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4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2544 

新詩:〈於是康莊等得不耐煩了〉

劉有恒

新詩:〈於是康莊等得不耐煩了〉 是彩霞讓開了身子 於是欣欣向榮的蔚藍在天空盡心地舒展著 從來不自戀於喪志 於是時空清平地踱過一望無垠的拱橋 不用委曲著心念 灑豆也盡是把把成兵 泥塑的偶像在虛空裡漏餡 是朗朗的大腦一把將它碾碎塗地 爾後的日子明明白白的過 於是康莊開展在前方不遠處 他等得不耐煩了!

新詩:〈望春風〉

劉有恒

新詩:〈望春風〉 只不過短短的年月 倒似隔了無數個世代 老是望不來春風 它是不屑一顧 還是它走差了岔路 良善瑟縮在寒風凄雨裡期望著春風 甘美埋沒於苦辰惡景裡期望著春風 春和日麗難不成是徒勞的奢望 望不見的春風 望不來的春風 你到底是辜負了誰?

新詩:〈補破網〉

劉有恒

新詩:〈補破網〉 網已被扯的破敗不堪 撕裂的傷痕處處 舊傷再添數不清的新傷 嗚咽著的破網 沒有了顏面 萎縮在雜亂的舊物堆的角落裡 連風塵也不屑一顧了 誰能再縫合補起破口 誰能再讓它恢復風華 瑟縮著的破網 依舊在啜泣 月月又年年 時不利兮 可奈何又奈若何!

新詩:〈天黑黑〉

劉有恒

新詩:〈天黑黑〉 低垂的天幕死氣沉沉 前方看不到一絲明亮 黑壓壓的鬼影重重 低聲搖頭擺腦暮霧騰騰 呢喃著唯我獨尊的咒語 向著冥陰的閹黨隆隆地膜拜 空洞的眼神直浸冥界 身軀及腦液正被如蜜的謊言吞食殆盡 天黑黑的鬼魅陰府近了 漫地的失魂鬼影更加瘋癲地不停抖動 大地為之顛覆在天黑黑的...

新詩:〈一隻鳥兒叫啾啾〉

劉有恒

新詩:〈一隻鳥兒叫啾啾〉 荷嘿荷啊荷嘿荷 一隻鳥兒一直叫啾啾 叫到三更半夜 是悲號著瀕臨覆滅的巢 原本一向好生生的生意盎然 遭蠶食基業者興浪破巢不日無完卵 不能置放心懷外 嘿嘿嘿嘟 一隻鳥兒一直叫啾啾 沒有躺平 尚存一息也要烏鴉著失向的未來 在冥夜陰府閹衆霸住的巢內狂瀾裡 不停息使力地叫啾啾 在風聲雨聲的東林裡!

新詩:〈火金姑〉

劉有恒

新詩:〈火金姑〉 在漆黑的黑暗島嶼的暗黑草叢裡 在偽裝著光明的黑暗裡,偶爾三五火金姑閃耀點點 只有那沒有甚亮的程度 在點綴的光芒裡掩護著黑暗 愚弄著遍地的單細胞生物,以為美爍的爝火就是黑夜裡本當的一切 讓黑暗鍍上一層虛有其表的金亮 火金姑是暗黑的幫兇 用那點點的微光讓受惑者盛讚你...

新詩:〈攏係假〉

劉有恒

新詩:〈攏係假〉 外表鑲銀岸然的假幣 荒涼的蒼白耀著眼 卻是空洞大腦的外拋 時辰刻劃著虛偽的工筆 盡都是徒勞的假相 在虛偽的事理下心波隨之盲動 無光的眼神裡死寂的潭水生不出一絲微漾 震天價響的只有偏頗的私念 迴盪在必亡的旁門左道勝念中 (劉有恒,2022.5.19於台北)

新詩:〈霧鎖了的執迷〉

劉有恒

新詩:〈霧鎖了的執迷〉 渾天瀰漫著的塵瞞 像是催著眠的柳絮 了無涯疇侵蝕消融的薰陶著 在執迷著的腦霧裡 記憶力只是天方夜譚 烙印著的深深透底的框框侷促著思考力 毀壞了人格的頂天柱 渺小了內在與外在 眼界限縮在丁點小的自我狂妄 執念把持著的牢籠 透不進丁點的光 必剩下的惟有...

新詩:〈五衰了〉

劉有恒

新詩:〈五衰了〉 充塞了的欲及色的意念 灌滿在飛天的身心裡 幾年下來欠了那麼多的功德 積下層層的罪孽 享盡且樂盡了不配搭的福份 於今頭上的尊榮花冠開始萎謝 身上的衣服處處露出髒穢 壞到從兩腋也流出了不潔淨的汗水 全身子散發著滿天臭哄哄四溢周遭 五衰了 即將從天廷落入原來待著的地獄鬼道 還在怪東怪西!

新詩:〈沒天光的盤絲洞〉

劉有恒

新詩:〈沒天光的盤絲洞〉 兩肩塌陷沒個承擔 像隻泥鰍滑不溜丟 急著從爛攤子裡脱身 逞強無忌的噴灑著的噴人的血口 竟然還吐出了蛇信 頑強地觀著自造的落陰而還脫口頂撞 盤絲洞裡錯綜糾結著金銀財寶 利益的甘甜大剌剌品嚐無憚 早已糜爛了裡外的皮囊繼續發著腥臭麻痺著那些早已腦子被長年蝕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