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eningtotheLake
ListeningtotheLake

#Anarchist | Talking to myself

选择

最近的心得:人生起码两件大事儿我都靠着潜意识做了选择。就是说,我是无意识的或半意识,靠着俗称的“感觉”过了人生小半。也许我曾经接触过的人,或者读过的书,间接得影响了我的选择,但我自己本身在选择前并没有意识到我在“做一个选择”,以及我并不懂那选择背后的“道理”。

  1. 出国。我感觉自己要出国的这个想法和行为是一种潜意识里一直存在着的“逃”。在家我经常感觉到压抑委屈痛苦,我就是想逃离那个家庭。家庭是一个个小社会的缩影,社会的聚结是国家。我有“逃离”心态,尤其最近发生的种种更令我觉得之前做的所有选择在大方向上无比正确,就算是生死逼诱我都没有改变。
  2. 女权。这是身为女性的,可能是生活在父权社会的,想要自由的,必经的痛苦反思之路。一切的性别比,少子化,杀妻案都在讲述一个事实:重男轻女仇女厌女深深的刻在几乎所有男女老少的身心里,让人愤怒疲累。在父权当道的人类社会无处是世外桃源,但确实有好坏之差。我选择让我开心的自由的,不想被任何帖着性别歧视的标签绑架。在男性精子减少女性卵子抵抗的这种连大自然都以最原始的方式来警示的现在,如果人类,尤其男性,还不反思自身对女性的侵略和奴役,文明无从谈起,人类作为一种平等于其他虫类鸟类的生物,并无特别存在的意义可说。人类只能是在非常浩瀚的宇宙空间时间里走了那么一小小段儿,几乎渺小到无用到可以忽略不计。高等生物看人类的繁殖可能就像人类看蟑螂一样。

最近国内发生的几起围绕新冠政策的事件,就像当年动车脱轨事件一样,彻底激怒了中国的中产阶层:有收入有教育的人群。这些人也是接触西方价值观比较多的。虽然他们也靠这个体制过活,但是属于非常客观理解爱国,心底有一份希望国家好的真诚在的。俗话说,有希望就会有失望。正因这份很积极乐观的希望,这次发生的事情才令人更加难以接受和无比失望心冷。从“润”到“我们是最后一代,谢谢”,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新冠刚出来那会儿,大家虽然害怕,但都有那份爱心和希望觉得一定能好起来。所以压死骆驼的根本不是新冠病毒本身,那根稻草是被无人道得对待,被无科学依据的管理,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剥压个人最基本的隐私权和个人财产拥有权。

但是,人们会反抗吗?你们觉得,每次想出笼子都被狠狠电击一次的狗,会不会趁门儿稍微开个小缝就奋力逃出笼子呢。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