黨或投票不再可能,一般人還有什麼渠道,可以參與公共事務呢?很多人都會一邊打工,一邊做義工或捐錢給NGO。2. 但NGO這名詞似乎已經等同於呃錢的代名詞了。大型的不說,中小型的NGO,如果一年可以籌到120萬,算很多了吧。常常聽到一個講法,好的NGO不應該把錢花在行政費或人工上,而是應該直接幫助受助人。

畫信基督夜信佛

龍子維

說到底,大多數苦罪的來源,還是我們的執念。無論是佛教還是基督教,成佛還是托付於上帝,修行總是永恆的,並無坦途,也無捷徑。一味積極對抗苦難,行善積德,為的是往天堂的入場券,這固然是「我執」;一味消極避世,清心寡欲,以求早日成佛脫離輪迴,也是「我執」。追求完美,永沒盡頭,能夠圓滿無撼的,是上帝,或曰終極樂觀。1)題目大抵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信仰又怎會有晝夜之分呢?這其實是內地作家史鐵生先生的遺作。...

香港社區組織的觀察

龍子維

最近一直在思考香港民間社會如何在高度商業化和政治化的環境之下生存的問題。在不同的NGO、政黨及智庫工作了一段時間,其中觀察到的一大問題,就是NGO或政團要倡議的議題、和社區真正關注的議題,是有著一個很大的落差。雨傘運動後,有很多人嘗試走入社區,講公共空間或規劃之類的議題,當他們發現街坊最關切的可能是街道上是否有狗屎堆積,那種落差與失望、以至資源缺乏以未能持續地在社區投放時間以至促成改變,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