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土

政治学、哲学、法学

『男子阴毛:主蛇咬,以口含二十条,咽汁,令毒不入腹。』

(在线问答,作于2017年11月3日)

问:

请问中医古书说吃异性的毛发可治疗蛇咬,这是遵循了哪条中医理论?

答:

根据中医古书,能治蛇咬的不是『异性毛发』,而是『男子阴毛』。这个说法现存最早的出处是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后来被李时珍收录到《本草纲目·人部》『阴毛』条目中:

『男子阴毛:主蛇咬,以口含二十条,咽汁,令毒不入腹。』

除了能治疗蛇咬之外,李时珍还收录孙思邈《千金方》的记载,声称男子阴毛对分娩时防治难产有奇效——当然,必须得是产妇丈夫本人的阴毛,绝对不能是其他随便哪个男人:

『横生、逆产,用阴毛二七茎烧研,猪膏和丸大豆大,吞之。』

《千金方·妇人方上》『逆生』条下的原文更加掷地有声:

『取夫阴毛二七茎烧,以猪膏和丸如大豆,吞之,儿手即持丸出,神验。』

(《千金方》里除了丈夫阴毛之外,还有其它许多神奇的难产药方,比如『取蛇蜕皮烧灰,猪膏和丸,向东服』、『以手中指取釜底墨,交画儿足下,即顺生』、『取父名书儿足下,即顺生』等等。因为这些方子并未将『人』入药,所以没有被李时珍收录在《本草纲目》的《人部》中。)

不过,作为备受后人景仰的一代神医,李时珍怎么可能仅仅满足于抄录古书『验方』?当然要有自己的发明创造,才能证明神医之称名不虚传。而且只有男子阴毛能治病,这不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吗?想到这里,李时珍不禁义愤填膺,慨然提笔,紧接着前两条记载,续上了版权归自己所有的第三道药方:

『妇人阴毛:主五淋及阴阳易病。』

话说回来,与《本草纲目·人部》中的其它药方相比,『阴毛』条下的这三条记载直可谓平平无奇。根据李时珍搜罗的资料,人的头发、头垢、耳垢、膝垢、指甲、牙齿、人屎、人尿、尿垢(名为『溺白』或『人中白』)、尿液结晶(名曰『秋石』)、尿结石(名曰『淋石』)、胆结石(名曰『癖石』,因为李时珍认为其乃『有人专心成癖』、『精气凝结』的产物)、乳汁、月经、人血、精液、唾液、汗液、眼泪、『人气』、『人魄』(『此是缢死人,其下有物如麸炭,即时掘取便得,稍迟则深入矣,不掘则必有再缢之祸』)、胡须、人骨、天灵盖、胎盘、脐带、阴茎、人胆、人肉……等等均各有妙用。

比如尿垢:

『时珍曰:人中白,降相火,消瘀血,盖咸能润下走血故也。今人病口舌诸疮用之有效,降火之验也。』

其下更详细抄录了用『人中白』治疗『诸窍出血』、『肤出汗血』、『水气肿满』、『脚气成漏』、『小儿霍乱』、『鼻中息肉』、『痘疮倒陷』、『小儿口疳』、『走马牙疳』等各病症的相应药方,有兴趣者可查阅《本草纲目》原文。

好了,列了这么多『中医古书验方』,读者不免要问:『这些药方,遵循的究竟是哪条中医理论呢?』

从现代科学的角度看,所谓中医『理论』,其实不过是在素朴宇宙论巫术交感思维的基础上,对日常生活中各种经验观察、口传谈资、神秘想象的杂烩、融合与提炼。

延伸阅读:中医有效吗?》《中医所谓「上火」

这样的『理论』,由于缺乏恰当的研究范式与方法论作为奠基,也没有足够庞大而可靠的背景知识体系可资对勘,因此总体上无力对种种怪力乱神进行『去伪存真』的检验(尽管历史上时不时有一些中医学者对个别偏方的有效性提出怀疑和否定,但这些声音大多湮没在浩繁的卷帙之中),只能不断地『兼收并蓄』、传抄后人,同时还要费尽心思为这些偏方怪方做出看似合理的解释。

延伸阅读:「非科学」与「不科学」》《中医与伪科学》《西医离职学中医

比如对于人的毛发为何会有其书中所宣称的种种疗效,李时珍是这样解释的:

『发者,血之余。埋之土中,千年不朽;煎之至枯,复有液出。误食入腹,变为症虫;煆治服饵,令发不白。此正神化之应验也。』

这段混合了观察与想象的叙述,正是中医『理论』背后巫术交感思维的典型反映。

当然,在『中医粉』眼中,从现代科学的角度去批判中医,那才是真正的坐井观天、夜郎自大之举:世界这么大,你怎么知道科学就能解释一切?你怎么知道你所谓的怪力乱神就一定不存在?你怎么知道老祖宗的记载就一定是错的?没准哪天科学又证明了老祖宗的这些方子有道理呢,到时候你是不是要掌自己的嘴?……

其实同样的意思,神医李时珍先生早在评论陈藏器《本草拾遗》(就是前面提到的、现存最早记载『男子阴毛可治蛇咬』的那本书)时,就已经讲过一遍了:

『其所著述,博极群书,精核物类,订绳谬误,搜罗幽隐,自《本草》以来,一人而已。肤谫之士,不察其该详,惟诮其僻怪。宋人亦多删削。岂知天地品物无穷,古今隐显亦异,用舍有时,名称或变,岂可以一隅之见,而遽讥多闻哉?如辟虺雷、海马、胡豆之类,皆隐于昔而用于今;仰天皮、灯花、败扇之类,皆万家之所用者。若非此书收载,何从稽考?此本草之书,所以不厌详悉也。』

听到了没有,但凡质疑『中医古书验方』的,都是『以一隅之见而遽讥多闻』的肤浅之士、不知『天地品物无穷』的狂妄之徒。

什么?你说『辟虺雷』(即朱砂莲)不仅没有《本草纲目》所收录的『辟瘟疫』、『解蛇虺毒』的药效,而且富含马兜铃酸,会破坏肝肾功能,导致肝癌、肾癌、尿毒症、肾衰竭?

什么?你说『万家之所用』的灯花其实根本治不了『小儿邪热在心,夜啼不止』,你说『败扇』(破掉的蒲扇)『烧灰酒服一钱,止盗汗及妇人血崩、月水不断』是瞎扯?

这些可都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智慧的结晶哪!你胆敢数典忘祖、说三道四,你的文化自信到哪里去了?!

上帝与罪恶问题

“霍金悖论”修订版(上)頂尖科學家何以常是反哲學的哲學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