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有恒
劉有恒

以理工求真精神從事三十年學研的文史工作研究,尤精學術辨偽.辨偽內容遍中國音樂學,崑曲學,文學及戲曲學,史學,中國古典學及經學,與佛教史.及新詩創作人,出版著作計數十種.並天文物理研究者

新詩集《從心集》(《三零六擊》)(二十一) by 劉有恒 ~~~~~~~〈於是康莊等得不耐煩了〉〈光禿禿的蒼涼〉〈夾著尾巴的鳥獸〉〈不是路〉〈滿空飛〉〈汝因勢〉(勸世歌)〈好個秋不遠了〉〈花兒請讓路〉〈當時光的轉輪〉〈支離了的懸解〉〈回聲盡皆落寞照眼〉〈暗夜的喧囂〉

新詩集《從心集》(《三零六擊》)(二十一)  by 劉有恒

~~~~~~~〈於是康莊等得不耐煩了〉〈光禿禿的蒼涼〉〈夾著尾巴的鳥獸〉〈不是路〉〈滿空飛〉〈汝因勢〉(勸世歌)〈好個秋不遠了〉〈花兒請讓路〉〈當時光的轉輪〉〈支離了的懸解〉〈回聲盡皆落寞照眼〉〈暗夜的喧囂〉


新詩:〈於是康莊等得不耐煩了〉


是彩霞讓開了身子

於是欣欣向榮的蔚藍在天空盡心地舒展著

從來不自戀於喪志

於是時空清平地踱過一望無垠的拱橋

不用委曲著心念

灑豆也盡是把把成兵

泥塑的偶像在虛空裡漏餡

是朗朗的大腦一把將它碾碎塗地

爾後的日子明明白白的過

於是康莊開展在前方不遠處

他等得不耐煩了!

(劉有恒,2022.5.28於台北)


新詩:〈光禿禿的蒼涼〉


被掀起了底牌

原來匕見只見得那光禿禿的蒼涼

吃重地扛著拖不動的巨軛,喘著氣

使力地鄙睨著自身並不擁有的真與善

早已輸得透著光的全禿

蒼涼的老驥伏在櫪上

一無忌憚地肆虐著唾液噴濺周遭

伴著暮色泛著的蒼涼,只待被將至的黑夜吞沒

應著那一聲撩天的慘字!

(劉有恒,2022.5.29於台北)


新詩:〈夾著尾巴的鳥獸〉


從來沒有端正著

斜眼側身捱著彎曲小徑偷狗摸雞

心裡沸騰著言語止了步的餿水

燎原了那芳草萋萋的生息

狐狸尾巴夾緊

東躲西藏還不時撞墻砸鍋

渭城的朝雨盼不著一絲絲

遍地的爛泥地倒成了身心靈的度化府地

不時還蹦得到處無根由襲人的噗噗響屁

總是學不像臭鼬的乖巧

露了饀的賊目鼠眼一直四下裡自白

(劉有恒,2022.6.5於台北)


新詩:〈不是路〉


從來認識的不清

被風向洗了個二三十載

瀕危了華年

蹣跚了腳步

那不是一條該行走的歧路

腳下的遠方踏了空

一直摔不停的筋斗撲著慘澹

伸展無際的只是陰霾

一再地被洗臉

一再地被打槍

無語的笨拙只是腦袋的反射

故去的繁華榮景只待成追憶

如果還有舉一反三的記憶在蒼涼之中

不時被鼓躁起乩

不時玻璃心碎裂

一條不歸的明明白白分明不是路

(劉有恒,2022.7.3於台北)


新詩:〈滿空飛〉


鵝毛雪滿空飛

無言的歎息聲在浴雪

沉默的街景三不五時敍著幾十年故去的舊

一五一十虧欠著的前人

反倒成了被凹凸鏡歪曲的影像

滿空飛在破落的鬼界之島上的脫竅的硝煙

是心靈擊打著乏味的波浪鼓的反芻

被浪浪鼓鼓鼓顛危了的所多瑪

天火還遠麼?

(劉有恒,2022.7.4於台北)


勸世歌:〈汝因勢〉

~歌辭修改自南音〈汝因勢〉


汝因勢將心肝全送狗吞了了,

師長教汝讀書時,

須着存心顧廉恥,

倘抄襲作弊來相欺!

不畏良知那得善計,

莫待東窗時,

教伊着反悔可遲;

莫待東窗時,

教伊着反悔可遲。

(劉有恒,2022.7.8於台北)


南鄉子:霧鎖舊時樓

霧鎖舊時樓,落寞三春老去淒。盡洗浮華惜故去,依依。遍歷塵間不屈膝。

嶺暗罩深林,散盡層雲魅影移。目捲月華頻步頓,沉沉,數盡更籌不畏遲。

(劉有恒,2022.7.18)


新詩:〈好個秋不遠了〉

拋不去十里塵

依依不捨,挨挨擠擠

好時光盡付水村山岫

任性驅心船駛入崎嶇的結界

唱和著漁光曲

依舊浮雕著的美好景緻

無言的望著我

澎湃著涼風襲面沓至

好個秋也不遠了

(劉有恒,2022.8.5於台北)


新詩:〈花兒請讓路〉

躡著手腳走一條泥淖小徑

花兒只會是臆夢

蓬鬆的散髮在眼前佈滿了牢房的圍欄

遺落了心靈的驅殼

向著虛空吶喊著

花兒請讓路

引起了徒然的一陣捧腹的喧囂當了無辜的註腳

回眸在淌著淚

招手迎向花兒

盡在荒野的遠方的不知名之處

異鄉人徒立在天涯隨風品茗著餘滋味的回響

淚滴凋謝著!

(劉有恒,2022.8.10於台北)


新詩:〈當時光的轉輪〉


當時光的轉輪在田野裡咆哮嘶吼

震裂的穹蒼只在角落邊上咧著一張嘴

皮笑肉不笑地在微曦裡裝模作樣

苦澀的情緒不能免俗地放開了懷

值得一哭或值得一忘

難解的習題成了人生的難處

古靈精怪的捉狹不就是日正當中下的兩難

時光轉了又轉

豪情只在吹灰處

一些兒也不饒

(劉有恒,2022.8.12於台北)


新詩:〈支離了的懸解〉

不曉得隕墜在哪時辰

老是覺得似乎喝茫了老遠

舉手夠不著

思念也及不到

彷佛盡皆碎了

姑且清腦個把鐘頭

卻沒料到迴力個迷糊老在心竅上轉

消不了波的消波塊

你還何所依戀

即使當有一時半刻有幸嘗試拼著支離了了的拼圖

期待成了實現不了的懸解

孤單地座落在心靈的轉角處

長大著

(劉有恒,2022.8.14於台北)


新詩:〈回聲盡皆落寞照眼〉

摀著臉擋掉了艷陽抑或是灰燼?

絕口不作聲以絕回聲的撩人

從此不和落寞相看兩相厭

只恐照眼如火熾

傷心的盡皆是天涯有情人

自然涼了情與意在無言獨上西樓後

望斷五陵年少

最落寞的豈止是孤鴻

多了隻眼

瞧盡滄浪水花起雲時

(劉有恒,2022.8.14於台北)


新詩:〈暗夜的喧囂〉


在愚昧的氛圍的渲染下

暗夜依舊喧囂

跳樑舉目皆見

偽善更加恍惚友善

在喧囂遍耳之下

暗夜更加恍惚光明

但即便是一縷輕煙,也找不著前路

(劉有恒,2022.8.18於台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