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納

黎明天光,百納海川。平時正經,有時壞掉。敏銳度高低落差大,喜歡故事創作、影視作品分析,亦是社會觀察者。自知才疏學淺,敬請指教與分享。

【別對映像研出手!】我愛的不是錢,是能產生利潤的活動。

如果說淺草綠是天生的冒險家,那麼金森沙耶加就是現實的柱石。「我就是那種沒有契機和環境就什麼都做不了的人。」淺草綠窩在學校頂樓這麼說。金森看向底下社團的新生招募,聽著淺草綠的夢想,直到看見水崎燕,她腦中的節點才真正地連成一個圈──水崎燕的職業,模特兒的名氣!
圖片1:觀眾以管窺之,金森沙耶加則是一覽無遺。
如果說淺草綠是天生的冒險家,那麼金森沙耶加就是現實的柱石。

光有滿腔熱血與創意並無法成事,「我就是那種沒有契機和環境就什麼都做不了的人。」淺草綠窩在學校頂樓這麼說。金森看向底下社團的新生招募,聽著淺草綠的夢想,姑且跟著她的步伐,前往動畫研究社的新生特別放映會,直到看見水崎燕,她腦中的節點才真正地連成一個圈。

經營,除了擁有實力、務實的計劃以外,時下賣點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於是擁有爆炸想像力的淺草綠、注重動作細節的水崎燕,透過掌握現實關卡的金森沙耶加,她見到與現實最接近的連接點──水崎燕的職業,模特兒的名氣!

錢,只是方便用來衡量價值

圖片2:第11集。日本料理店老闆娘付錢給金森,作為蒐集颱風草的費用。

隨時都在搜尋「利益」相關的人事物,即便只是幫淺草綠跑腿買午餐,也不會找回零錢,認為「跑腿費」理所當然的金森,究竟是如何養成這樣的人格特質呢?直到動畫第九集才正式揭曉。

金森回憶,親戚曾經營有名的酒肆,然而因不便到達,開車又不能喝酒,客人愈來愈少,經營者又不願意便宜賣給只想買醉的人,後代轉型為雜貨店;小時候的金森在此做點打雜的工作,以防養老金根本不夠養活自己,卻從店主口中得知入不敷出的閉店消息。

回到三人的所在地,為了製作第一部屬於映像研的作品,他們進入只有冬天下雪才會湧進人潮、平時沒落的芝濱商店街道,周邊的商家不是老舊,便是關店通知,金森喊出這段話──

「光是執著於充實商品沒有意義,要符合時代的需求和供應以及宣傳,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想法太過天真了!無宣傳,不成商。沒有符合當下的作品,就是無稽之談!不要光有執著,還要思考能吸引客戶消費的內容!」

2021年5月統計,日本有1億2536萬人口(註1),是台灣人口的五倍之多,日本職人文化底下,沒落街道、人口老化以及城鄉差距的現實,放大了金森吶喊的言語,為了生存下去,首要思考的是如何經營!

金森獲得芝濱工商協會的支持,卻面對學校的質疑,教務長認為營利不是教育活動,校方與地方的關係也會受影響,希望學生擁有只有現在才能體驗的社團活動。金森反駁的論點包含:文化祭(註2)不是有金錢活動嗎?賺錢為何不是教育活動?更何況是工商協會主動說要贊助,她並沒有要求。教務長卻說文化祭是例外,總之學生不能收受校外人士的金錢。

學生會的書記(我稱之黑妹)也三番兩次地提醒金森,後來在百目鬼(負責音效的同學)蒐集聲音的假日,獨自找金森談話,也是第一次兩人在校外談及這件事情。

黑妹:「去參加比賽不好嗎?」

金森:「比賽只不過是權威加成,不能立即有效果,參加活動能得到各階層的評價還有收益。」

黑妹:「映像研的活動是製作和研究吧。」

金森:「所以不就要研究經營管理嗎?學校怎麼樣都不可能超出模擬範圍。」

黑妹:「要是你們跑得太出去,學校就保護不了你們。」

金森的作法未必沒有風險,面對作品即將難產,配樂搭不上影像畫面的困境,她立刻聯繫製作DVD的廠商,而對方回應若是要延期提供作品,成本也會提高,因此金森拒絕了。為此,水崎燕激動地抱屈,製作出事了,難道就不能體諒一下嗎?金森回覆:

「這才是正常的回答。夜裡加班要給員工加班費,也會影響第二天的工作,人家也要混飯吃,把時間浪費在我們這種出於興趣玩玩的人身上,是沒有任何好處的。不如說我們這樣突然放鴿子,已經損害了他們的利益。學校會保護我們,只要他們認為手段正當就會提供協助,但是只要踏出學校一步,他們就沒有任何保護我們活動的義務了。」

所謂權責,就是權力(利)關係與責任制度。學校是教育場所,依據教育制度所存在,而學生進入學校,學校必然要規範與保護學生;既然金森一心前往經營的道路,與學校的教育觀念分歧,勢必得負起保護自身的責任──因為學校並沒有義務保護、管理學生校外的行為。

利弊得失,金森非常明白。

她也明白,若是因此造成對立,往後與學校之間的往來(預算審核等等),一定會有更大的困境,所幸,先前與芝濱工商協會一同舉辦的聲優徵選會,以及協會主動贊助、活絡當地觀光的新聞,引起社會熱烈的響應,認同校方讓學生社團學習商業活動的方式。如此一來,校方也不得不認同他們的做法。

圖片3:第11集,泳池的辦公室。金森曾說學校怎麼樣都不可能超出模擬範圍,簡直不謀而合。

對於金森而言,金錢固然重要,但是金錢代表的不單純只是利益,而是行動的價值。拿下機研社的動畫製作時,淺草綠跟水崎燕曾經問她,為什麼一定要收錢?不收錢的話,創作可以擁有更大的自由度,金森說:「收錢是在為工作負責。金錢是為了確保委託的成果,既然收了錢,我們就有義務保證成品的品質。『收錢負責』跟『不收錢免責』,那個比較可靠?」

有了現實的柱石,才能築夢

每一次淺草綠跟水崎燕討論作畫風格、故事設定,或者兩人偷懶玩耍,都是金森抓住兩人回到現實。社團指導老師的提醒之下,唯一一次順著她們玩樂的心情遊走,「不好好玩耍、不休息是無法好好工作的。絕不超量工作,一有時間就玩,這才是工作的奧義。」

圖片4:第11集。社團指導老師穿著襪子夾腳拖,實在是太靚了(?)

務實的態度與行事很重要,不能放任這兩人自己去玩,所以金森只好跟在後方;三人沿著水路走,突然看到水路旁就是斷崖,笑說根本是在走「三途河」(註3)。

金森:「你得先付六文錢。」

水崎:「我們在的地方是天堂也是地獄。」

淺草:「難怪日子過得這麼苦呢。」

這段對話設計得真好,每次看都會心一笑,不過影像安排更好,金森走在她們後方,一如往常地成為她們的後盾,簡直是行動門神。甚至在淺草進入想像世界,失足落入水中時,金森第一時間跳入水裡救起淺草。

不只考量動畫製作的現實狀況,社員的安全與身心狀況也需要一併顧及,雖然偶有摩擦與衝突,卻並不以強硬地、壓倒性的方式逼迫她們接受,而是提出客觀的論點與事實,再加上一些手段。於情於理,金森都是斡旋能手,卻並不令人討厭,甚至比起其他兩位主角,許多觀眾更喜歡金森。

除了她是神隊友以外,賊賊的笑容往往是成就達成,不、是冒險的開始。

誰說現實主義者不能成為冒險家?(笑)



資料來源

註1:日本總務省統計局
註2:相對於日本校園文化祭,台灣的校園活動比較像是園遊會,校外人士進入校園,與校內活動可能有金錢往來。
註3:對應中華文化是奈河橋的奈河,日本文化的三途河必須要付六文錢才能渡河,並沒有橋樑。
註4:台詞引用皆出自巴哈姆特《別對映像研出手!》中文翻譯。
圖片1 :【試片】《別對映像研出手!》讓想像力自由飛翔 創造出最強的世界。巴哈姆特。
圖片2~4:巴哈姆特動畫瘋《別對映像研出手!》第十一集。(C)2020 大童澄瞳・小学館/「映像研」製作委員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別對映像研出手!】逃離防疫!對映像研出手吧!

【別對映像研出手!】拋棄了故事性,作成預告片形式,實在是太屈辱了啊!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