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

一個試著重拾筆桿的上班族,文字復健中,對什麼都有一點興趣,願望是不要變成無聊的大人。

鬼月

發布於
慢慢長大,發現自己對鬼月的恐懼也慢慢變淡。
圖源:Pexels

經過社區門口,看到他們擺了排排站的桌子,還有兩個像是香爐的罈子,一個寫上「好兄弟」,一個寫上「普渡公」,一盆水,盆子邊掛了條毛巾,看來是為了社區聯合拜拜做準備,看到這情景,真的會感覺到鬼月來了。

我從小就很怕各種鬼故事,半夜醒來不敢睜開眼睛,就怕睜開眼會看到棉被裡有鬼,不敢一個人去廁所、不敢一個人上樓,連看迪士尼卡通女巫出場時,如果沒有人陪著就會嚇到大哭,這麼膽小的我當然也超怕鬼月。

小時候流行紙娃娃,我沒什麼玩具,每個紙娃娃都是我的寶貝,但是同學都說她們在農曆七月時,會自己跑出鉛筆盒,要避免她們做壞事的方法就是要撕碎丟掉,或是燒掉,不能直接丟,不然她們會回來。可是我捨不得啊,儘管害怕,我還是會找一個最堅固的鉛筆盒,把她們藏在裡面,拿東西壓好(小時候的我想像她們力氣不大,如果關很緊應該出不來),藏在抽屜的深處,等鬼月過再拿出來玩。不過因為我真的太膽小了,即使把她們重新拿出來玩還是覺得毛毛的,變成只敢跟同學一起玩,不敢自己玩她們了。

有一兩年的暑假我是在美國阿姨家度過的,我最喜歡去阿姨家過暑假了,不是因為阿姨人好,也不是因為出國好玩,單純因為我覺得鬼月是中國鬼的事,那外國鬼應該不會來找我,我在美國很安全。

高中時常常待在實驗室裡,有時候會忙到晚上,從實驗室回教室的路非常陰暗,如果不幸要一個人走的話,我一向目不斜視快速走過,就怕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後來信了基督教,我還是超怕鬼的,但是跟以前那種無助的害怕不一樣,現在會在心裡一直喊耶穌救我、不要讓我看到恐怖的東西,或是跟自己說不要胡思亂想,然後逼自己腦袋不能想恐怖的東西。

說也奇怪,這麼膽小的我其實很習慣獨居,大學畢業後有幾年都是自己一個人住,家人問我會不會怕,其實不會。當然偶爾會懷疑窗外是不是有一雙眼睛,但是逼自己轉移注意力這招還挺有效的,而且我相信如果鬼真的現身了,耶穌會保護我,鬼對我造成的傷害頂多是嚇到而已XD

就這麼到了現在,今年看到那個祭祀陣仗,我發現我已經不會怕了耶,雖然偶爾還是會有胡思亂想,然後要叫自己腦袋瓜聽話的狀況,但是大部分時間是沒有顯著的恐懼的,不過我仍然不敢聽鬼故事、不敢看恐怖電影(我太容易被嚇到,最近在看夏目友人帳,我覺得這是我能忍受的恐懼極限了),因為白天不怕,但是晚上夢到一樣很恐怖,這或許就是某種長大吧?

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可以進化到看了什麼都不怕,晚上也不會做夢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