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有恒

以理工求真精神從事三十年學研的文史工作研究,尤精學術辨偽.辨偽內容遍中國音樂學,崑曲學,文學及戲曲學,史學,中國古典學及經學,與佛教史.及新詩創作人,出版著作計數十種.並天文物理研究者

新詩集《從心集》(一) by 劉有恒~~~~~~~〈蜂蜜怎麽苦了?〉〈陶壺〉〈怎生兀自青春〉〈刺桐花〉〈蝶老〉〈街角的狗〉〈時光 reset〉〈瓶中花〉〈送你分〉〈新視野號〉〈吞下良心的狗〉〈愁字在使壞〉〈放射性眼神〉

發布於

新詩集《從心集》(一)   by 劉有恒

~~~~~~~〈蜂蜜怎麽苦了?〉〈陶壺〉〈怎生兀自青春〉〈刺桐花〉〈蝶老〉〈街角的狗〉〈時光 reset〉〈瓶中花〉〈送你分〉〈新視野號〉〈吞下良心的狗〉〈愁字在使壞〉〈放射性眼神〉

==============================

2021年8月的詩:

〈蜂蜜怎麽苦了?〉

這些曰子怎生恁地支吾

行道樹間亂了步了

鳥兒為何不理睬轉頭飛了

家裡寳貝狗兒見了我夾著尾巴躱了

看看曰頭没有烏雲遮到

但心上怎生的黑

挖勺蜂蜜想填補些甜

却怎生是這般地苦!

劉有恒,2021.8.26於台北


〈陶壺〉

喚不回這壺滴失了的過隙

品不足那繁手打理好的茶韻

在夕曰草堂

餘睴泛黄了的陶壺裡

我看見了不朽

劉有恒,2021.8.27於台北


〈怎生兀自青春〉

浴在一身朝陽的噴香裡

叩叩脚跟催著譲地磚也敲出了聲

稀疏黑髮亮出被白髮蠶食了的領地

回憶的舊歌逕自在喉間溫存

怎生兀自青春

劉有恒,2021.8.27於台北


2021年9月的詩:

〈刺桐花〉

綴飾满頭的火紅點點

草間還灑落一襲的春

張羅了好個園林午夢

無聲的爆杖

一牛車一牛車

平埔少女婆娑身影

走馬恍惚迷離

不又是披頭的刺紅罩眼

醒了我

劉有恒,2021.9.21中秋於台北


〈蝶老〉

翅膀已不能透力地揮動了

行路也不能企求萬里了

翼下的世界便是全部

無力地借風滑翔著

身子在時光中裂解著

直到光陰也老到再也承載不了你

於是飄墜於塵土上

也合自然歸而為一了

劉有恒,2021.9.22於台北


〈街角的狗〉

傾斜的街角上

一隻迷失的狗

不理會地兀自低頭尋找出路

抬頭只見迷失的人們談論他們迷失的事物

在那些眼角有色而迷離的眼睛中

苟安的塵世美的像烏托邦

那隻迷失的狗是惟一不迷失的存在

劉有恒,2021.9.22於台北


〈時光 reset〉

把已匆然過隙的白馬拉住重置

真的好嗎

北去的雲時煙光的老房子再回頭重住一回

真的好嗎

真的已琢磨入定

硬心拒絕時光將我重置在老房子裡

老房子裡的甜酸辣苦也釀不成回甘的餘香

原地的人生只剩下命定輪迴的匱乏終局

劉有恒,2021.9.23於台北


〈瓶中花〉

當初何苦插在瓶裡

只為享受一度的目光

早已綁縛著你如隨形的影子

在今日見證了你的被抛棄

在插進花瓶的瞬間就已開始了倒數計時

沙漏到底多久才滴漏到底的已不重要

關心能救得了已定的結局嗎

管他是生日的祝禮

情人的饋贈

還是雅人幽士的閒情偶寄

雅在悅目賞心你的凋亡

幽在品味你在凋亡時散發的死亡之香

情意也在習慣性地凋落

祝禮成了一抹出生入死的人生的嘲笑

花不該插足在人世間換湯不換藥的情意遊戲裡

花究竟應該待在他的原鄉

在那兒一生的榮衰成就了大自然的圓

日出與晨曦與晨鳥唧唧陪伴花兒美美地生榮

夕陽與落霞與孤鴻單飛陪伴殘花美美地凋落

月亮與萬點星星與螢火灼灼陪伴落花美美地長眠

劉有恒,2021.9.23於台北


〈送你分〉

送你分的吉時來臨時

拿到分了嗎?

惆悵的會是

等不到人生裡屈指可數的送分題

抑或是

不經意近身竟然又讓他擦邊而去

每次不好意思地又祭出臨深淵履薄冰的招數

豎緊寒毛

堅持到放棄堅持為止

只剩下一心期待

不知未來的哪一天

落下來又可能接不到的送分題登時返駕的微弱氣息

每次送你分却仍又失了分

送分題始終是

不期而遇却次次插翅飛逝的過客

劉有恒,2021.9.24於台北


〈新視野號〉(New Horrizons)

沒有失去秦時明月漢唐關的記憶

只不過把邊塞推向蒼茫的穹蒼

在天漠絕域裡

悠悠與蕭條只是形容不了的形容詞

十年是撕開冥王星面紗的小小代價

她展露了不捨的笑顏揮別了難得的星際訪客

征途未了

地凍也勝不了的天寒

熄不滅天體小雪人——天涯海角(Arrokoth)迎接的熱情!

劉有恒,2021.9.24於台北


〈吞下良心的狗〉

不小心

一隻仗著主人勢

只要牠願意

自由自在橫行的狗

吞下了一顆良心

刹那間 眼就開了

心就明了

交加悔恨放肆的過往牠淚如湧泉

猙獰如同惡主人的日子牠恍如噩夢

主人來了

唾棄之吠聲衝著主人噴發

牠勢不兩立了

胸前一大窟窿

主人傷痛的過往

出錯的那日

主人的良心掉給一隻狗吞了

那隻狗成聖

主人墜入惡道

喪心病狂統御了他的往後日子

一隻狗步上了後塵

愚忠的本能成就了幫兇的本錢

於是牠自由自在的橫行

只要牠願意

劉有恒,2021.9.24於台北


〈愁字在使壞〉

為什麽他眼角低垂熄了燈?拉下了臉龐?兩道眉也上了鎖?

難道是心遭偷兒失落了去?腦遭偷兒綑綁打了死結?

整個人委靡的一似捲了幾捲打包搬離了魂舍?

旁觀者忽然插了嘴

你瞧,是愁字在使壞!

劉有恒,2021.9.25於台北


〈放射性眼神〉

是兩粒凶星下凡在閃爍嗎?

刁蠻的眼神無忌憚地俏皮獰笑著

像探照燈君臨天下八方猛地投射著

哦!是利維坦躲藏在背後撑起的一張無心肝的人皮面具

血囗裡不時排放習慣性的謊言

自相不時碰撞之下

激生彼起此落的刮耳噪音

無數的問號都倒在强度超過鈷六十的無比威權照射之下而亡

人皮面具嗜血之下更加堅挺了

兩眼發出了血色的光!

劉有恒,2021.9.26於台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